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情深:首富娇妻是大佬顾以深苏安_番茄锅里没有番茄小说

小说:一夜情深:首富娇妻是大佬

主角:顾以深苏安

作者:番茄锅里没有番茄

最新章节:第245章 怀孕了又流产了

简介:【爽文+虐渣+马甲+往死里甜文】五年前,整个江城都知道她是上不了台面的拖油瓶,出身低微,不学无术;被逼算计走投无路远走异国他乡。  五年后,她反杀回去,成了整个江城都高不可攀的女神;势必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手撕渣男贱女。  传闻,江城首富顾以深坐怀不乱不近女色。  却不想被人撞见将人堵在女厕所门口上下其手一顿狠亲。  顾太太深陷困境,顾先生如天神般降临:“动我可以,动我老婆,你试试看。”

一夜情深:首富娇妻是大佬免费阅读

《一夜情深:首富娇妻是大佬》第1章 回归

五年前

深夜,高档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气氛暧昧,整间屋子都透着一股子事后的奢靡味。

喘息交错 ,身形起伏。

疼痛感猛然传来时,女孩子一声惨叫声随之响起。

点点鲜红落下来时,男人身形顿住,连带着呼吸都粗犷了些。

四目相对,二人视线皆是染上了浑浊。

大床上,女孩子披散着长发浑身无力的躺在床上,身上的酸楚感与疼痛感告诉她刚刚经历过什么。

她口口声声求饶。

施虐者却浑然不觉。

压迫的沉重感从身上离开时, 她才觉得这个世界是值得留恋的。

她不想回忆自己今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只知道这对她来说,是一场罪行。

“满意了?”女孩子起身,颤栗着双腿下床,伸手扯过床尾的浴袍披在身上。

冰冷的面容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

被下药之后的浑浊通过翻云覆雨消失不见,剩下的是满脑子的清明。

男人坐在床上,白色的羽绒被盖在他的腰腹间,露出精壮的腰肢。

英俊的脸面上有一双勾人魂魄的丹凤眼。

微微挑起望着她,那模样像极了要让她沉沦进去的深渊。

慵懒的身子斜斜的靠在床头,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子矜贵不可侵犯的神圣之感。

“我要是说不满意呢?”男人轻启薄唇开口,扔出这么几个字。

“巧了,我对顾先生的技术也不满意 ,”她俯身一件件的捡起地上的衣服,将破烂不堪的几件随手扔到一边,将还能穿的套在身上。

那句不满意,让男人脸上的 神色寒了几分。

她被人算计了,而眼前的这个男人也同样遭人算计。

这个时候再去议论谁对谁错没有意义,她只想快点离开,如果慢了一步,指不定就会被顾家的那群人撕碎。

女人刚直起身子,准备离开,酒店房门被人猛的推开,霎时,顾家人蜂拥而至。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抬手甩了一巴掌,甩的她脑子嗡嗡作响。

分不清东南西北。

嘴角的鲜血顺着下巴滴落在破碎的衬衫上。

一时间高级酒店的套房里变成了菜市场。

“苏落安,你就是个拖油瓶,你这样 的女人要不是因为你妈妈,你这辈子都住不起豪华别墅穿不起昂贵的裙子。”

“你活着干什么?你怎么不去死?”

“苏落安我警告你,你跟以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学你妈做狐狸精?爬男人的 床。”

“苏落安,你配不上以深。”

“苏落安,你不学无术一无所长,别来祸害以深。”

“苏落安、我梅绽的儿子不是你能睡的,你简直跟天上人间的女支女没什么区别。”

———、

“女士,女士 ————”苏落安在空姐的呼唤声中醒来,她茫然的睁开眼睛,见自己还在飞机上,压下了心底的恨意,缓缓的坐直了身子。

思绪还有些没有回笼。

“您还好吗?”空姐关心问道。

“还好,可以给我一杯水吗?”她不愿意让人看见自己的狼狈,勉强的牵起唇角问道。

“可以的,”空姐见 美人神色茫然不由得生起了几分心疼之意。

果然,美好的事物,男男女女都爱 。

苏落安近来时常做梦,安眠药对她起不了多少效果了,这五年来,挥之不去的梦境缠绕着她,让她濒临死亡 。

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成了她这辈子都揭不去的伤疤,那个看破不说破的男人。

那个软弱不护着她的母亲,都成了她憎恨的对象。

她永远都忘不了,她拖着破碎的身子被驱赶出国的场景。是何等的可悲。

她知道,自己病了。

那是一种近乎执念的心理疾病。

堪比割腕自杀后的伤口在雨夜时突发的疼痛感。

空姐端了杯水过来,递给她,苏落安道谢接过。

在临近十四个小时的飞行时间里,她睁着眼睛一直到落地。

这天 ,江城格外热闹,新任商界领导人上任仪式,各大豪门齐聚一堂。

宴会厅里,男男女女穿着讲究端着酒杯推杯交盏,你来我往的寒暄着。

人群中有人浅聊:“江城首富顾以深的名字只怕是要烙在大家的心里了。”

“是啊!三十未满就稳坐 首富的位置了,这在江城可谓是独一份。”

“不得不说,这位除了长的天人之色之外本事还大。”

“这江城的 豪门小姐估计都想脱光了爬上他的床去做首富太太。”

“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能坐上首富太太的位置。”

“听说了吗?GB的z国区总裁要换人了,”有人话锋一转,聊起了别人家的事儿。

“听说了,明升暗降,也不知道GB这回会调个什么人物过来。”

“听洛杉矶传来的消息说,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

江城首富顾以深,出身名门,名校毕业,心狠手辣,雷霆手段无人能及,年纪轻轻就成了一方商业霸主。

也难怪会成为人们口中谈论的对象。

不远处,男人身形挺拔端着杯子与人把酒言欢,侃侃而谈,脸面上挂着 经年不变的官方浅笑。

俊逸的面庞,矜贵的气质都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神秘感与 高贵感。

这是一众江城少女们为之倾倒的神颜。

多的是女人惦记的脸面。

好不容易将人送走,秘书许珂走过来,在他边儿上问道:“也差不多了,我在楼上给您定了套房,您上去休息会儿?”

商业大亨点了点头:“让罗副总照看好。”

“我陪您上去?”

顾以深这夜,有点喝多了, 点头应允。

毕竟是庆功宴,不喝不行。

这夜的庆功宴在顾以深旗下的君澜酒店举行,而君澜也是整个 江城最高档最豪华的酒店。

苏落安跟秘书琳达在 飞机落地时,入住了这家酒店,刚办好入住手续。

“三十八层的总套,我在安总隔壁, ”琳达在电梯里将手中的房卡递给她,苏安伸手接过。

“飞了一天,晚上早点休息,”她叮嘱下属。

“您也是,”琳达回应。

“安总 是江城人吗?”

“老家是的,”苏落安道。

“那这次要回家看看吗?”

回家看看?

苏安被这话弄的心头一颤,而后想 了想,摇了摇头:“不了,家里人都不在了。”

z国人说不在的意思,很难琢磨。

有可能是不在这个城市,有可能是不在人世。

琳达不敢多问。

只是有些可怜的看了眼自己老板。

君澜酒店为了供应客人需求,光是电梯便有十二个,苏安这日乘坐的六号电梯刚刚到三十八层,她跟秘书刚刚从电梯内出来。

刚刚拐过弯准备向房间去,正对面,十二号电梯打开,许珂扶着半醉半醒的江城商业富亨顾以深出来,这个男人,即便是醉酒,也挡不住浑身魅力四射。

冗长的走廊里,酒店工作人员将行李送进房间,出来时说了几句欢迎入住之类的客气话。

酒店这种地方,是给人住的,三十八层的总统套房自然也是有人住的,远远的,他便见到一个气质卓然身材纤瘦的女人站在门口,也没多注意那么一分。

许珂扶着半醉半醒的人向着房间去,正掏出房卡准备开门时,不远处,女人清冷的嗓音响起:“麻烦了。”

半梦半醒的人猛的睁开眼帘,这道熟悉的声响就像一道雷劈进了他的心里。

让他的酒醒了大半。

猛的抚开许珂的手向着刚刚送行李的服务生而去,擒住人的手臂问道:“刚刚那人是谁?”

“顾————顾————顾总,”服务生被突如其来的男人吓的不轻,结结巴巴的连句话都说不清楚。

“我问你刚刚那人是谁?”顾以深的嗓音冷了几分,望着人的目光泛着几分杀气,好像这个人要是不说,他就要掐死人似的。

吓得服务生不止是结巴了,浑身都抖起来了。

许珂见此,赶紧过去打圆场,:“顾董问你是谁,你直说就是了,哆哆嗦嗦的像什么样子? ”

“是一位姓安的客人,”服务生在许珂安抚的话中 找回了神志。

男人闻言,突然就松开了他的手臂,像是失了魂似的,摇了摇头,喃喃道:“不是。”

许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不明白这个向来情绪把控得当的商业霸主为什么会突然失控。

饮酒过量?

酒精上头?

这夜,君澜酒店三十八层的总统套房里,女子洗漱完穿着睡袍站在窗边,端着一杯红酒,望着这个城市的万家灯火。

无声无息,长身而立的姿态远远看去,让人觉得很孤独。

她回来了。

回到了这个当初让她输的一塌糊涂的城市。

回到了这个当初让她心痛到快要死了的城市。

她闭上眼睛,当初发生的那一幕幕就跟幻灯片似的在脑子里回荡起,淹没她的神志。

这夜,苏落安近乎彻夜未眠。

做了一晚上的噩梦。

梦中她又回到了那个酒店的套房里。

上一篇 2021年11月7日 下午1:54
下一篇 2021年11月7日 下午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