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庶妹统统滚,我和王爷把家还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洛宁夜景澄

小说名:渣男庶妹统统滚,我和王爷把家还

主角名:洛宁夜景澄

简介:“洛宏茂,昨日到底如何,我本不想计较,但你若不签,那就别怪我了。”花满月冷冷的说了句。“你……”洛宏茂眉头一皱,看了眼一旁的洛宁,冷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夫妻之情就此了断!”洛宏茂大笔一挥,在和离书上落下了自己的名字。一式两份,花满月让人快马加鞭送了一份去户部专门的部门登记。

渣男庶妹统统滚,我和王爷把家还

渣男庶妹统统滚,我和王爷把家还全文第21章

“还有宁儿,我要带走。”花满月收起和离书,语气坚定的说了句。

“不行!我洛家的孩子岂能跟你走!”洛宏茂态度坚决的回道。

“洛……”

“娘。”洛宁轻轻地摇了下头,道:“女儿送你回外祖家,顺便小住两日,洛将军肯定不会不同意的。”

洛宏茂看了眼洛宁。

没了花满月,和花家有关的就是洛宁了,他自然不可能不让她去。

“收拾好你的东西,本将亲自送你回去。”洛宏茂冷声说了句。

花满月看了眼洛宏茂,对他的那点小心思哪里会不知道。

送她是假,想趁机拉回点关系才是真!

“福伯,备礼。”洛宏茂对着守在外头的管家吩咐了句。

“顺便把我的嫁妆全部取出。”花满月淡淡的补了一句。

“花满月,你嫁来洛家十几年了,哪里还有什么嫁妆!”洛宏茂不满的扫了眼花满月。

“所以洛将军是承认借花家的势?花我娘的钱喽?”洛宁随口来了句。

洛宏茂的脸色瞬间就黑了,“福伯,照当时的单子给她算清楚!”

“是,将军。”福伯小心的应了句,便退下去了。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候,福伯便重新回来了。

花满月早已经等在了她这里。

她的东西很多,可是她不想带,只是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其他用不着的东西全部赏给了府上的下人。

“将军,夫人的部分嫁妆昨儿给大小姐添了陪嫁,可是小人刚刚去库房发现里头东西少了。”

福伯抹着汗,低声说了句。

“少了?怎么可能!那些东西昨儿本小姐亲自点过了。”洛宁震惊的看着福伯,“而且昨日运送东西回来的还是洛府的侍卫。”

洛宏茂本想指责是花满月暗地里动的手,没想到却被洛宁给抢了话。

“昨日回府的时候,我们坐前头的马车,你的嫁妆都在后头。”花满月淡淡的补了一句,道:“洛将军不是托人传话,让老四他们跟着回来吗?”

“你们什么意思!难不成想说是本将让人拿了那些嫁妆!”

“洛将军激动什么,我和娘是在给你提供线索。”洛宁一本正经。

“昨夜本将不在,府上的事怎么可能清楚!难道就不能是你们偷偷进了库房!”

“将军,夫人昨儿身体不适,早早的歇下了,大小姐也在房中没出去过。”洛城在洛宏茂耳边低声说了句。

洛宏茂眉头一皱,瞪了眼洛城。

要不是他一手把洛城带出来,他都要怀疑这是花家派来的细作了。

“昨天四爷倒是热心的帮着抬那些箱子了。”洛城贴心的补了一点蛛丝马迹。

“四叔现在不就住我们这?”洛宁随意的道:“不如去他那边看看不就知道了?”

洛家老四洛全意在隔壁州县当官,因着这次随嫁小女儿,所以暂时借住在了洛宏茂这边。

洛宏茂看着洛宁那随意的样子,心里极度不舒服。

若是去搜了,破坏了他们兄弟感情不说,要真找出点东西,还会被猜测是他们合谋。

若不去,岂不是承认了心里有鬼!

“洛城,带人去搜,府上任何地方都不放过!”洛宏茂冷漠的看着洛宁她们,直接吩咐了洛城。

此刻洛府偏苑,洛全意看着自家女儿孝敬自己的一箱子东西,满意的撸着他的小胡子。

“这女儿还真的是没白疼,嫁给睿王立马就知道孝敬他了。”洛全意欣赏着那些金银珠宝,玛瑙翡翠,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大了。

“这玩意儿怎么有点眼熟?”洛全意盯着手上的南海大珍珠,眯着眼十分努力的想着。

只是还没等他想起来,外头就响起了一阵慌乱声。

洛全意随意的收了下桌上的东西,将那个箱子塞到了枕头旁边,用被子一把蒙上了。

刚做完这些,房门就被用力的敲响了。

“洛城,什么事?”洛全意有些心虚的问了句。

“四爷,府上进贼了,丢了些东西,小人奉命搜查。”

“那贼又没进来我这边。”洛全意有些不高兴的说了句,但这是别人府上,他也不好阻拦,便站在了一旁等着。

只是那目光总是忍不住扫向床上。

洛城眉头一皱,直接长剑一挑,露出了那还没盖严实的箱子。

“四爷,这是……”

“这是我女儿送的。”洛全意一把抢过自己的宝贝,警惕的盯着洛城,“你们可别假借名目抢我东西!”

“娘,那不是你的珍珠项链吗?”洛宁他们刚到门口,正好就瞅见了,一时口快说了句。

花满月眉头微皱,她也已经看出来了,确实是她的东西。

因为上头的每一颗每一处,都有标记。

洛全意终于想起来为什么眼熟了!

这项链花满月在她大婚时戴过一次!

时隔那么多年,洛全意一时间还真的没想起来!

而且他更想不通的是,这玩意怎么跑到自己的箱子里了?

总不能是自己女儿放的吧?

“老四我看得起你才让你女儿跟进了睿王府,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竟然敢把手伸到我府上了!”洛宏茂先发制人。

“大哥,你,你别胡说!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这些都是我女儿给我的。”

“胡说!这些都是宁儿的嫁妆!”

洛宁带着花满月就那般静静的坐在一旁看他们互掐,良久,才淡淡的道:“我相信四叔,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洛宁说完话,看向洛全意的目光多了几分同情。

“好啊!我知道了!这些都是你故意放的!是想以此为把柄,日后好死死地压着我,压着我女儿是吧!”洛全意在看到洛宁的眼神时,瞬间就脑补了前因后果。

“我呸!就你那女儿,就算不压着,也上不了位!”洛宏茂冷声道:“看在兄弟一场,东西留下,你给我滚!”

“好,好你个洛宏茂!如此辱我!这笔账我记下了!”洛全意看了眼箱子里的东西,直接甩袖离开了。

洛宁嘴角微微一勾,和花满月对视一眼,后者点了下头。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