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医策权倾天下,主角陆锦棠秦云璋最新完结全文

小说名: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主角名:陆锦棠,秦云璋

简介:“战神皇帝已经死了!他的棺椁就在下头!夺出他的尸首!”外头有人嚷道。那声音极大,陆锦棠他们全然听见了。“新皇帝胆敢悬挂颜钧的尸首,就把他们的战神皇帝拉出来鞭尸——”此言一出,众人皆怒。陆锦棠浑身绷的如欲要决堤之水,“是谁?!”“娘娘,外头有廉清他们!”乔木一把拽住她的手,“您别冲动,别出去!”陆锦棠目眦欲裂,眼白之上都迸出了红红的血丝。她在陵墓之中,单听着外头的声音,凄厉哀嚎不绝,却瞧不见外头情形,比在外头更叫人心急如焚。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主角陆锦棠秦云璋最新完结全文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最新完结全文第617章 拉出来鞭尸

护送那小女孩儿的人,乃是新帝的心腹。

他们翻身下马,来到陆锦棠的马车外头,却也是一脸的紧张惊慌,略微发白的脸上,冷汗涔涔。

“木兰女官,自打这边出宫,小公主就哭嚎不止,那哭声简直要把屋顶掀翻……”

“圣上也无奈,宫人们哄劝不住,只好如实告诉圣上,说小公主离开二皇子便会大哭不止,先前更有连哭数日的记录……”

木兰惊讶的看着那侍卫怀中的小姑娘。

沈家小姑娘如今已经会走会跑了,也能喊人,年纪大了,哭的时候很少。

但刚刚那嘶声哭嚎的嗓门儿,真叫人吓得不轻。

“娘娘……”

“抱进来吧。”陆锦棠点点头。

乔木把玉琪放在一旁的软榻上躺着,去抱了沈家小姑娘进来。

那小姑娘这会儿却是乖巧至极,长长的睫羽上还挂着泪,却是咧嘴笑了。

陆锦棠心里的滋味难以名状,她扯了扯嘴角,朝外说道,“此一别,没有归期……圣上若担忧小公主,盼三日内派人来接。”

马车外头的侍卫应了一声。

这一行人又启程去追前头已经先行的棺椁。

总算安静下来,一直到出城门之前,都没有在发生任何变故,廉清他们也追在马车后头。

出了城门,车里车外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陆锦棠看着挨在一起躺的三个孩子,不由苦笑。

乔木也轻叹一声,“知道的这是往帝陵去呢,不知道还以为……”

她抿住嘴,没往下说。

陆锦棠却是扯着嘴角道,“就是不像才好呢,云璋不希望人知道他已经……不在了。他只盼着不要因为自己,而影响了大局,影响了稳定。”

乔木抬眼,心疼的看着她,“当真是活着的比走了的还艰难……”

“说什么呢!”陆锦棠笑了笑,“还是他顾虑的周全。我们在帝陵守上三日,然后我就带着孩子们南下……你与你师父……”

“我们跟着娘娘,娘娘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乔木立时说道,态度果决,“当初娘娘叫人买马备车的时候,我跟师父都已经商量过了!这辈子都跟着娘娘,到哪儿都不分开!”

陆锦棠垂眸笑了笑,没再说话。

一路一直到了帝陵,都安安静静,平平顺顺。

安顿好了车马,原本哭丧,撒纸钱的程序都省了,连下葬都要安安静静。

众人借着月光,抬着圣上的棺椁,悄悄的从陵墓入口送进去。

原本这一段路就得慢慢腾腾的走上好久,三步一跪,九步一叩。

如今全省了,众人脚步匆匆,却是把硕大的棺椁抬的稳稳当当,给送进了地下宫殿一般的陵墓。

棺椁放到了居正的位置上,众人无声无息悄悄跪下,郑重其事的磕了三个响头。

陆锦棠独自一人站在最前头,她眼神怔怔的看着那硕大的棺椁,木兰和乔木扶着她向外退去的时候,她的脚却如在地上生了根一般,一步也迈不动。

这么一走……真的就再也不能相见了!

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娘娘……”乔木轻唤了她一声,“您想哭,就哭出来吧!”

就连那些宫人,廉清侍卫那些大男人们,都在默默的抹着泪。

乔木和木兰的眼睛,早已是红通通的。

陆锦棠点点头,“我哭过了,缅怀过了,也告别过了……是该走了!”

一句话,似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自己迈不动脚,由着木兰乔木的力气,向外走的时候,却听闻帝陵外头忽然乱了起来。

陆锦棠猛然抬头,“怎么回事?”

为了不发出太大的动静,她甚至没有让孩子来与秦云璋“道别”。

玉玳昏迷着,玉琪和沈家的小姑娘都被留在了马车上。

廉清等人更是知道秘密下葬,要保持安静。他们怎么会在外头发出这么大的动静?

“战神皇帝已经死了!他的棺椁就在下头!夺出他的尸首!”外头有人嚷道。

那声音极大,陆锦棠他们全然听见了。

“新皇帝胆敢悬挂颜钧的尸首,就把他们的战神皇帝拉出来鞭尸——”

此言一出,众人皆怒。

陆锦棠浑身绷的如欲要决堤之水,“是谁?!”

“娘娘,外头有廉清他们!”乔木一把拽住她的手,“您别冲动,别出去!”

陆锦棠目眦欲裂,眼白之上都迸出了红红的血丝。

她在陵墓之中,单听着外头的声音,凄厉哀嚎不绝,却瞧不见外头情形,比在外头更叫人心急如焚。

忽的想到孩子们的马车,还在陵墓外头停着,陆锦棠更是呆不住。

她执意出去,出了陵墓,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

秦云璋为了保护他的妻儿,不叫他妻儿在他死了以后遭遇危险。所以安排在帝陵守护,甚至随行护送她们从宫中来的皆是好手,是精兵良将。

可此时在陵墓外头,他们的人则全然被压制,明显的处于劣势。

攻击他们的人,乃是人高马大,奇装异服的胡人。

胡人手里拿着弯刀,厮杀喊打,声势浩大。

“京都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胡人?即便所有的胡人来使,连主带仆,加一块儿也没这么多呀?”乔木惊异问道。

如今出现在帝陵的胡人,可不是“杂牌兵”,看起来都是骁勇的战士。

京都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胡人士卒?且都是精兵!

莫说有好些胡人已经被抓了,就是他们全放出来,也不可能召集来这么多的人!

“事出反常必有妖!”木兰低呼一声。

陵墓这里月光暗淡,喊打喊杀的声音似乎把天地间的月光都遮蔽了。

凄凄夜色之下,笼罩了无尽的黑暗。

身处其中的人,根本看不清状况。

廉清他们虽都是精兵,但对方的人却太多,像是杀不尽似的。

陆锦棠拉着木兰乔木,“咱们到马车那边去。”

木兰开道,陆锦棠与乔木并行在她身后。

上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下午1:52
下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下午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