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首辅大人的重生妻》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首辅大人的重生

主角:安子篱陈卿阎

作者:流浪的小鱼儿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480章 有没有见过什么人

简介:安子篱因为上辈子蠢货妹妹跟姨娘的牵连,安信侯府上下几十口人被发配到极寒之地,纷纷惨死。
安子篱黑化重生,发誓要让这对蠢货母女也去极寒之地享受一下,顺便拉拢皇帝眼前的大红人,京城女眷心中的如意郎君,文人雅士眼里的大才子,首辅大人,陈卿阎。
不料首辅大人一心只有要圣贤书,并不想要颜如玉跟黄金屋。
这让安子篱怎么撩呢?不仅没有撩成功,还一次次被首辅大人“耳提面命”地教导……
安子篱不能放弃,一次撩不成还有下一次,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三百六十计总有一计适用他,加油!

首辅大人的重生妻免费阅读

首辅大人的重生妻 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

大梦初醒,伏在楠木雕花几上的女子早已泪流满面。

前世遭遇的一切于安子篱来说如庄周蝶梦。

只有父亲和哥哥在北荒极寒之地被生生冻死时的挫心之痛还依稀萦绕在心头。

安灵云,孟氏,如今她安子篱又回来了,可有准备好提头来见?

安子篱攥紧手中的锦帕,掌心刺破的鲜血洇湿了帕角淡雅素白的茉莉花,却恍若未觉。

良久之后,她擦干掌心的血迹,整理好妆面,提着裙摆朝松鹤院跑去。

祖母!

她如今回到了十六岁,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必定也还没被安灵云生生气死!

“姑娘,您悠着点!”

身后的贴身丫鬟雾蕊抱着织金云锦斗篷,紧赶慢赶地追在她身后。

松鹤院在安侯府后院最深处,祖母喜静,独居深宅。

安子篱如乳燕回巢般投入端坐在厅中的老妇人怀中,眼里心里满满都是依恋,“祖母,篱儿来看您了。”

“你这丫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黏人了?不是早上才来请了安的吗。”侯府老妇人蒋氏口中说着,搂着安子篱肩头的手却一点也没松,还让安子篱又得寸进尺地贴近了几分。

祖孙其乐融融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

“父亲来了,怎么不进来?”

安子篱从祖母的怀中坐起,满脸欣喜地朝安信侯走去。

“母亲。”安信侯朝蒋氏行了一礼,却抬眸神色尴尬地看了安子篱一眼,“篱儿也在啊。”

安子篱心中一个咯噔,难道……

“坐吧。”蒋氏还带着年轻时教子时的严肃。

安信侯不敢坐,垂首站在一边,缓缓开口道:“母亲,儿子今日来,是有事想请母亲操持,孟氏她一个人在外养孩子不易,儿子想把她接进府中,抬为姨娘……”

“哼!”安信侯的话还没说完,老夫人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她手中的紫檀木手杖狠狠地捣在地上。

“孟氏?叫声孟老姑娘还差不多!没脸没皮地给别人当外室,还生了个孩子!我安侯府是什么门第?什么阿猫阿狗的都给我往家里领?”

安信侯脸上也带了些许不满,“母亲,婉儿她心心念念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为我生儿育女,眼看着灵云要相看人家了,总不能就这么耽误了她们母女吧?”

“怕被耽误,当初就不要给别人做外室!外面有的是清白人家三媒六聘地等着嫁进侯府!”

蒋氏毫不松口,脸色越发黑沉。

“你只知道你外面养的野姑娘要相看人家,可有想过咱们府上正经八百的嫡小姐也该寻摸亲事了?你心里可有把篱儿放在眼里?可有把你死去的贤妻放在眼里?!”

安子篱眼眶瞬间微红起来。

贤妻,也只有在祖母这里才看得到她母亲的贤。

父亲小心翼翼护着的孟氏和安灵云,最后出卖了安侯府。

为安抚上下百余口人惹来流放北荒之祸,父亲临死之前倒是懊悔不已。

可到了那时候又有什么用?

安信侯歉意地看了眼满脸委屈的女儿,心中哀叹,劝道,“等婉儿进了门,儿子自当让她张罗篱儿的亲事,两边都是我女儿,我绝不偏袒了谁!”

“你!你这个逆子!”蒋氏气得直抚胸口,险些要背过气去。

“祖母!”安子篱连忙过去帮蒋氏顺气。

她柔声劝道,“祖母疼爱篱儿,篱儿心中自是高兴的,可我娘亲已逝多年,父亲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总还是有些落寞的,否则,他也不会在外面养外室了……”

安子篱知道父亲早就被孟氏迷得七荤八素,此时若劝他不娶定然不会成功。

所以她决定顺水推舟,将计就计。

蒋氏面色一顿,指着安信侯又要骂,“可是他那外室——”

“祖母所言篱儿皆懂,如父亲这般的男子,那些狂蜂浪蝶根本拦不住,若只是为了个姨娘闹得祖母和父亲离了心,篱儿才该愧疚。何况篱儿有祖母疼爱,外面的那个……终究也是父亲的骨血。”

安子篱尽量表现的十分通情达理。

蒋氏看了她一眼,重重的叹了口气。

见她松口,安信侯忐忑不安的心顿时落定,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

“母亲放心,婉儿和灵云进府,绝不会碍着篱儿,日后篱儿也多了两个亲人的疼爱,您也能放点心。”

外室带着孩子登堂入室,无母可依的嫡女还有不被欺的?

安信侯没有领会到蒋氏的心思,犹豫了片刻,从怀中掏出一个细长的雕花木盒,朝安子篱递了过去。

“篱儿,这原是为父给你孟姨娘特意订制的簪子,我瞧着篱儿应当更适合,便送与你了。”

“谢谢父亲!”安子篱故意满脸惊喜地接过,只是攥着盒子的手指白得可怕。

“父亲和祖母定还有别的话要说,篱儿就先不打扰了。”

安子篱福了福身子,转身冲出了院子。

她在一棵高大繁茂的四月雪下站定,打开了手中的木盒,取出一根雕成流苏花模样的白玉簪子。

“年年锦簇花争秀,岁岁婆娑叶竞幽……就凭她,也配?!”

四月雪下,云白锦衣的女子将手中的白玉簪子狠狠地摔在粗壮的树干上,碎玉如雪,混入地上的落英之中消失不见。

远处的小径上。

清隽沉稳男子捧着一本泛黄的古籍。

月白的衣摆在清风中卷起几片落英,一片洁白如丝的花瓣从微拧的眉头拂过。

“大人……”引路小厮轻叫。

“无事,前面带路。”

朝堂上近日出现有关安信侯的弹劾,圣上派他来探查一番,没想到就看到刚刚那如幽兰般的女子摔簪子之时的狠厉劲,甚是让他不解。

那样清丽出尘的女子,不该是那般的……

上一篇 2021年11月9日 下午2:32
下一篇 2021年11月9日 下午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