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至尊龙枭》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至尊龙枭

主角:江玄苏沐雪

作者:露易十四玫瑰

状态:已完结,最新章节:第759章 是结束,也是开始!

简介:一代战神遭人暗算,权势尽失,身受重伤,成了人人羞辱叫骂的上门女婿。
美女总裁却情根深种,守护左右,为他倾尽所有,抗下重重压力,受尽委屈。
当战神一怒,掀袍而起,风云变色。
那一刻起,他为她倾尽所有柔情,也为她威震天下。

至尊龙枭免费阅读

至尊龙枭 免费阅读 第1章 无上战神南域王

“王!百万将士在盼你回归,求你振作起来吧!”

“南域需要你,弟兄们更需要你啊!”

杭城大街上。

江玄买了祭品回家的路上,虎将张震突然出现,跪地哭诉。

江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却不为所动,停步片刻,就绕过跪地的张震,继续往前走去。

张震悲呼一声,“王,难道你真的,忍心抛弃我们吗?”

江玄停步一顿,拎着买给姐姐祭品的手,不由得用力紧握。

当年,他是南域的王,手握百万兵权,权势天下。

而如今,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大街上突然出现这样一幕,瞬间聚集了一群人,一个个开始对着江玄讥笑,指指点点。

“吆喝!这不是我们杭城,赫赫有名的废物吗,他还是南域的王啊,可别笑死人了!”

“哎,话可不能这样说,虽然这个窝囊废,榜上了人家美女总裁苏沐雪,整天混吃等死,但几年前他的确风光,还是龙皇亲自给他授的衔,册封为大华的战神呢!”

“哈哈哈,估计龙皇现在也会怪自己瞎了眼吧,打败仗也就罢了,还给活抓了,要不是并肩王,守住国门,大胜狼国,把他救了回来,他的狗命早就没了。”

“可不是吗,真不知苏沐雪是怎么想的,明明漂亮又聪明,是杭城的第一美女,却下嫁给了这种废物,好吃好喝的供着他,晚上还得陪他睡觉!”

听着这些阴阳怪气的嘲讽,江玄神态漠然,没有理会。

但那个跪在地上,身披戎装的张震忍受不了。

“闭嘴,就你们这群垃圾,也配议论他吗?”

张震凛然起身,怒瞪着这些人,悲愤的喝道:“五年前入秋,他率三千精锐,在边境山河处,围杀敌军两万人,你们当时在哪?”

“四年前夏季,狼国犯南域,一路无恶不作,男的就地砍杀,女的被强抢霸占,如同人间地狱,他只身一人,连杀二十三位敌将,把他们的首级挂在边境上时,你们在哪里?”

“三年前冬季,狼国夺取南域大片山河,他一怒之下,率军南下两万里,打到狼国都城,逼得狼王赔款道歉,你们又在哪?”

“是,他两年前,是败给了狼国,但你们知不知道,在大战之际,有人给他下了毒,就连他唯一的姐姐都受了牵连,被人给害死了!”

“你们知道吗?”

张震怒目呲牙,眼珠充满血丝,怒吼道:“他为了南域,为了守护你们这些人,多少次险死还生,最后就守护了你们这群嚼烂舌头的东西吗?”

“呵呵,他入伍不就是要守卫边疆吗?要是我被活捉,死都死在敌营里!”

人群里,不知谁阴阳怪气的嘀咕。

张震怒不可遏,身体一颤,就要冲进人群揪出嚼舌头的人。

“够了!”江玄冷声打断了他,“你回去吧!”

说完。

江玄头也没回,消失在了大街上。

桂苑庭。

杭城最贵的住宅区。

江玄走进别墅,回到房间,发现门口依旧摆放着一碗药。

他眼神浑浊,没有去喝这碗药,直接进入房间。

晚上。

“咚!咚!”

一阵阵轻细的敲门声,打破了寂静。

江玄眉宇掀动,叹了口气,语气深沉道:“进吧!”

“吱呀~”

紧闭的房门打开,一个眼眸灿如繁星,容颜悠然意韵的女人,轻手轻脚出现在江玄眼前。

女人身姿妙曼高挑,娇躯穿着黑色职业制服,脸蛋精致绝美没有一丝的瑕疵,长发洒落在香肩两侧,飘漫着若有若无的幽香。

“老公,早上的药你没喝,我刚才又重新熬了一份,你先趁热喝了吧!”

苏沐雪眸子含情,轻缓来到江玄身边,把一碗药递在了他面前。

望着苏沐雪端药的小手,被热碗底烫的通红,江玄眼神复杂。

她是杭城第一美女,上市公司总裁,颜值与智慧并存,年仅二十六岁,风华正茂之际,却嫁给了战败归来的自己。

结婚已经一年多了,苏沐雪温柔贤惠,任劳任怨的付出,让江玄那颗尘封冷漠的心,有了丝丝温暖。

只是,江玄不敢直视这份情感,也不愿去拖累苏沐雪,让她在自己这个早已成废人的身上,白白耗费精力时间。

“你先放一边,我等会再喝吧!”江玄声音很沙哑。

“我想亲眼看你喝完,可以吗?”

苏沐雪唇语幽幽,她早上去公司之前,细心的煮了份药,可是江玄根本没喝。

这让苏沐雪很担心,江玄会旧伤复发。

江玄双目暗邃,不想苏沐雪再为了自己,每天辛辛苦苦的去熬药,把双手都烫出水泡。

“我不喜欢把一句话,重复说第二遍,你下次不要再煮药,这对我的伤没有一点用!”江玄冷沉的压低声音。

苏沐雪心里没来由的一疼,可更多的还是疼惜江玄。

五年拜将,十年封帅,一剑光寒十三州,权倾天下的南域王,如今沦迫到这副沧桑的地步。

“老公你是不是觉得苦,我刚刚加了一点点红糖,应该不会很难喝的!”

苏沐雪露出一抹柔笑,细心用青花瓷勺盛起,薄唇吐出香兰轻吹凉,温柔的想要喂江玄喝下。

“我说了不用!”江玄不耐烦的推开,苏沐雪手心抓不稳,那碗滚烫的中药,瞬间摔碎洒落一地。

苏沐雪一惊,连忙后退几步。

可看着自己熬煮一个多小时的药,就这样全部都洒落没了,苏沐雪眼圈泛红,顷刻间泪雾氤氲。

见到苏沐雪凄哀的模样,江玄嘴角动了动,心中涌出内疚感。

他转过身,惆叹了一声,“抱歉,谢谢你的一片苦心,但我真的不值得,也不配你这样一味的付出!”

“没关系,而且我感觉值得,也不会后悔!”

苏沐雪幽幽怜笑,轻蹲下柔细的身子,把破碎的碗片捡起来,失声哽咽,“我去给你重新熬一份吧!”

江玄仰起头,深吸了口气,神情暗邃,“先不用了,我昨晚跟你说过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闻言,苏沐雪身子轻轻颤抖,素手用力紧攥碗片,割破皮肤流出了鲜血。

一年多前,苏沐雪的爷爷临终时,牵线把她嫁给江玄为妻。

同时她也得知了江玄,就是南域那位权倾朝野,无数人敬畏仰慕的王。

并且她也知道江玄战败的真相,只因遭奸人算计下毒,大战之际毒性发作,被敌军趁机重伤活抓。

不仅背负骂名,还丢失王位,没了兵权,沦为一介庶民。

如今,江玄仍旧重伤缠身,发作时就会咳嗽咯血。

苏沐雪难过不已,为了治好江玄的伤,不惜买天价药回来煮,最后却连一点用都没有。

苏沐雪无助,心疼,深深替江玄不值。

他为了南域子民,不惧生死的浴血奋战,立下过赫赫战功,荣耀传遍了整个大华。

结果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当见到江玄意志消沉,情绪悲沧沮丧时,苏沐雪想要安慰,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所以很多次,苏沐雪疲倦下班回家,来不及休息就去洗澡喷香水,主动打扮的很美艳,穿着套迷人的镂空睡裙,想要给江玄温柔。

但江玄却不为所动,对那种事情没有兴趣,刻意表现的冷漠疏远,昨晚还提出了离婚的事情。

见苏沐雪脸容凄婉,素手用力紧握锋利的碗片,鲜血顺着缝隙滴落,江玄面色不由微变。

“你疯了吗,赶紧松开!”江玄急忙伸手去夺,把沾血的瓷碗碎片扔掉,哗啦扯破身上的衣服,快速替她包扎伤口。

苏沐雪垂柳下头,眼眸满是动容,因为江玄温柔的动作,还有那不易察觉的心疼,让她感到了甜意。

这个男人表面看似冷漠,原来还是很在意自己的。

“老公,我是不会离婚的,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提了,好吗?”苏沐雪柔情的眸子,直视着江玄的脸庞,两片薄薄的唇瓣,流露出了哀怜。

江玄心情沉重,久久都没有说话。

两年多前,他最信任的兄弟,暗中被奸逆买通下毒,导致他惨败重伤被活抓,死伤了无数的将士。

那一战,堪称南域之耻。

兵权被夺,罢免王位,这些江玄都不在乎。

但遭兄弟背叛,自己忍辱归来依旧没有见到姐姐最后一面。

沉痛的打击之下,江玄彻底心如死灰,为了报答当年苏沐雪爷爷的恩情,便娶了这个没有一丝情感的女人。

只是,苏沐雪自结婚以来,不管受到多少非议指责,多少欺负艰辛都撑了下去,在生活上对江玄嘘寒问暖,没有过抱怨委屈,默默承受着一切。

江玄不是冷血的人,苏沐雪的温柔陪伴,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早已绝望的他有了悸动。

至于表面上的冷漠疏远,江玄是刻意装出来的,只因不想陷进去,而拖累了苏沐雪。

江玄闭上眼睛,吐了口浊气,没有袒露自己的情愫,沉声的说道:“我们的婚姻,建立于你爷爷的恩情,彼此间并没有感情,不可能会持久下去!”

“可是,我有…..”

上一篇 2021年10月27日 上午11:12
下一篇 2021年10月27日 上午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