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死后,我连夜带老爹造反全文无弹窗免费看,主角魏容关银屏小说

小说名:孔明死后,我连夜带老爹造反

主角名:魏容关银屏

简介:正午时分,一行人马浩浩荡荡地开进了长安城。这些人衣甲鲜明,旗帜招展,气势不凡,尤其是队伍前面开路的,居然是两头身躯巨大的战象,引来无数百姓,沿途围观,啧啧称赞。一名儒雅的将领,骑马走在最前,此人年约五六十岁,三缕长须,气度沉稳,正是蜀汉名臣邓芝。此刻他微微笑着,跟身旁的韦诞说着话,随后是谈笑风生的关银屏和廖化两人,廖化跟随关羽多年,从小看关银屏长大,两人感情深厚,今日相见,分外高兴。

孔明死后,我连夜带老爹造反

孔明死后,我连夜带老爹造反全文第21章

再往后,则是阴沉着脸,默默地想着心事的杨仪,

一名衣着华丽的年轻官员,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前面的关银屏,旁边老者见状,只得咳嗽一声。

年轻官员这才惊醒,

老者微微倾身,低声道:“侯爷想把三小姐请回去,难度不小。”

年轻官员便是兴亭侯李遗,而那老者,名叫廖立,他原来也是蜀国重要谋臣,但后来犯了错误,被诸葛亮流放,贬为平民。

诸葛亮去世后,廖立就动了重返仕途的心思,正好李遗前来相请,便答应下来。

李遗面有傲色,“先生多虑了吧?我堂堂侯爷,难道还比不上区区叛将之子?

更何况先生之前不是说了,

魏延乃是瓮中之鳖,没什么前途的?”

廖立摇头,“此一时,彼一时也,侯爷请看,魏延打下长安,不足一月,但这城中百姓,人心安定,街道整洁,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安居乐业,

曹魏旧臣韦诞,亲自作陪,迎接我等,

可见魏延父子在短短时间内,已经得到了民心和世家的支持,

根基已稳,

侯爷若小看魏容,定吃大亏!”

李遗听了,顿时有些着急,“那可如何是好?”

廖立摸着胡子,微微一笑,“侯爷不必太过担忧,老夫会想办法的。”

李遗放下心来。

队伍穿街而过,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

“好大的战象!”

“看,那是蜀汉名臣邓芝!押后的是大将廖化!”

“前天魏国使者刚来,今日蜀国使者便到,这长安城,风云涌动啊。”

“魏国这次很重视,卢毓自不待说,陈泰是颖阴侯,

贾充是豫州刺史贾逵之子,阳里亭侯,

那个郭脩好像也不简单。”

“不光是他们,我听说,氐王苻双,以及羌王迷当手下大将俄何烧戈也来了!”

“果然是英雄齐聚。”

看着长长的队伍缓缓走过,听着茶馆中众人的议论纷纷,戴着面纱的女子站起身来,将几枚五铢钱放在桌上,

而后望向对面白发苍苍,伛偻着腰的老人,“童伯,我们走吧。”

女子身躯极美,举止优雅,顿时便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老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起身,在女子的搀扶下,缓缓离去,

在两人身后,几名腰挎长刀,气质剽悍的汉子,紧紧跟随。

四方馆中,一名身穿戎装的将领,匆匆走进屋中,

“侍中大人,蜀国使者已经进城了,来的有邓芝,杨仪,李遗和廖立,担任护卫的是大将廖化。”

卢毓眉头紧锁,面带忧色,

“没想到蜀国使者来的这么快,看来也是想拉拢魏延,

长安毗邻洛阳,位置险要,

放任魏延这头猛虎盘踞在此,我魏国岂不是要迁都,以避其锋?”

一名英气勃勃,年约三十余岁的将领出言安慰,

“大人不必过于担忧,魏延困守孤城,早晚必亡,他不会看不出这一点,

此人左右逢源,同时迎接我朝和蜀国的使者,无非是想获取更大的筹码罢了。”

出言之人,正是陈泰。

话音刚落,旁边传来冷笑之声,

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去,

却见一名十七八岁,书生打扮之人,正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贾充你笑什么?”陈泰问。

贾充嘿嘿一笑,站起身来,

“有意思……,邓芝文武双全,当初曾做过赵云的副将,有武艺在身,

这样一个人出使,有必要带廖化护卫么?”

陈泰听他话里有话,心中疑惑,

贾充笑笑,

“我也只是猜测,

或许,我们会有好戏看,

对不对,郭脩?”

最后一句,贾充却是望向那身穿戎装的将领,

那将领面无表情,微微点头,“侯爷所言极是,对了,刚才末将在走廊,碰见了俄何烧戈,还有治无戴!”

卢毓听了,脸色愈发沉重,“俄何烧戈是羌王迷当的头号大将,治无戴是迷当军师,这两人公然出现在这里,看来羌王已经铁了心,要跟随魏延了。”

贾充听了,又是一笑,

“侍中大人多虑了,其实下官看来,他们二人出现在这里,反而是件好事。”

卢毓一怔,“何以见得?”

贾充笑而不语,只是望向陈泰,

陈泰略一沉吟,顿时也明白过来,急忙禀道:“这些羌人一向强者为尊,最喜欢两头下注,

如果他们下决心跟随魏延,就不会出现在四方馆,

这两人来此,恐怕也想要跟我们接触,见机行事,

毕竟魏延的处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迷当不会一条路走到黑的。”

卢毓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陈泰道:“下官听说,氐王苻双也在城中,下官打算择机去见苻双,说服此人,只要说动了苻双,羌人必然动摇。”

卢毓大喜,“此计大妙,若能说服苻双,此次算你头功!”

陈泰又道:“我等最好将此地情况,尽快禀报给陛下得知,若是蜀国和魏延达成某种协议,对我朝将极为不利。”

卢毓微微颔首,“玄伯你这是老成谋国之言,此事便交给你去办。”

片刻之后,

邓芝等人来到四方馆,

只见这里气势恢宏,磅礴大气,不禁连连赞叹,

想起当初西汉强盛之时,八方来朝,四方馆济济一堂的盛况,而今却是物是人非,辉煌不在,邓芝很有些感慨。

青石地面,被打扫的干干净净,长廊上的栏杆和柱子,也被擦得一尘不染,到处都是张灯结彩,焕然一新的模样,气象不凡。

李遗冷笑,“四方馆,是君王招待四夷时使用,魏延父子居然用四方馆招待使者,岂不是逾越之举!”

他把声音压得很低,只有一旁的廖立听到,廖立不置可否,

这时韦诞却早已含笑对邓芝拱了拱手,

“仓促之间,找不到合适的地点,这四方馆地方宽大,老夫便做主,请诸位暂住此地。”

邓芝微微一笑,“好说,好说。”

话音刚落,他突然望向前方,脸色一凝!

上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上午10:30
下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上午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