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名门暖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门暖婚

主角:简簏陆商御

作者:咸鱼梦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

简介:母亲意外去世,父亲迫不及待领小三母女入门。
爷爷:你个不孝女,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不配入我们简家的族谱!!!
父亲: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没心没肺的东西,啊?!
继母:瑶瑶从小体弱多病的,你怎么忍心为了一个男人就把她往死里逼啊?
她成了白城不入流的千金小姐。
可简簏从未解释过。
有一天网上突然出来一众大佬为她发言……
不是说简簏是一个没有背景没有实力的落魄千金吗?

名门暖婚免费阅读

名门暖婚 免费阅读 第1章 自杀

简家别墅。

“不好了!!不好了!!欣瑶小姐自杀了!!”

一道尖叫惊恐声充斥着整个别墅。

原本坐在客厅的一众人,纷纷往二楼跑去。

简簏清冷孤傲的眸子望了望二楼某个房间的方向,也踩着慵懒的步伐走了上去。

房间里,拥挤了很多人,索性房间也大。

简簏抬眼扫视了一下房间,里面的装修、物件的摆设都透露着金碧辉煌四个字,可以看得出住这里的人有多受宠。

她眼底闪过一抹冷清的讥讽。

“到底怎么回事?”

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只见佣人跪在地上低着头,哆嗦地说道:“老爷,刚刚我们来喊欣瑶小姐,发现她躺着一动不动,看到她床头的一封遗书和一瓶安眠药。”

遗书?

安眠药?

众人面色震惊且惊恐。

简簏略微惊讶,简欣瑶这是下血本了?

单膝跪地在床边的男子,二话不说地把人抱了起来。

俊美的脸庞满满的凝重,低沉的嗓音吼了一声:“去医院!”

路过简簏旁边时,男人冰冷深邃的双眸凉飕飕地瞪了她一眼,留下一句:

“你最好祈祷瑶瑶没事!”

边跨着大步离开了房间!

简簏眯了眯慵懒的眸子,什么话都没说。

接着她耳边又传来一道尖锐尖酸的讽刺声音,带着些许的哽咽:“简簏,你为什么要逼死你姐姐?你心肠怎么这么歹毒啊?”

简簏闻声,转头,眉目微蹙,杏眸露出一抹寒光,盯着她眼前的白玉兰,亦是简欣瑶的母亲,她的继母。

“她要寻死,关我何事!”她清冷毫无人情味的说道。

“你个孽障!她是你姐姐,你怎么能这么冷血无情,蛇蝎心肠的!?”

她的父亲大怒地对着她一顿辱骂,丝毫不在乎她的感受。

她好像也习惯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眼底却是一片寒冰刺骨,冷冷一笑,并未说话。

忽然她抬眸看向一旁拄着拐杖的老人动了一下,桀骜不驯地冷眼看了他一眼,清冷的嗓音带着一丝慵懒:“怎么?爷爷这是又想打我?”

简宏德眼底对她的厌恶和恨,她一目了然。

她这位爷爷是出了名的‘眼瞎心瞎’,心也不知道偏到哪个角落疙瘩了。

“简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白眼狼?狼心狗肺的东西来,你就不配入我们简家的族谱!”

简簏扑哧笑了一声,杏眸闪过一抹讥讽:“你以为我稀罕?有种你就把我踢出去!”

简宏德最看不得简簏这副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面孔,眼底全是对她的厌恶,并威胁道: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要是你姐姐有个三长两短,你……”

简簏打断了他的话:“怎么?让我陪葬?”

她讥讽地冷笑了一声。

她可不信简欣瑶就这么死了,那么怕死、那么贪慕虚荣的人,会舍得去死?

不得不说这几年来,简欣瑶这朵小白莲花,已经练就的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您老以为她是皇帝?”

简宏德等人看着浑身是刺的简簏,眼底并无一丝的怜爱,有的只是无穷的厌恶和怨毒。

“我一样是简家的女儿,凭什么事事都得让着她简欣瑶?”简簏淡漠的嗓音继而响起。

简伟军说道:“她是你姐姐!”

简宏德严肃愤怒地说道:“凭什么?你想想自己这几年都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你除了陷害你姐姐,惹是生非,顽劣不堪,目中无人,你还会什么?啊?你能给简家带来什么?”

简簏漆黑的双眸如同鬼魅般幽深黑暗,阴沉着一张脸精美的脸庞,嘴角微勾,给人冷森森的感觉。

对啊,她怎么忘了简欣瑶可是被人称之为“白城才女”,近些年给简家增添了不少光环和收益。

接着,简宏德又说道:

“你和秦家的婚事,必须退了!你一个名声狼藉的人,秦家也不会让你进门!”

简簏清冷孤傲带着反叛的口吻说道:“我要是不答应呢?”

“咚!”

简宏德手中的拐杖用力锤向地面,布满皱纹的脸拧在一起,嗓门洪亮地说道:“不答应也得答应!”

随后他便带着一行人去了医院。

简簏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异常平静,这种场面,她都不知经历过几回了。

在简家人眼里,简欣瑶是简家的福星,而她简簏是简家的灾星。

心灰意冷莫过于不会再感到疼痛,不会再感到孤独。

简家一行人都被简欣瑶拙劣的演技蒙在鼓里,她可以理解,因为他们蠢,眼里只有利益。

可是秦翰——

简簏不理解,聪明又有谋略的人,居然也会被这块猪油蒙了心蒙了眼?

实在想不通他是如何成为秦家继承人的!

第一医院。

等简簏赶到时,简欣瑶已经洗胃出来了,被推进了病房。

她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的对话:

“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有没有生命危险?”白玉兰急切关心地问道。

“对对,医生,我孙女怎么样了?她从小就体弱多病的,心脏也不好,这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啊?”简宏德问道。

主治医生微愣,心脏不好?

他也没多想,便说道:“你们放心,来得及时,病人已无碍了,一会便会醒来,这两天饮食清淡一点就行,休息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众人听了后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简簏心底冷笑了一声。

医生嘱咐完后就离开了。

白玉兰转身便看到站在门口的简簏,脸色立马就变得阴暗狰狞,一脸警惕地看着她:“你来做什么?又想对你姐姐下毒手?”

简簏白了她一眼,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以为她很闲?

都不用她下手,简欣瑶自导自演就已足够了。

“孽障,你来这做什么?给我滚,别脏了你姐姐的病房!”简伟军张口就骂道。

简簏扬了扬眉,双手环胸,眯了眯布满寒霜的杏眸。

她要是不说点什么,好像都对不起他们这般谩骂了。

薄唇轻言道:“我来做什么?”她嘴角上扬,冷笑了一声。

“我当然是来看看你的宝贝女儿死没死了。”

简簏此话一落。

“简簏!”

就听到一道低沉寒冷的男声。

简簏掏了掏耳廓,才慵懒地抬起眸子看向病房里站着的秦翰。

他一袭高定西装,高大伟岸的身形站在简欣瑶床边,就像护花使者似的。

哦,不……他本来就是……

老天不仅给了他一个好的家世,也给了他一张精美俊逸的脸,五官端正,高挺的鼻梁,浓眉大眼,白皙的肌肤,高贵又优雅绅士。

也难怪简欣瑶会爱上他。

秦翰迈着修长的步伐,走到门口,拽着简簏的手就往病房外走去。

甩开她的手,等她回过神,秦翰冰冷的嗓音再次响起:

“簏簏,她是你姐姐!”

简簏闻声,缓缓抬头,盯着他,又是这句话,每个人都跟她说这句话!

简簏哼笑了一声:“姐姐?”

秦翰与她对视,被她眼底的寒光吓怔了一下。

只见她精致的脸庞瞬间就染上寒冰,她就像雪山上盛开的雪莲花,白皙干净,且自身携带寒气,可又诱人。

秦翰一直都知道简簏长得很好看,甚至是比简欣瑶要好看得多,可是……她太强势,太孤傲了。

简簏清冷又冷森森的嗓音继而响起:“你有见过姐姐抢自己妹妹未婚夫的?抢着当自己妹妹小三的姐姐,我可没这个脸承认她是我姐!”

秦翰:“簏簏,我和你姐姐是真心相爱的,我……”

简簏打断了他的话,一副不想听的冷漠模样:“得,你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管你们真心不真心的。”

秦翰看着她,以为她听了这些话伤心难过,便说道:“好,我不说,但是我和你的婚约必须取消。”

“如果我不答应呢?”简簏慵懒地眨了眨眼,反问道。

秦翰眼底闪过一抹不忍,他不想伤害简簏,他一直都把她当妹妹,他爱的一直都是欣瑶。

“簏簏,我……”

他还没说出口,简簏又抢了他的话:“想让我答应退婚的话,那就让简欣瑶下跪给我道歉,那我便成全你们这对见不得光的情侣。”

她话刚落下,就看到秦翰那张俊逸的脸布满的难看的阴鸷之气,看着简簏的眼神也冷漠了起来。

接着他便提高了音量对她说道:“簏簏,做错事的是你!不是欣瑶,你不去跟她道歉就算了,你还让她下跪给你道歉,你简直是不可理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心没肺的?!”

“从小到大,她事事帮你求情,护着你,可你呢?每次都害她差点死掉,甚至还叫人来玷污她,你有没有心?你还是不是人?”

“她连这次自杀,都在信里让我们不要怪你,跟你无关,可你呢?你在做什么?一点都不知悔改,还敢大言不惭,我对你太失望了!”

简簏眯了眯,心底冷笑着,呵……还在信里提到她啊……这就是简欣瑶的最高手段,装软弱善良。

“怎么?做不到?那就算了,反正寻死觅活的又不是我。”

简簏充耳不闻他的话,也不生气,自顾自悠闲地说道。

她真的对这些话免疫了。

秦翰见她依旧不知悔改的态度,满腔怒火,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似得。

“你何时变得如此冷血了?”

上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下午2:49
下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下午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