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婿凶猛全文无弹窗免费看,主角李辰安宁楚楚钟离若水小说

小说名:贵婿凶猛

主角名:李辰安宁楚楚钟离若水

简介:那一夜,一首震惊整个宁国甚至整个世界的诗诞生了。那一夜,花满庭刘酌以及苏沐心大醉。李辰安还是没醉。次日一早,他依旧早起,依旧晨跑,依旧在烟雨亭外锻炼。画屏湖的早晨还是那么美丽,只是往日里喜欢歇息在那颗柳树上的翠雀不知道去了哪里,这码头处的那艘画舫也不见了。

贵婿凶猛

贵婿凶猛全文第21章

李辰安在日上两杆的时候回了家。

花满庭在日上三竿的时候才醒来。

洗漱了一番之后他来到了醉心亭。

刘酌已经坐在了此间,正煮着一壶茶。

“老师请!”

“嗯。”

花满庭坐了下来,刘酌斟了两杯茶恭敬的递了一杯过去,低声说道:“昨日听了老师的那番话,弟子心里有些疑问,还请老师解惑。”

花满庭接过茶盏,却问了一句:“昨夜初时你大抵是看不上李辰安那小子的,他后面作的那首《将进酒》,你觉得如何?”

“不瞒老师,李辰安这个名字在广陵城并不是太好听……弟子初时确实不太、不太理解老师的这番良苦用心。”

“那首诗极好,诗词由心生,那小子果真是个豪迈之人,他蛰伏十余年也说明了他意志之坚定,若是有朝一日有了机会,或可一飞冲天。”

“只是……弟子依旧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藏拙十余年,昨夜里思来想去,莫非是李家在玉京城那两房在太子和二皇子之争中所站位置不对?”

“他怕因此受到了牵连,故而将自己扮成了傻子的模样?”

“这……姑且不论他有没有那样的远见卓识,而今太子和二皇子之间最终结果如何无人敢下定论,他此举说不通,他的父亲李文翰也没那预测的本事。”

花满庭呷了一口茶摆了摆手,“他的那般变化为师也想不通,但这并不重要。至于李家另外两房站队和他这些年的隐忍……你这是想得有些多了。”

他放下了茶盏,看着刘酌,“你或许以为是为师想要你照拂他一二,当然为师也有此意,但为师更深的意思是……若是有那么一天出现了不太好的情况,他或许能够照拂你一二!”

刘酌大惊,心想他一介平民,如果京都真涨了水,真要淹了这广陵州,他如何能够帮得了我?

他凭什么帮得了我?

对于刘酌的惊讶花满庭并不奇怪,甚至也没有去解释。

他望了望湛蓝的天空,沉吟片刻缓缓说道:

“为师这些年在文学上的研究少了很多,倒不是精力不济,而是……门生故旧太多,以至于将精力都花在了人情往来之上,却忘记了昔日初衷,活得也就没有以往那般纯粹。”

“这些日子觉得有些累,却不知道这累从何来,直到前日在画屏湖的烟雨亭里听到了他作的那首《青杏儿》。”

“这小老弟给为师敲了一记警钟啊,也让为师明白了一个道理。”

“有花也好,无花也好,选甚春秋。”

“为师落了俗套,选了春秋……庙堂之上的斗争日益复杂,为师所选,不知对错,但为师选了就已经错了!”

刘酌愕然的看了看花满庭,心里咯噔一下。

“这就像在烟雨亭观画屏湖,站在亭里,画屏湖的所有美景都能尽收眼底,对画屏湖的春了然于胸。可若是身在湖中……所见不过是面前丈余的水,却不知春夏秋冬。”

“为师之错就在于身处湖中。”

“你,也在湖中。”

“但京都有一个人却在岸上。”

“何人?”

“定国候钟离破!”

刘酌张了张嘴,“不是听闻定国候站在太子殿下的身后么?这一次漠北之败,太子要帅军亲征,听说定国候要将他那支战无不胜的神武军交给太子殿下……”

花满庭微微一笑又摆了摆手,“定国候确实要将神武军交给太子殿下,但为的是国,而不是站队!”

“……那,就算是要求人相救也应该是求定国候,以老师与定国候之间的交情,学生应该随老师去京都拜访一下定国候是不是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样就着了相,定国候那老狐狸可不一定会见你。再说,他的妻子樊桃花才是钟离府最厉害的人物。”

“樊桃花最疼爱的是她的孙女钟离若水。”

“而至少从目前来看,钟离若水对李辰安有了极大的兴趣。”

刘酌又吃了一惊,他这才明白老师此举的深意。

朝中党争因为皇上的健康问题变得日益严峻,虽然还未曾到图穷匕见的时候,但暗潮的涌动已越来越激烈。

太子殿下乃是皇后所出,但皇后娘娘却在诞下四公主宁楚楚四个月的时候因病去世。

如果皇后娘娘依旧在,那太子东宫之位定然稳如泰山。

可皇后娘娘不在了。

虽然皇上并没有再册封皇后,但而今后宫地位最为尊崇者却落在了姬贵妃的头上。

二皇子便是姬贵妃的儿子。

宁国当今丞相姬泰便是姬贵妃的父亲。

按照宁国礼制,太子殿下当然才是正统。

但,谁都想当皇帝,那位置却只能坐下一个人,老师花满庭作为礼制的代表人物,他当然站在了太子殿下的这一边。

那么作为花满庭座下的弟子,自然也就成了太子一系的人。

原本老师坚信在皇上百年之后太子必然登基为帝,但现在看来情况似乎不太妙。

钟离府在宁国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主要是掌管着半数的兵权,那么钟离府的态度对新帝的影响自然极大。

钟离府没有选择站位,它便成了宁国的一个超然存在。

难怪钟离若水在广陵城举行以文招婿,就连京都齐家的人也来了。

只是李辰安这小子走了大运道,落在了钟离若水的眼里。

老师这是让自己未雨绸缪。

若某一天京都变了天,或许自己能够通过李辰安的关系寻求钟离府的庇佑。

刘酌起身,躬身一礼:“学生多谢老师提点!”

“也不用太过刻意,毕竟京中胜负尚不可知,毕竟皇上身子骨还算硬朗。”

“当然,李辰安最终能不能成为钟离府的姑爷也不可知,但为师以为就冲着他的学识与旷世豁达的心态,也是值得交往的。”

“学生知道了。”

“我再过几日返京,他的这些诗词当在京都宣扬出去。”

“你小师弟苏沐心,为师准备让他去李辰安的身边,多学学人情世故的道理。”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