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潇洒离婚揣崽潜逃,残疾大佬悔疯了小说完整版,主角花莱姜鹤与

小说名:她潇洒离婚揣崽潜逃,残疾大佬悔疯了

主角名:花莱姜鹤与

简介:花莱压根没注意背后有人,姜鹤与这一声厉喝,吓得她浑身一抖,粥碗摔到大理石料理台上,“哐当”一声,碎了。她咽下口中的粥,解释道:“我……我怕倒了浪费……”而且她来厨房,也没有找到什么别的吃的。她看得出姜鹤与眼里全是怒火,他一定是气自己私自动了爷爷的东西。

她潇洒离婚揣崽潜逃,残疾大佬悔疯了小说完整版,主角花莱姜鹤与

她潇洒离婚揣崽潜逃,残疾大佬悔疯了全文第21章

“对不起,下次不会吃了。”

姜鹤与斥责道:“岑茵茵!姜家是没有饭给你吃吗!你要把自己弄成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是说,你本来就有受虐倾向?!”

花莱听不明白,索性不解释,不辩白。

“出来!”

姜鹤与说完,就自己先往外滑去。

花莱深吸了一口气,跟了过去。

姜鹤与到了餐厅,命令背后的花莱:“坐下吃饭!”

花莱有些不明白,却还是默默的坐到餐桌旁,拿起筷子开始慢慢的夹东西吃。

那些微冷的食物慢慢进入他的口腔,不管她嚼得再细,还是觉得有些难以下咽。

她想秦素枝了。

她好想秦素枝,她想扑在妈妈的怀里,抱着妈妈用眼泪把委屈全都释放出来,就像小时候受了欺负一样。

她不需要妈妈帮她出头,她只希望,能得到一个拥抱,和几声安慰。

花莱忍着泪,她绝不能在姜鹤与面前哭,不然他不知道又要说出什么奚落人的话来。

和刚才在厨房的狼吞虎咽比起来,花莱现在的动作实在是太过慢条斯理了,姜鹤与看不懂,那些粗粥咸菜她吃得那么香,这精心准备的美味佳肴,她怎么好像没了胃口?

刚才花莱被他吓得连碗都打翻了,他有一点意识到,她好像很怕自己。

他想起之前还搂着他睡得乖巧的那张脸,想缓和一下二人之间的气氛,便问:“吃这么慢?菜不合胃口?”

只是他平日习惯了冷言冷语,这闲聊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听起来就有些责问的意味。

花莱立马咽下最后一口菜站起来:“我吃好了。”

姜鹤与也有被噎住的时候:“我……”

他想说,自己没有催促的意思,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解释。

她一脸的惊惧让他厌烦狂躁。

自己真的是洪水猛兽吗?她一定要这么怕自己吗?

花莱见姜鹤与没吩咐,便试探着问:“你想出去走……转转,还是回房间?”

姜鹤与看了她一眼:“回房吧。”

姜鹤与又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了半天报表,却总也集中不起精神来。

房间里一点儿声响也没有,他转头看去,发现花莱坐在阳台边上在看手机。

姜鹤与淡声道:“你出去。”

花莱不明所以:“嗯?”

姜鹤与满脸不耐:“出去。”

花莱便沉默着离开了他们的房间。

姜鹤与听见关门的声音,吁了一口气,又重新把目光放在报表上。

那个女人在这里,自己真是无法集中精力工作。

花莱无处可去,这偌大的姜宅,没有哪一寸是属于自己的。

她不想呆在大厅,以免碰到梁虹英,便慢慢的往外走,走到花园,却碰见了姜泥森。

姜泥森在花园看书,听到脚步声看过来:“大嫂。”

花莱这才发现他。

她朝姜泥森走过去:“书我拿到了,谢谢你。”

姜泥森:“不用客气,你看完了需要什么,再给我说。”

花莱想说,不用了,以后自己不会再找他借书了,因为自己,自身难保,不想和他有一丝牵扯。

但她不忍伤害姜泥森。

他是和自己一样可怜的人。

花莱点点头:“好的。”

姜泥森有些愧疚:“今天的事……我也听说了,对不起,其实是我不知道大哥对芒果过敏,带了芒果回来吃,倒害你被骂一顿不说,还被大哥……不过我保证,大哥他人不坏!他一定是气疯了,才那样对你。”

花莱笑着摇了摇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一个人气疯了,就可以要另一个人失去活着的自由吗?

也只有在这个和他差不多大、同病相怜的人面前,她才敢这样略带抱怨的说:“是我欠你们家的。”

谁让自己拿不出钱来救秦素枝呢,谁让岑家因为她不断向姜家攫取呢。

花莱:“你今天怎么没去学校?”

今天又不是周末,大学不可能一整天都没课的。

姜泥森有些抱怨:“学校开运动会,没意思透了,我就回来了。”

运动会,这在花莱听来,是又遥远又向往的活动。每年学校的运动会,她都会作为班级的拉拉队队员,为班里的运动员加油。

她的同学们还是会在各个体育项目里挥洒汗水,而她,只能在这深宅大院忍气吞声。

她今天无法自由呼吸的那一刻,是真的怕了。

她不再怀疑姜鹤与看她不顺眼会真的杀死她。

她从小静那里知道了姜家争权夺利的手段,她听的时候觉得夸张,今天自己差点成了主角,她便再无半分怀疑。

她的坚韧倔强,在生死面前,全部化为乌有。

她现在就一个愿望:早日摆脱姜鹤与。

花莱不敢和姜泥森多说,她在花园又转了一圈,才慢悠悠的往回走。

————

小静是看着花莱出去的。今天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她看的真切,这再一次坐实了姜鹤与看不上花莱的传言。花莱离开房间不久,她就进了姜鹤与的房间。

姜鹤与听到响动,眉头微蹙,他头也不抬的沉声道:“我不是让你出去吗?进来做什么?”

这句话再次让小静浮想联翩,她觉得自己的机会又多了一分。

小静低着头,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大少爷,我来取您的衣服去洗。”

姜鹤与看来人不是花莱,眉头却皱得更深,他“嗯”了一声,继续埋头工作。

小静看姜鹤与没有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有些不甘心,大着胆子说:“大少爷,其实今天的事真不怪少奶奶,您别为难她了。”

这求情的口吻,听起来情真意切。

姜鹤与果然抬起头,用探究的眼神看着她。

小静垂下了眼帘,咬着嘴唇,一副完全是鼓起勇气为花莱求情的的样子。

姜鹤与:“你和她关系很好?”

小静:“少奶奶对人很好。”

姜鹤与:“对人很好?她来这里不过两三天,时时都在我跟前,我怎么没看出她对人很好。她在我面前总是一副忍气吞声得样子,我倒没想到她这么会笼络人心,犯了这么大的事,这么快就有人站出来为她求情。看来,我作为她的合法丈夫,还没有你了解她。”

小静原本只是想在姜鹤与面前挣点好感,现在看来,好感没挣到,反倒惹了一身骚。

上一篇 9小时前
下一篇 9小时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