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陆蕴轩的小说风云1939——滴血的刺刀在哪里免费看

小说:风云1939——滴血的刺刀

主角:陆蕴轩

简介:“完了,全完了,现在咱连长也被炸死了,没有重武器,没有增援,靠我们这几条破枪怎么能抵挡得住日军一个加强大队的攻击?”小李拄着手中的步枪,双脚无力的瘫坐在一块平整的山石上,情绪低落,神情沮丧的说道,对于他这种年纪并不大,但是已经经历了十几次大大小小战斗的下层士兵来说,经历了淞沪会战,武汉会战等大大小小百十次战斗而能够全身而退的陆蕴轩无疑就是这个连队的旗帜性人物,灵魂所在。现在连一向英勇善战的连长都已然生死不明,一直让自己在艰苦卓绝的环境之中坚持下来的偶像也在瞬间倒塌,对于普通士兵来说无异于晴空霹雳。

铁血龙首免费阅读

风云1939——滴血的刺刀免费阅读第22章鬼门关前走一遭

听了小李悲观绝望的言论,李得胜一反常态的并没有大声喝斥,敦实的身子反倒猛地一震,好似过电一般。随即就好似发疯一般的扑到了连部指挥所的废墟堆上,在一片碎石瓦砾堆里开始徒手挖掘起来,一边挖着一边歇斯底里冲着小李,小张两人吼道:“连长可是黄埔军校的高材生,跟弟兄们一起从松江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武汉会战的时候咱连一百二十人死了87个,战斗减员高达百分之七十五,连长身边的二排士兵全体阵亡,我们所在的团的团长更是一天之内死了两个,就算是这样连长他还是和我们几个死里逃生。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还能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小土山上翻船?连长一定是被碎石埋在下边了。”

说完不顾小李,小张两人的劝阻,状如疯癫的用双手在碎石之间不断的挖掘着,尖利的碎石,木排残片不消一会就将李得胜的双手十指刮得鲜血淋漓,但是李得胜面对自己已经血肉模糊的双手似乎犹自浑然不觉,依旧徒劳的挖掘着,一边好似自言自语的喃喃道:“连长一定被埋在这碎石下边了,我一定要把它挖出来。就算连长真他娘的光荣了,老子也要把他挖出来,我不能让连长孤零零一个人留在这土疙瘩山上!”

“副排长,你清醒一点吧,你看这阵地上哪里还有人声?都给炸烂了,炸没了。咱现在应该首先查看迫击炮阵地,看看有没有可用的迫击炮和掷弹筒,打退小鬼子要紧啊!”小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上前搀扶起满手鲜血淋漓的李得胜,劝慰道。

“连长啊……”李得胜双膝跪倒在地,对准马克沁重机枪阵地恭恭敬敬的“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随即这个敦实的汉子猛然站起身来,伸出大蒲扇一般的巴掌,抹去了脸上的泪水,正要转身离开,忽然那倒塌的木排以及沙袋碎石低下传来了一声低沉但依然冷静的询问声:“咳咳……上头的……是李得胜么?”

“连长,连长是你么?”李得胜等人闻声楞了一下,随即三人好一阵欣喜,当下俯下身来,冲着碎石堆下问话。

“我是陆蕴轩,我被埋在碎石底下了,一根木排上的原木压在了我腿上,你们几个赶紧把岩石和木排挪开。”陆蕴轩咬着牙,艰难的说着,看来深埋在碎石下的身体也是伤得不轻。

“连长你再忍耐一下,我们马上把你拉出来。”李得胜一脸欣喜的抹了抹眼角喜悦的泪水,当下顾不得双手十指,手掌上的伤口,和小李,小张一起七手八脚的刨挖起满地的碎石来。被榴弹炸毁的碎石混合着被炸裂的木排散落在工事里,将陆蕴轩深埋其中。到处都是满是尖利棱角的碎石以及扎手的木刺,三个人忙碌了一小会双手就已经被划得满是伤口,鲜血淋漓。但在李得胜的带头鼓舞之下,三个人好似浑然不觉一般,只是卖力的将一块块足球大小的碎石以及倒伏的木排艰难的扔在一边,终于过了大约一支烟的功夫。在一堆沙土之下发现了一只被硝烟熏得焦黑的胳膊。

“连长,连长你还好么?”李得胜连忙用双手扒拉开覆盖在陆蕴轩身上的碎石和沙土,满脸血污焦土的陆蕴轩终于被三人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鬼门关上给拽了回来。

陆蕴轩躺倒在地上,“呸呸”几声吐出了口鼻之中的沙土,随即艰难的询问李得胜等三人道:“老李,你身上还有水么?”

李得胜闻言转过头来询问道:“你们两个谁身上还有水,赶紧给连长灌上两口。”小李连忙解下了自己腰上的军用水壶,说道:“我这里还有半壶水。”

李得胜当下二话不说,一把夺过小李手中的水壶,心急火燎的拔掉了水壶盖子,恭敬地递到了陆蕴轩手上:“连长,水来了。”

陆蕴轩一把接过李得胜递过来的水壶,也不推辞,仰起头敞开喉咙“咕咚咕咚”几声就把半壶水一饮而尽,甘洌的山泉水好似玉液琼浆一般通过干裂的嘴唇以及食道,沁入了心脾,陆蕴轩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他抖了抖水壶,心满意足的喝下了最后一滴水,这才逐渐缓过气来,从地上坐起来,感激的对李得胜等三人说道:“要不是你们三个冒着风险,及时救援,我陆某人惊天就该吹灯拔蜡,一命呜呼了。”陆蕴轩又特地拍了拍李得胜的肩头,感激的说道,“老李啊,算上武汉会战的时候和这次,你已经救过我两回了,这恩情我陆蕴轩没齿不忘!”

李得胜搓了搓手,憨厚而又真诚地说道:“连长你对我有知遇之恩,我是个粗人,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扁担倒了不知道是个一字。要不是得到了连长你的赏识,把我当自家兄弟一般,我这会说不定还在鲁西当响马呢!”李得胜说罢,看了看陆蕴轩满是血污的胳膊和脸庞,不无担忧的问道,“连长,你身子骨没挂彩吧?”

陆蕴轩闻言活动了一下双手,检查了一下前胸后背,又在李得胜的搀扶之下在战壕之中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自己虽然被埋在了碎石之下,索性自己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只是胳膊肘,膝盖,小腿上有好几处擦伤,额头靠近眉骨的地方上被弹片划拉开了一道口子,虽然流了不少的血,但是并没有伤到骨头。就在李得胜帮他用绷带简易的包扎止血的时候,忽然听到从工事背后的瓦砾堆里传来了一声微弱的呼救声:“外头有人没有?快来救人啊!”

“还有兄弟被埋在下边,赶紧把他们从里边刨出来!”陆蕴轩当下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以及被开瓢的眉骨伤势,一把推开上来搀扶的李得胜,胡乱的将绷带缠在自己的脑袋上,就率领着李得胜,小李小张三人向着发出声响的连部废墟手脚并用摸爬过去。

由于此刻日军步兵大队已经冲上了半山腰,分成三个梯队轮番攻击守护山腰阵地的中国军队,双方在战壕以及工事里绞杀成了一团。而日军的火炮由于缺乏瞄准装置,加上当时日本国内的工艺水平比较落后,火炮的精度很差,一千米以外发射的炮弹弹着地与目标之间的误差最高可达将近一百五十米,在如此狭小的山腰坡地上聚集了双方超过八百人的部队,更是显得人头攒动。为了避免误伤友军,日军炮兵部队停止了炮击,这也为驻守在山腰阵地的杨尚武等人赢得了暂时休整反击的机会。而陆蕴轩也抓紧时间开始在山顶阵地的废墟里搜救幸存的伤员以及战士。

四人闻声来到了一堆碎石上边,只见碎石以及倒塌的木排正好呈现了一个三角架型支撑,从碎岩的缝隙之中隐约可见半张满是污泥的脸。那个人似乎也看到了陆蕴轩等人,连忙沙哑着嗓子大声呼喊道:“我是军医顾学农,这里还有弟兄活着,快把我们拉出去!快!”

陆蕴轩仔细一听声音,虽然沙哑的厉害,但确实是之前负责照顾伤员,给张朝才涂抹老鼠油的那个团部临时指派的军医官。当下趴在缝隙边上冲里边焦虑的询问道:“老顾,我是连长陆蕴轩,那名烫伤的张朝才还活着么,里边还活着几个弟兄?”

“报告连长,小张还活着,但是如果不及时把他挖出来,时间一长呼吸不到新鲜空气肯定有危险。下边能喘气的还有四五个,不过个个身上带伤,但是端起枪打鬼子应该还是可以的。”顾学农仔细检查了一下身边的伤员,仔细的说道。

“好,你让弟兄们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把你们从这废墟里拖出来。”陆蕴轩站起身来,对身边的李得胜说道,“老李你去战壕里看看有没有木棍,工兵铲什么可用的挖掘工具。小李小张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先徒手挖掘,把这个缝隙稍微挖开一点,确保里边的空气畅通。赶紧行动吧!”

上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上午11:30
下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上午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