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离婚后富婆马甲藏不住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富婆马甲藏不住了

主角:笙歌封御年

作者:影子小姐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

简介:为了爱情,笙歌抛下一切,卑微的当了三年全职太太。
可到头来才知道,她所做的努力依然不及白月光的一次回眸。
笙歌心灰意冷,毅然决然递上离婚。
“不好意思,老娘不装了,摊牌了!”
紧接着,全网炸裂!
某亿万身价的超级富婆,疑似已经离婚?!
于是,各家小鲜肉大总裁争先恐后献殷勤。
屏幕前的封御年忍无可忍,第二天就召开记者会,美其名曰:跪求老婆回家!

离婚后富婆马甲藏不住了免费阅读

离婚后富婆马甲藏不住了 免费阅读 第1章 离婚后继承家业

暗夜,两具身躯交叠。

睡梦中,笙歌感觉一具灼热的身躯倾轧而下,耳边是沉重急促的呼吸。

紧接着,身下传来剧烈的刺痛。

意识到什么后,笙歌惊恐的睁开眼,“御年,是……你吗?”

身上的男人轻“嗯”了声,身上的酒气非常浓重,而后除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势,再没有出声。

听到熟悉的声线,笙歌松了口气。

随着对方的动作,她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喉间不自觉溺出娇媚的轻哼。

攻势越发凶猛,她咬牙忍着痛,整个人沉沦在这暧昧的气息里,如同身在云端。

结婚三年,封御年终于肯碰她了!

因为她是老爷子硬塞给他的妻子,封御年这些年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

这次,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进她的房间,她都非常高兴!

两小时后。

伴随着一声沉重的闷哼,封御年疲惫的趴在她身上,落地窗外的月色勾勒着他完美的身材比例。

笙歌听着他极快的心跳,那样真实,却又像是一场梦。

如果真的是梦,她宁愿永远不要醒来。

她搂住他的后脖子,几近痴迷,带着运动过后的娇喘,“御…御年,我真的……”

“好爱你”三个字还未说出口,就听对方低哑着嗓子,喃喃了句。

“阿宁……”

笙歌当场石化。

心尖狠狠一颤,全身血液倒流。

阿宁,是慕芷宁的小名,是封御年心中的白月光初恋,因为老爷子的缘故,这些年一直在国外。

可就在昨天,慕芷宁回国了。

并且,给她发了挑衅短信。

“笙歌,我回来了,封家不会再有你的位置!”

“我与阿御青梅竹马,你真以为,凭你这几年,就能顶替我?滚回你的孤儿院,那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你不知道阿御有多爱我吧,他就算躺在你床上,也一定会叫我的名字,而你只配当我的替身!”

替身?

她是老爷子钦定的准孙媳,名正言顺的封太太,她是笙歌!她不是任何人的替身!

耳旁,封御年还在“阿宁,阿宁”的念着……

那一条条讽刺的短信也在脑中不停回响,无不昭示着她有多自欺欺人!

泪水突然不可节制的涌了出来,笙歌攥紧手心,压抑得全身发抖。

这些年,她小心翼翼,讨巧卖乖,还辞了工作,全心全意当封御年的五好太太。

老宅里的婆婆和小姑子觉得她出身不明,又极度嫌贫爱富,屡屡刁难羞辱她,她不想给封御年添麻烦,全都自己打碎牙齿混血吞。

就为了得到他的爱,她卑微得还不够吗?

为什么连她最后的这点自尊,都要狠狠撕碎践踏!

这夜格外漫长。

笙歌睁着眼,彻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

封御年是被落地窗外刺眼的阳光弄醒的。

他揉了揉眉心,一睁眼就看到笙歌坐在化妆台前,背对他。

昨夜的荒唐事突然在脑中闪过,意识到什么,他黑眸紧锁,周身冷冽渐起。

笙歌虽然背对着他,却也能清晰感受到男人身上的戾气。

她若无其事的继续涂抹护肤品,手腕却突然被狠狠攥住,一把被人拽起来。

手中护肤品应声落地,玻璃瓶身摔了个粉碎,洁白的膏体洒了一地。

笙歌抬头怒瞪,但在对上男人那双暴怒又厌恶的黑眸时,她的心依然不可节制的一抖。

“你以为用下药这种卑劣手段,让我碰了你,就能成为真正的封太太?”

封御年居高临高,几乎咬牙切齿的瞪着她,手上非但没有松开,反而攥得更狠。

那张俊美的神颜因为暴戾的神情,异常骇然。

下药?

笙歌惨白一笑,“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女人?”

封御年唇角牵起讽刺,眼底裹杂了浓烈的厌恶,“当初你不就是用手段糊弄了爷爷,才让我非你不娶,现在又装什么单纯。”

“你这种骨子下贱的女人,连阿宁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

骨子下贱,装清纯……

原来在他心里,她这么不堪。

至于下药这种手段,她如果真的想,早就做了,何必苦苦等到现在?封御年当真是一丁点都不了解她啊!

可笑这三年她用尽全力的付出,就是个屁!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坚持的必要了。

笙歌忍着被他攥疼的手腕,咬牙,发力,狠狠甩开他的手。

而后抬起头,语气坚定。

“封御年,我们离婚吧。”

“什么?”

封御年蹙眉,似乎是没想到她会主动提离婚,明明昨晚她才给自己下药,这一大早又在玩什么把戏!

“你发什么疯?”

笙歌冷冷撇了他一眼,明明个头比男人小许多,此刻的气场却完全与封御年不相上下。

“你不也一直想离婚吗,既然当初你是被老爷子逼着娶我的,如今老爷子已经离世了,没人能拦着你娶慕芷宁了,你难道就不想给慕芷宁一个名分?”

封御年抿着唇,深深睨了她一眼。

见她眸色认真,他轻哼了声,语气凉薄,“你可别后悔。”

笙歌栗然冷笑,心从未如此坚定。

“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嫁给了你!”

……

两人一前一后,当天上午就去了民政局。

不过十分钟,这段沉重的婚姻,终于被画上了句号。

看着手中刺目的离婚证,笙歌有一瞬间的恍惚。

“以后你好自为之。”

凉薄的声音传来,等笙歌再抬头时,封御年早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没有一句挽留,没有一个眼神,仿佛从来没出现过。

“这样也好。”

她失笑的摇了摇头。

既然他够无情,以后再见,只是陌生人。

她收回思绪,抬脚刚走到路边。

突然一辆限量版黑色加长款宾利商务车,停到她面前。

车门打开,一个头发半白的中年男人在四个保镖的护送下,朝她走过来。

笙歌看清来人,微抬起下巴,整个人突然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爸爸可真是手眼通天,我这才刚离婚,你就找上门了。”

管家林叔脸上挂着狗腿笑,朝她深深一鞠躬,才开口:“小姐,您和老爷约定的三年之期已到……”

他顿了顿,瞟了眼笙歌手里的离婚证。

故作遗憾的说,“看来您没能让封御年爱上您,既然如此,您该履行承诺,回S市继承家业了。”

上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4:28
下一篇 2022年6月8日 下午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