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踹掉前夫,成了将军心头肉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贺沉星完结版

主人公叫贺沉星的小说重生后踹掉前夫,成了将军心头肉是由君行所著。简介:她想要问清楚,是否别人让贺沉星这么说的?贺沉星摇了摇头,否定了徐老夫人所言,一本正经地回道。“祖母,孙女是真的不愿意嫁去英国公府,孙女想要退了和英国公府的这门婚事。”贺沉星开诚布公地说道。她不愿意欺瞒…

重生后踹掉前夫,成了将军心头肉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贺沉星完结版

《重生后踹掉前夫,成了将军心头肉》第003章 直言

她想要问清楚,是否别人让贺沉星这么说的?

贺沉星摇了摇头,否定了徐老夫人所言,一本正经地回道。

“祖母,孙女是真的不愿意嫁去英国公府,孙女想要退了和英国公府的这门婚事。”贺沉星开诚布公地说道。

她不愿意欺瞒祖母。

“孙女和英国公府的这门婚事,本就是祖父和当时的老英国公一时吃醉酒定下的,祖父和老英国公已经辞世多年,这门婚事只怕是已经不作数了,与其让英国公府主动上门退婚,不如咱们主动一点,先提了这件事再说。也好让英国公府做个准备,择个良辰吉日,咱们把当初订婚的信物交还给他家,就退了这门婚事。”

贺沉星如是说着,徐老夫人面上除了方才的惊讶,现又多了几分不信和怀疑。

她不相信退婚这件事是贺沉星自己想出来的。

她怀疑是旁人教她这么说的。

难不成是王家人?

星儿可是自幼就送去王家了的。

“星儿,婚姻大事,不能儿戏!和英国公府退婚这件事可不是小事,退婚这件事是可你乡下的大舅舅大舅母教你说的?”徐老夫人心中怀疑是王家人教贺沉星这么说的,又问了贺沉星一句。

在她的看来,只有王家人会教她这么说,否则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想着退婚。

现在的她,还不能告诉徐老夫人她想要退婚的原因。

想也没想,贺沉星直截了当回道。

“祖母,那英国公世子陆言和我八字并不相配,我若是嫁他,必会克他。他若是娶我,他必定会少至少二十年寿命。所以,我不想嫁他,也不想他娶我,我就想退了这门婚事。”

“这门婚事当初既然是祖父和老英国公定下的,由祖母带着星儿去退了这门婚事,理所当然。想必英国公府是不会说什么的。”

贺沉星郑重其事地说着,一字一句都听进了徐老夫人耳中。

这些话不是她编出来诓骗她祖母的。而是她的八字,的的确确和陆言的八字相冲。

贺沉星清楚地记得。上一世她跟着王氏去了一趟英国公府,英国公夫人张氏就瞧上了她,说和她有缘,拿了陆言的八字,特地请了官媒来家里面合她的八字。

她的八字和陆言果然不和!

王氏知道这事以后,给那官媒使足了银两,那官媒也是个知趣的,懂了王氏的意思。回了英国公府,和张氏说他们二人八字很合,是天赐良缘,天作之合,把她们二人这桩姻缘吹了又吹。

最后导致那英国公夫人高兴得没几日就差人过来下定了。

她对这些卜卦算命测八字合姻缘这些事一概是不相信的。

但后来她嫁入英国公府,那官媒才私下和她说,她与陆言的八字相冲,怕夫妻相克,特地塞了几道开过光的平安符给她保平安,消灾免难。

那官媒也怕她们二人八字相冲,最后夫妻不睦,砸了她的招牌,才送了那平安符来。

徐老夫人虽不知道贺沉星是从哪里听来,她与英国公世子的八字不和,相冲的事情。

她也不太相信贺沉星方才所言。

但见贺沉星一副郑重其事,不像骗她的模样,徐老夫人还是想着先揭过此事,待她暗中请人详查再说。

徐老夫人目光慈爱地看着贺沉星,心中想了又想,星儿和英国公府的这门婚事,虽说她之前觉得不妥,但她没问过星儿的意思,不知星儿心中所想。

如今听星儿这么说,徐老夫人还是想再问问贺沉星。

“星儿,你当真不愿意嫁去英国公府?当真愿意退了这门婚事?”

贺沉星不语,点点头,表示同意。

徐老夫人也点点头。

“既如此,我总还是要和你母亲商量过后,再做处置。至于退还是不退,先听听你母亲的意思。”

贺沉星知道,王氏是不愿意退这门婚事的。

所以不用去问王氏,她都会知道,若王氏知道她来跟徐老夫人提了退婚这件事,王氏肯定要闹得鸡飞狗跳。

但是王氏不同意,她祖母徐老夫人一定会同意的,此后只要处理好王氏那里就可以了。

“老夫人,四小姐、五小姐、六小姐过来给你请安了。知道三小姐从保定回京城,金陵的誉王府也遣了管事过来,想个三小姐磕几个头,给三小姐带来王妃娘娘准备的东西。”

贺沉星和徐老夫人还在里屋说着体己话,徐嬷嬷不便闯进来,只好站在外头通传。

贺家四小姐贺如敏、五小姐贺如兰出身贺家二房,皆是她二叔父贺有望家的两个女儿。贺如敏是她二叔母,出身江南顾家的顾氏亲生的嫡小姐,贺如兰是姨娘刘氏所生。

贺如敏比贺如兰大一岁,心思也比贺如兰多些。

六小姐贺如意出身贺家三房,是她三叔父老来得女,她三叔父和三叔母,对于这个独女,可谓是如珠似玉一般疼着待着。

誉王府来的管事,不要想贺沉星也知道,肯定是她二姐姐贺沉月身边伺候的谭嬷嬷。

她二姐贺沉月前些年嫁去了金陵的誉王府,做了誉王妃,这谭嬷嬷,正是贺沉月的陪嫁嬷嬷。

贺沉星搀着徐老夫人,出了里屋,来到了松鹤院请安待客的西花厅。

屋外飘着雪花,屋里生了三个暖炉,一个摆在了徐老夫人身旁,一个摆在了贺沉星身旁,另一个则是摆在了来请安的贺如敏等人身旁。

谭嬷嬷给贺沉星磕了头,说了几句体己话,带着人就出了松鹤院,谭嬷嬷还赶着回金陵,贺沉星也不愿留着她。

刚进西花厅,贺沉星就感受到几道审视的目光投到她身上。

她抬起头朝着贺如敏等人方向看了眼,只见是贺如敏正盯着她打量了许久,贺如兰与贺如意则是低下头,时不时朝她的方向打转几眼,却不敢向贺如敏一样抬起头毫无顾忌地盯着她看。

贺沉星的父亲世袭了永安侯的爵位,她二叔和她三叔,则是在她父亲世袭了爵位以后,走了她父亲的路子,在司礼监掌印太监张瑛那里搭上话,一个去了太常寺,一个去了御马监。

都是些芝麻绿豆大的小官,没什么气候。

上一篇 2022年8月10日 下午11:41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上午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