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娇妻:这位夫人有点狂全文无弹窗免费看,主角阮凝未森苏峥

小说名:名门娇妻:这位夫人有点狂

主角名:阮凝未森苏峥

简介:纪峰夹着烟,眼神望向厨房的方向,“她厨房灶台那边的墙砖上贴着保鲜膜,我妈就那么贴的,说是可以防止炒菜时溅上油。”苏峥没说话,弹弹烟灰,他进去一眼就知道,那厨房经常使用,却没油渍,可想而知,这丫头很勤快,并不是什么温室娇贵的小花朵。想起之前给她的定位,苏峥不免对她有点歉意。“唉,峥哥,你说她爸到底去哪了?”

名门娇妻:这位夫人有点狂

名门娇妻:这位夫人有点狂全文第21章

“!”苏峥蹙眉,两指捏着烟深吸了口,缓缓吐出,“你这思维够跳跃的,能从厨房跳到她家族成员,求知欲很旺盛嘛!”

纪峰原本靠着护栏,苏峥一说话,他转身面对着蓝天。

“峥哥,她到底贩没贩毒?”纪峰以前判断都很准,可面对阮凝,他真有些琢磨不透了。

苏峥垂下眼,脚下是两排脚印,从门口延伸至脚下。

“现在,谁说的准。”

纪峰略微点了下头,“是啊,这些年,咱们见过的毒贩多了,有的人看长相,你真瞧不出是毒贩,唉……”这一声叹息,算是给阮凝的。

“你叹什么气?”苏峥转眸看身边的纪峰。

“我是觉得,其实阮凝这妹纸人挺好的,一顿饭,酒品就能看出人品,她虽然能喝,但是不恶意拼酒,你说咱们执行公务,她也没硬劝,喝酒人家也很懂规矩,抛开她能喝这点,整瓶酒她都喝下去了,能不晕呼吗,可她也没说不着调的话,也没办出格的事,人家还安慰我,说她没事,她酒量随她爸。

你说,她是不是个好姑娘?”

苏峥拧灭了烟,看到阳台一角的小几下还放着一个烟灰缸,这……丫头……算好吗?

好姑娘抽烟?好姑娘喝酒?好姑娘被警察抓?

好姑娘……算了!

在阮凝身上,有很多平时丈量的尺度都变得矛盾,可正如纪峰所说,阮凝是个好姑娘,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又不是那种纯粹的好。

他把烟扔进去,打算进屋。

“峥哥,”纪峰喊他。

苏峥拉开门,纪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还没回答我呢,她是不是个好姑娘?”

“她啊,”苏峥刚要说,看到厨房走出的人影,“赶紧进来,外面冷死了。”

嘭一声,阳台的门关上了。

阮凝从厨房走出来,手里端着两盘清洗好的小菜放在桌上,见到苏峥就说:

“可以吃了。”

“嗯。”

“纪大哥呢?”

“外面抽烟。”

“叫他快点,我饿了。”阮凝催了句,又返回厨房。

苏峥跟着她进去,“我帮你拿。”

“不用,我自己就行。”

流理台上还放着三盘青菜,阮凝不知道他俩什么口味的,就把酱料都放在桌上,让他们自己挑。

锅盖打开,里面的汤汁翻滚沸腾,阮凝卸下围裙,对着走进来的人就喊:

“纪大哥,你麻溜的行不行,我真要饿死了。”

“来了来了。”纪峰赶紧朝餐桌旁走,阮凝转身又进了厨房。

等出来时,苏峥看着她,眉心略蹙起。

不是吧。

阮凝很自然的一手拿一罐啤酒,胳肢窝下边还一边夹着一罐,朝他们走来。

刚要放桌上,苏峥挑眉,制住她,

“你还喝?”

“嗯啊,”阮凝点点头,“怎么了?吃火锅和啤酒多爽!”

苏峥挠了挠额头,“不是吧,大中午的你也喝?”

“怎么?不行啊?”阮凝问得理直气壮,见苏峥一脸嫌弃,不乐意的来了句:“我在我家喝酒碍着谁了?”

是啊,她碍着谁了,碍着谁了,碍着谁了啊!

苏峥:“……”

纪峰看她手里的是淡爽,说:“这酒没什么度数,你要是愿意……”

“你给我闭嘴!”苏峥直接打断纪峰的话,“不能喝。”

“你不喝,我喝。”阮凝抱着酒就要坐下,苏峥拎着她肩膀的衣服给人拽起来,“放回去。”

“不嘛。”

“你放不放?”

“不,”

“行,”苏峥重重点头,放下筷子站起来,“你上来喝,我下去了。”

阮凝顿住,歪着头看苏峥,纪峰夹在中间有点尴尬,抿住唇,大气不敢出。

这场面有点不好看啊。

苏峥站得笔直,头微微低着。

片刻后,阮凝的手机响了,打破僵局。

“我不喝,你坐下吃吧。”她抱着啤酒回到厨房。

人走开了,纪峰压低着声音说:“铮哥,至于吗,你把场面也弄得太难看了。再说了,人家不就是,”话没说完,苏峥给了他一个爆栗,“你知道个屁。”

纪峰哎呦一声,捂着脑门。

苏峥看着厨房的方向,“咱们俩大老爷们在一姑娘家蹭饭,到时候她喝醉了,这样的场面,你就觉得好看?”

纪峰想想,也是,没在吭声。

苏峥收回眼,单手撑着桌沿,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清楚。

刚才去抽烟,一走一过的功夫,看到电视柜的抽屉开着一道缝,里面放着各种牌子的胃药,抽屉为什么没关严,不就是动过里面的东西吗。

苏峥见过阮凝犯胃病,他觉得阮凝太作,疼成那样,还喝个屁。

彼时,厨房。

阮凝从冰箱上拿下手机,屏幕上跳动着陌生号码,她也没太在意,解锁后放在耳边。

“喂?”

电话那端先是一阵静默,“……女儿,是爸。”

阮凝耳朵里嗡一声,好像跑过一辆火车。

几秒耳鸣了,什么也听不到。

那句‘女儿’让她想起‘还钱’。

待父亲的声音再次传来时,阮凝脸瞬间冷下来,抿着唇,眼睛里全是火。

“又是钱吗?”又要钱吗?

阮庆元语气平常,装着很关心的口气问:“女儿啊,你现在在哪?”

阮凝背靠着冰箱,“你觉得我在哪?你不知道我在哪?”

“……”话筒里沉默了会儿,“……女儿啊,爸当时也是没办法,我要是被抓,不得蹲班房吗。”

“那你考虑过我吗!!!”阮凝瞪着眼,气得手发抖。

“你没事吧?出来没?”

“……”阮凝闭了下眼,脑子里又浮现出父亲苍老的背影,一瘸一拐逃走的画面,心里一阵翻涌后,鼻尖和眼睛里酸涩不已,她调整好情绪说:“爸,我没事。”她牙齿都在抖。

那边一听阮凝的口气,连忙笑嘻嘻的说:“女儿啊,帮爸个忙,爸现在手头有点紧,你给我打点钱。”

果然是钱。

上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下午2:22
下一篇 2022年10月26日 下午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