颜淑儿李丛筠小说《穿越之皇商家的庶女嫡妻》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穿越之皇商家的庶女嫡妻》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梨与楠木,男女主人公是颜淑儿李丛筠。简介:趁着养伤的时间,颜淑儿捋了捋颜氏的情况:颜氏家主颜嗣是走行商发家的,原配妻子邱氏生了儿子颜逸修就去世了,继室罗氏是邱氏拐着弯的表妹。成亲之前,罗氏就勾搭上了颜嗣,比邱氏先怀孕一月,提前一天生下了长子颜…

颜淑儿李丛筠小说《穿越之皇商家的庶女嫡妻》在线阅读

《穿越之皇商家的庶女嫡妻》第2章 侧夫人

趁着养伤的时间,颜淑儿捋了捋颜氏的情况:

颜氏家主颜嗣是走行商发家的,原配妻子邱氏生了儿子颜逸修就去世了,继室罗氏是邱氏拐着弯的表妹。成亲之前,罗氏就勾搭上了颜嗣,比邱氏先怀孕一月,提前一天生下了长子颜逸绪,邱氏急火攻心,早产加难产,拼命剩下一个男婴就撒手人寰了。后来罗氏被颜嗣娶做继室,颜逸绪从私生子变成了颜家的嫡长子,真真讽刺。

颜淑儿还有一个亲哥哥颜逸皓,都是颜嗣的妾室林氏所生,林氏原本是邱氏买来的丫鬟,被颜嗣强要了身子,后来发现有了身孕,才收做妾室。

颜家没有其他长辈,颜嗣的父母和兄长都在祖籍,一个叫佑圩县的边境县城,没什么来往。但是几年前,颜嗣突然把颜逸修和颜逸皓都送到了老家,交给父母和兄长抚养,只留下颜逸绪和颜淑儿在家中。

捋清楚颜家现在家中的关系,颜淑儿也是觉得头疼。出轨,骗婚,强要,原主这亲生父亲渣的可以。

而颜淑儿的生母林氏,除了刚恢复意识那一天有匆匆见到之外,一直没见人,只是每天派她院中的丫鬟婆子过来照顾。“看来,有必要和这个便宜娘谈谈了。”

自从颜淑儿醒后,林氏反而不敢去看她了。她后来回想了下那晚的事情,猜到可能是自己当时的态度,让女儿认为母亲为了兄长舍弃了她,才会不管不顾的跳进冰冷的湖水里。林氏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颜淑儿,因为她知道,在颜嗣说出皓哥儿的时候,自己内心确实是有过一丝动摇的。

“姨娘,四小姐来了。”林氏的丫鬟引着颜淑儿进门的时候,正看到林氏跪在佛龛前抹泪。

“姨娘。”颜淑儿身体还没好全,声音虚弱的喊了一声。

“怎么下床了,大夫说还需要好好养着,可不能落下病根了呀!”林氏赶紧起来,迎上去着急的把人扶到软榻上靠着。

“躺的我浑身无力,都快不知道怎么走路了。”颜淑儿顺势靠上软榻,拉着林氏的手说:“姨娘,我这段时间一直喝药,嘴里没味儿,想您小厨房的糖水了。”

“好,姨娘让人给你做。”林氏赶忙应下,让丫鬟吩咐小厨房赶紧做来。

丫鬟们知道娘俩有话要说,有序退了出去。

“姨娘,淑儿好几天没见到您了。”颜淑儿晃了晃林氏的手,撒娇说。

“你最近身体虚,需要好好静养,姨娘不想打扰你休息。”林氏眼神闪躲,轻声说,语气中不免带上几分不安。

“姨娘,您是不是想哥哥了?”颜淑儿说完,明显看到林氏的眼神更加慌乱了,“没有,姨娘没有……”

”姨娘,我也想哥哥了。”颜淑儿打断林氏的话,叹了口气,决定还是直说吧,“姨娘,我知道您是关心我的,也明白您的难处和打算。那晚跳湖的行为是我自己没想明白,今后不会了。我想等过段时间,身体好一点,和父亲说说,我们一起去佑圩看哥哥吧,”

林氏眼眶红了,抬手揉了揉女儿的脑袋,颤着声音说:“好。”

两周后,颜淑儿的身体好多了 ,原本底子就弱,这次还落下了畏寒,盗汗的毛病。随身的荷包里,还有林氏找那天的郎中开的药。

这天趁着晚上吃饭的机会,颜淑儿对颜嗣说:“父亲,我想去佑圩看看三哥哥。”

罗氏一听就皱起了眉头,“淑儿你这身体刚好,怎么能出远门呢,再养养吧。”

颜淑儿看了她一眼,如果罗氏能把眼中的欣喜算计收一收的话,这话听着确实像是宽宥嫡母关心庶女的话。

颜淑儿知道,罗氏定然是计划趁自己不在家,颜嗣马上又要出门谈生意,给自己安排婚事。上次,罗峰知道颜淑儿宁愿跳湖也不愿嫁给他,在颜家门口大发脾气,派人当街打了颜家的大少爷颜逸绪。最终,颜嗣给罗峰的大哥送了不少礼,请得罗岭出面,才平息下此事。

只不过罗氏之前估计是和罗峰私下勾结过,现在颜淑儿不愿意嫁,为了拒婚,宁愿跳湖自尽的事情,闹得整个淞圩郡人尽皆知。按照罗峰睚眦必报,无恶不作的性子,颜家下了他这么大的面子,现在有罗岭保了颜嗣,颜淑儿还在卧床休养,只怕这笔账,罗峰是算在了罗氏头上。估计这次罗氏是想把颜淑儿送给罗峰做妾的想法。

想到这里,颜淑儿眼眶立马红了,放下碗筷,朝着颜嗣跪下,哽咽而委屈的说:“父亲母亲,之前是淑儿不懂事,做跳湖的事情,还连累了兄长,害家族蒙羞。只是淑儿实在不愿因我的婚事,连累父亲,给家中招祸,又想不出别的法子,这才跳了下去”

颜嗣皱眉问:“招祸?”

颜淑儿点点头,说道:“淑儿是在花草间看花的时候,无意中听到有人议论说,罗峰在临郡的赌坊欠了不少钱,他大哥管不了,只能自己筹钱。论家中富裕,自然是咱们家在淞圩郡数第一。罗峰就盯上了淑儿,计划假意提亲,靠着他大哥的关系,父亲给的嫁妆定然不少,肯定够填上赌坊的钱。而成了颜家的女婿,今后的钱还不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去赌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到时候颜家就成了罗峰的钱袋子,父亲绝对不敢多说一个字。”颜淑儿故意声音越说越小,像是被颜嗣的脸色给吓到了。

花草间是郡守夫人杨氏的私产,常有女眷或花匠在花草间购买花草。且花草间最大的特色是自家酿的各类花酒,罗峰常去那里顺酒喝,是众人皆知的事情。颜淑儿性子沉静,唯一的爱好就是侍弄花花草草,在花草间听到这些话,不是没可能。

颜嗣脸都黑了。因为罗岭的关系,颜嗣平日里是有些捧着罗峰的,但是骨子里是看不上这种人的,坐吃山空,狐假虎威,无恶不作。颜家要是被这种吸血虫盯上,滔天富贵的家业也会被败光。

罗氏眼神闪了闪,张嘴想要说什么,颜淑儿赶紧继续说:“淑儿知道女儿的婚姻大事,自然是父亲母亲安排就好。但是淑儿不能给家中招祸,不能因为自己的婚事而害了父亲,害了颜家呀。淑儿知道,母亲也是为我的婚事着急,绝不是故意这么安排。只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母亲可能也是被罗峰给骗了,是吧,母亲。”

罗氏这下子可不敢接颜淑儿的话了。说不是,就是承认了知道罗峰的打算,知道罗峰是冲着颜家的家财来的,甚至可能是故意和罗峰串通,想要谋划颜家家产。说是,那就是说罗峰骗了她,她的确不知情。那就是彻底得罪了罗峰,而且现在知道了他的目的,更不能与罗家结亲了。颜淑儿这小妮子,泡了下水池子,脑子怎么变好使了。

颜嗣不满地瞥了一眼罗氏,自然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看着平日不讨喜的小女儿,现在脸色还有几分苍白,竟然生出了点怜惜来,说道:“你还小呢,婚事暂时不着急。快起来吧,身体可好些了?”

颜淑儿闻言,明白这一关算是过了。短期内,罗氏就算是想要从自己的婚事上做文章,颜嗣八成也是不会同意的。起身回道:“已经好多了。只是现在罗峰坏了颜家的名声,淑儿只怕是暂时不能待在家里了,所以想要去看看三哥哥。”

颜嗣明白,现在城里流言四起,都是罗峰给闹的,或者还有一部分罗氏的煽风点火。

看了一眼闭口不言的罗氏,颜嗣说:“也好,出去散散心,你娘也挺久没见皓哥儿了,明日我派人护送你们去佑圩。”

听到颜嗣的用词,罗氏和林氏瞬间转头看向颜嗣。

颜嗣淡然和罗氏对视,继续说:“从今天起,林姨娘抬为侧夫人。”

家中子女称呼嫡母为“母亲”,如果是侧夫人生的孩子,可以称“娘”,妾室称“姨娘”。除非妾室被抬为侧夫人或者正室夫人,才能称呼“娘”。

罗氏看着颜嗣的目光,眼神闪了闪,不敢多说,低声回道:“知道了,老爷。”

林氏也低声回了句:“妾多谢老爷。”

不知道是不是颜淑儿的错觉,她总觉得林氏看颜嗣的目光透着一丝怨恨。

上一篇 2022年8月10日 下午11:41
下一篇 2022年8月10日 下午1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