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断太古全文无弹窗免费看,主角云逍赵轩然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名:独断太古

主角名:云逍赵轩然

简介:吴武闻言,目光冷毒!“八剑问鼎的奖品,都是问鼎结束后一起发放!明天!”他瞪着云逍道。今日论剑,明日问鼎!论剑个人战,问鼎团战!其中问鼎肯定更重要,毕竟决定一条剑脉的修炼资源,其中包括最重要的青魂鼎!有青魂鼎,有修炼资源,剑阁才能有人气,才能重新热闹起来,才能壮大!

独断太古

独断太古全文第21章

如今这七大剑峰中,有很多都是剑阁中人,这两年见剑阁无望,都被挖走了。

“今天不能先给?”云逍一皱眉。

“废话!当然不能。”吴武怒道。

那可惜了。

云逍本来还想着,今天就拿到千年妖骨、龙泉丹,明天必然更强大,甚至……挑战极限!

今天时间太紧,还有几个顶级弟子没碰上!

比如第一剑峰、第三剑峰的剑首。

他们肯定比姚紫禁强。

没打尽兴!

不过,按照规则,都是明天颁奖,那云逍没辙。

“云逍,放人!”吴武声音阴冷道。

众人以为云逍还会纠缠,没想到他倒是干脆。

“姜玥。”云逍把她的脸,扭向自己,“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没有!”姜玥连忙摇头,眼神躲闪、恐惧。

“你知道,你为什么今天没死吗?”云逍问。

姜玥继续摇头。

“因为我是绝世仙才,你要杀我,真的就没活路了!”她心里这样想,却不敢说出口。

她怕说出口,这人会把自己宰了。

云逍真的敢!

“你心里肯定想着,过不了多久,我仍然是你眼中的微尘。”云逍笑了。

“不,不敢……”姜玥又要哭了,她是真的怕死。

“没事,保留你的心态,继续飘着。”

云逍说完,把她一扔,滚下了斗剑台。

他心里冷笑:“明天剑魄一测,你就得跟狗一样,活到我宰了叶孤影那天!”

云逍乐意看她继续耍猴!

越是飘,真相被戳破那天,她就知道什么叫惨!

“你不历经人间凄惨而死,我就不叫云逍!”

云逍只是怕叶孤影回来太晚,到时她人头都臭了,一路拎着回云国太恶心而已!

总不能为了祭民,跑回去两次吧?

来青魂,他都花了三个月!

“师尊!”

当姜玥脱离云逍控制的那一个刹那,排山倒海般的愤怒才敢涌起,将她一整颗心都吞没了。

她去找第一剑尊了!

云逍懒得再看他,走向剑阁众人。

“站住!”吴武又喊一声。

“剑尊有何吩咐?”云逍平静问。

“明天问鼎,你做好准备!青魂鼎本就是剑阁的,若是夺回,让剑阁重登第一,我想很多人都愿意回去。”吴武淡淡道。

“你想多了,我们剑阁,今年不参加问鼎。”旁边赵轩然冷淡说了一句。

“就因为你去年惨败?赵轩然,剑阁的骨气呢?”吴武嗤笑。

“说得容易,你一个打一百二十个试试?”赵轩然道。

“别想激将了,我们不参加问鼎!”秦爷爷连忙拉住了云逍,低声说道:“见好就收,千万别中计。”

问鼎?

八剑团战?

云逍身后,只有蔡毛毛七个人。

用膝盖想都知道打不了。

“今日闹成这样,你要是真参加问鼎,我们刚开局就会对上第一剑峰,他们做梦都想灭杀你,若你死了,连论剑第一的奖励,都会延顺给今天第二名的‘叶天元’。”秦爷爷道。

“叶天元是谁?”

“叶天策的亲儿子,也是其五弟子。第一剑峰今年的剑首。神海境中期!他今日在问鼎山另一侧大杀四方。”秦爷爷道。

“懂了!”

“别中计!能拿千年妖骨,真是血赚……至于青魂鼎!”

秦爷爷面向那中央的青色巨鼎,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他面容里,满满都是剑阁曾经百年的辉煌,这种辉煌,全部都承载在青魂鼎上,一代代剑阁剑修,在其中留下了故事。

如果一座剑阁、七大剑峰算是八大势力的话,青魂鼎相当于被人夺走了。

这一座鼎,也承载了他的青春、豪情、梦想!

可惜,而今却被他人豪夺。

如果是光明正大战败,那没什么,认!

可剑阁却是在百年以来,最辉煌的剑阁七子时代,被人以卑鄙的手段阴害,将青魂鼎抢走。

这是一脉耻辱!

青魂鼎此刻摆在这里,只可远看,不可接触……这对剑阁来说,便已经是羞辱了。

秦爷爷无比怀念它。

可是,他更想守住云逍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

所以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孩子,你能活下去、继续强盛就好了。剑阁的过去、未来,你本没义务承担,不需放在心上!”他道。

“听秦爷爷的。”云逍点头。

“回家了。”赵轩然忽然道。

云逍抬头,看了看眼前这黑裙女子。

阳光下,她眼神好像温柔了许多。

“赵师姐。”

“嗯?”

“有酒吗?”

赵师姐:“……”

当众不便回答!

……

剑阁众人走后。

吴武、姚漫雪,冷眸以对。

“明天他们不参加问鼎,只要苟住一天,千年妖骨还真要落在这亡命之徒手上了。”姚漫雪声音冷如寒霜。

“那就别让他活到明天了。”吴武阴冷一笑。

“你有路子?”姚漫雪挑眉。

“我认识一个魔修,顶尖的暗杀高手,不留痕迹,给钱就办事。”吴武眼中杀机涌动。

“在哪?”

“就在青魂。”

“今晚就可以?”

“可以!”

“行!我去请示一下第一剑尊。”

姚漫雪说完走了几步,看到儿子尸体后,她眼中杀机狰狞,回头再道:“你与那人说清楚,目标死得不够惨,就不给钱!”

“废话。”吴武狞笑。

望着剑阁众人御剑离去,那高台上许多人,心里亦久久不能平静。

膀大腰圆的俞悬州,沉默许久。

他吐出一口浊气!

“这小子还是不知死活啊!”俞悬州连连摇头,“还有剑阁这帮人!低调、卑微点求个活路不好吗?搞不懂!”

第七剑尊张涧狠狠瞪了他一眼,骂道:“蠢货!你抓紧时间带点礼物,再找姚清浅道歉几次吧!”

“是是……”

俞悬州更后悔了。

“千万要和这小子撇清楚关系,不然,第一剑尊要是怀疑我们和剑阁有牵连,明天得死多少弟子?”张涧骂骂咧咧道。

“是是!我这就去找姚清浅解释清楚。”俞悬州小鸡似的点头。

心里悲催坏了!

另一边。

灵宝阁大总管钱坤站起身来,走到第二剑尊‘上官瑜’跟前,笑道:“瑜姐儿,晚上我灵宝阁在‘剑云楼’摆摆明天问鼎排名的赌局,记得让你的弟子们来捧捧场。”

“你每年都来煽风点火?”上官瑜年过半百,却仍然容颜永驻,风韵犹存。

“这叫推波助澜。”钱坤凑到那上官瑜身前,眨眨眼问:“瑜姐儿,你会因为和赵剑星的关系,护着点剑阁的老幼吗?”

上官瑜怔了一下,瞪了他一眼道:“你别说话了。”

钱坤讪讪一笑,道:“我懂,那第一剑峰本就人多势众,加上超开阳天才姜玥,以及一个能在万剑海引起震动的叶剑王,他们很快,就会把其他剑峰给吞了。”

上官瑜沉默。

“剑阁曾经更强,但也没这么干,嘿嘿!”钱坤耸耸肩,“反正我灵宝阁可不希望青魂一统,不然,那可就一点油水都捞不到了。”

“若让叶天策听到你这话,你别想活着离开青魂了。”上官瑜冷淡道。

“他听不到的,瑜姐儿可是个光明磊落的人!”钱坤望向剑阁方向,怅然道:“仔细想想,那赵剑星虽然犟、顽固、一身臭脾气,顶级直男……但还是他好啊!”

钱坤说完,背着手,摇头叹气而去。

……

第一剑峰。

姜玥沉沉醒来。

脸上、腿上、腹部、发根,都还有一些疼。

她做了噩梦。

此刻醒来,也是一脸惨白。

她连忙拿出一面铜镜。

镜子里,她坍塌的鼻子好像立起来了,脸上只有一些剑痕,容貌勉强还在。

“小师妹,放心吧,都是皮外伤,有我爹的‘玉颜丹’,过不了几日,你就能恢复如初了。”

床边一个男子说。

那男子身穿一身银色剑袍,发丝呈现出银亮的光泽,看起来像是有一头银发,这让他看起来崇高、冷厉。

“五师兄……”姜玥望见此人,泪水又要涌动。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第一剑尊还负手站在不远处。

“师尊!”姜玥挣扎着爬起来,低着头,声若蚊蝇道,“今日,玥儿给你丢脸了。”

第一剑尊向来很严肃。

今日,他丢了这么大脸,而且还是在梵老这种级别的宾客眼前。

姜玥有点怕。

怕他会对自己,发泄雷霆大怒。

不过,正当她惴惴不安的时候,那叶天策回过头来,脸面竟很温柔。

他上前扶起姜玥,柔声问:“好些没?”

“好些了。”姜玥连忙道。

“天元,扶玥儿。”剑尊道。

“是!”叶天元过来,扶着姜玥,让她做回到床沿。

姜玥想起今日的事,有些坐立不安,她连忙道:“师尊,这人分明是龙泉定境,为何可战神海境?”

“很正常。”剑尊道。

“正常?”

“嗯,看他的剑术就知道,这不是几日能速成的事。剑阁为了续命,应该秘密培养此人几年了。”剑尊道。

“那其剑魄……”

“九层剑罡,确实很惊人!再差的剑魄,剑罡层数高,杀伤力也是很猛的。加上这人应是剑阁锻造的死士,尸血堆里起来的,有很惊人的杀戮经验,战斗极其狠辣,剑术也强!你师兄师姐虽是神海境,却吃了这个亏。”剑尊微微叹气,“看来,我以后得加强你们的生死厮杀训练,境界是境界,搏杀是搏杀,两回事。”

剑罡,就是上天赐给天资落后者的机会!

“我就奇怪,我的冰月剑魄为何压制不了他的剑魄,原来是剑罡层数和顶级剑术的原因!”姜玥恍然大悟。

她眼中涌现出一丝恨意。

今天,她忽然觉得此人和另一个云逍有点相似。

现在看,是自己想多了!

凡尘那个云逍,怎会如此可怕?

“我只是没想到,那剑阁竟然存了这么多妖骨,短短几日,将其打造出九层剑罡了。”剑尊冷冷一笑。

“叶剑王的五百年妖骨,应该是关键。”叶天元咬牙,很是不爽。

“师尊,他现在论剑第一,还有千年妖骨……”说到这里,姜玥几欲滴泪。

被狠狠羞辱就算了!

五百年妖骨丢了,千年妖骨又被抢了。

换别人,早被气死了。

“师妹放心,他们剑阁没几个人,明天问鼎,我帮你诛了他,拿到妖骨后,再送给你。”旁边叶天元目光炽烈。

“他会参加问鼎?”姜玥难以想象。

“此人张狂无道,目中无人,八成会。”叶天元道。

“就算他想,赵轩然也不会让他去。”剑尊忽然道。

“那怎么办?父亲。”叶天元一咬牙,狠声道:“千年妖骨,绝不能给废物,浪费了。”

一介凶徒,就能靠打斗,糟蹋绝世重宝?

谁见了都心疼!

“你们不用多管了,吴武会处理。明天颁奖,那小子来不了。”剑尊淡淡道。

“懂了!”

姜玥、叶天元对视一眼,眼睛一亮。

暗杀!

一定是暗杀!

“这愣头青,真是不知道青魂的水有多深。真以为一枚剑心、一个将死的赵剑星,能护他?”叶天元摇头。

“能护一时,哪里能护一世?谁没有独身的时候啊?”姜玥现在安全了,也觉得可笑。

她深吸一口气,眼神有些阴郁,道:“我只恨,没能亲手斩下他的头颅!为七师兄、九师姐报仇!”

“玥儿,没必要这样想。”剑尊忽然道。

“请师尊解惑。”姜玥拱手道。

“我知道你今日受辱,但,这在仙路上根本不算什么,飞升之道,强者无数,谁能永远不败?所以,根本没必要执着于过去,修道者,道心笔直,往前看即可。”剑尊平静道。

“不跨过心魔,如何成长?”姜玥还是迷惑。

剑尊摇头笑了笑,道:“死去的人,终究会被遗忘的。你叶师兄也不曾经让剑阁七子压得喘不过气吗?现在呢?他一飞冲天,而剑阁七子尸骨无存,成为笑柄!还有我,曾经那掌教赵剑星不也将我踩在脚下,现在呢?他看只能眼睁睁看着剑阁被我肢解,弟子被我屠杀!所以啊,笑到最后的人,必然笑得最好。等你真正有通天彻地之能,你就会发现,曾经的心魔,不过是一个笑话。”

听完这一段话,姜玥激动了。

她眼里重新燃烧起了信心!

“我懂了,谢师尊!”姜玥脸上,终于涌现起了笑容。

她想通了。

一个今晚就会死的苍蝇而已!

何必等着自己打败他呢?

就和剑阁七子一样!

再怎么牛,只要命没了,还不是让人忘了?

“我的征途,终究是那万剑海!我不该被这种人打倒!”

她又行了。

于是她问:“师尊,那梵老还在青魂吗?”

“当然在。明天问鼎,才是重头戏。”剑尊道。

“那……我现在能测试剑魄吗?我有些等不及了。”姜玥咬牙道。

剑尊拍了拍她的肩膀,摇头笑道:“你看,你还是被压制了,所以急着想证明自己了。”

“师尊的意思是?”姜玥抬头。

“既然早就公布明天问鼎测剑魄,最好不要改。”剑尊道。

“有什么区别呢?”姜玥不太懂。

“今日,是你势弱的时候。你想靠剑魄挽回脸面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别人还是说,你天赋这么强,还不是败给云逍?”剑尊道。

“那明天?”

“明天,让五师兄和我第一剑峰其他弟子,强势拿下问鼎第一,让我第一剑峰的声势再度如日中天,震慑群雄,那时候,你再借势飞天,才能飞得更高,更震撼!”剑尊朗声说道。

“师尊,我懂了!”姜玥看向外面。

天色慢慢黑了。

“明天,还会传来云逍死去的消息,此人彻底湮灭,我更能彻底逆转大势,无人能挡!”

她的双眼,彻底亮了。

这是她,最渴望在那四极承剑石上,轰动青魂的时刻。

“明天,我要踩着他的尸体,逆境崛起!”

姜玥握住双拳,样子煞是可爱。

“哈哈!”

剑尊和叶天元都笑了。

上一篇 2022年11月3日 上午11:55
下一篇 2022年11月3日 下午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