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医香:黑化后她称霸全京城了全文无弹窗,主角顾云瑶沈慕南

小说名:嫡女医香:黑化后她称霸全京城了

主角名:顾云瑶沈慕南

简介:国公夫人一见宝贝儿子躺在地上,嘴角还有血,差点也晕了。“霖儿,霖儿,你怎么样?”国公夫人扶起他,对秋风和春泥道:“二位,我儿前来请罪,再怎么也是个世子吧?虽不及王爷尊贵,但也不能如此被羞辱,你们就不怕我家国公进宫告状吗?”秋风眉头紧皱:“不怕。”

嫡女医香:黑化后她称霸全京城了

嫡女医香:黑化后她称霸全京城了全文第21章

春泥笑意微收:“国公夫人,话可得说明白,我们怎么羞辱世子了?

他自己身体差,动不动就晕,我们还特意找了大夫给他治,我们不求谢,怎么还得被告?”

“呵,说是谢罪,王爷却连面都不露,难道这不算羞辱?”

春泥面露惊讶:“国公夫人难道不知,我家王爷被世子臭晕,正在昏迷中吗?不然世子怎么会来请罪?”

“你……”

顾云瑶戴着面具笑,还在人群中起哄:“大侍卫说得对!”

她一喊,百姓们也跟着点头称是。

忽然有人轻轻拍拍她肩膀,她回头看,身后一人身材颀长,一身黑色锦袍,领口腰带皆是红色。

更与众不同的是,此人脸上也戴着一张面具。

但人家这面具是青铜制成,精致得很。

顾云瑶看打量他几眼,隐约记得以前看影视剧,里面的衙役捕快穿的多是这种红领红腰带的黑袍。

“你是……衙役?来办案的?”

对方似乎怔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一时没有回答。

顾云瑶小声道:“办理要案,身份保密?放心,不该问的我不多问。”

对方闷声问:“谁跟你说我是衙役?”

“难道不是?”顾云瑶不以为然,“哦,那你拍我干什么?”

“听说你医术不错。”

“还可以,”顾云瑶轻笑,“治几个装晕的,不成问题。”

“装晕?”

“那当然,陆川霖想装晕蒙混过关,哪有那么好的事?”

“你很恨他吗?”

顾云瑶扫一面具男一眼:“兄台,如果你不是衙役,问得是不是有点多了?”

“好吧,你眼力不错,我虽然不是衙役,但我的确是办案的。”

“办什么案?”

“有个女骗子,骗了人家的身,还差点害了人家性命,结果一走了之。

人家好不容易找到她,却发现她还有婚约在身。

她再三表示会退婚,但迟迟不见行动,又谎称说可以人家治伤的药,但又以各种借口推脱。”

顾云瑶微抽一口气:“还有这种女骗子?你们这个时……我的意思是,女子一般不都是在家里很少出门吗?”

“嗯,寻常的女子的确如此,但她不是寻常女子,话说回来,若是寻常,也当不了女骗子。”

顾云瑶点点头:“倒也是这么个道理。”

思来想去,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劲?

顾云瑶还没有回过神来,不远处又有马车来了。

但这辆马车,一路到王府门口。

顾云瑶注意到,这辆马车宽大,而且车轮也不同,前面还有挂饰,车帘也用的明黄色。

宫里的车。

果然,车帘一挑,出来的是一位公公。

春泥和秋风快步迎上来:“宋公公。”

宋公公满面忧色:“王爷如何了?皇上甚是挂念王爷,让我送些药材来。”

“王爷此时还未醒,公公,里面请吧。”

宋公公一甩手中拂尘,看看一旁的陆川霖母子。

“国公夫人,世子。”

“宋公公。”

母子二人赶紧行礼。

宋公公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虽说不是太监总管,但太监总管也管不到他头上,别说他们母子,就是荣国公也不敢小视宋公公。

“秦王殿下一直身子弱,皇上为此日夜忧心,除了国事,皇上最操心的就是殿下的安危。

如今出了此事,你们不说悔改,反而请太子殿下为你们开脱,如今连太子殿下都在御书房门外跪着,世子爷这是……不乐意?”

“请罪贵在心诚,若不是真心实意,那就请回吧,皇上那边,老奴也会如实回禀。”

陆川霖脸色骤然一变,国公夫人也赶紧道:“公公误会了,我们不是不愿意,只是跪在这府门前,也见不着王爷……”

“夫人没听见吗?方才说了,王爷还昏着,依你之见,是把王爷抬出来,还是你们进去继续臭着王爷?”

宋公公别开脸,不再多说:“来呀,把东西搬进去。”

春泥和秋风在前面引路,宋公公带小太监们鱼贯入府。

陆川霖彻底放弃挣扎,跪在府门前,闭着眼睛脸色煞白。

国公夫人不住垂泪,在一旁陪着。

围观百姓们指指点点,也忍受不住臭味,三三两两陆续离去。

顾云瑶回头看看,不知何时,那个戴着青铜面具的男人也不见了。

她也没在意,混在人群中离开。

陆川霖低声说:“母亲,你也回去吧。”

“怎能留你一人在此?”

“您在这里也帮不上忙,我该跪还是得跪,何苦都耗在这里?您去帮儿子办一件事。”

“什么事?”

陆川霖微微咬牙:“您去我的书房,拿那只木盒,派人给太子殿下送去。”

国公夫人一愣:“此时给太子殿下送礼,岂不是……方才宋公公说,太子殿下也在罚跪。”

“正因为如此,唯有此物,才能表明我的心意,才能让殿下不因这次的事而怪罪于我。”

“好,好,霖儿放心,我这就去办。”

“还有,”陆川霖睁开眼,眼底尽是狠意,“派人查一查,附近的药堂中 ,哪家有女大夫,或者,哪个大夫的有女徒弟之类。”

“这是为何?”

陆川霖身上好几处都在疼,包括被掐肿的人中。

“方才有位女大夫,看出我假晕,故意整治我,找到她,我定要让她受尽千倍百倍折磨!”

国公夫人也冒出火气:“你放心,我定当找出她,她长得什么样子?”

陆川霖摇头:“她戴着一张猴脸儿面具,声音低哑,身形……”

他微微拧眉,语气顿了顿:“有点像顾云瑶。”

衣裳好像也有点像。

但他今天去将军府,心思也是想着匆匆说完不退婚,然后去见顾晴雯,根本没有注意其它。

国公夫人声调一挑:“顾云瑶?她会医术?”

“不,不是她,只是身形像,”陆川霖笃定地说。

顾云瑶,怎么可能会医术?

上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下午12:22
下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下午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