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逃荒:我靠超市空间种田养活天下》最新章节

看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没钱干饭写的《逃荒:我靠超市空间种田养活天下》,男女主人公是杨冉乌行舟。简介:天色再亮了几分,杨冉就起身开始准备早饭了,她掏出了一点米,煮了个地瓜粥,往里倒了盒鲜牛奶,等人起来了,粥也煮好了。何秀看了这一幕,十分愧疚地上前,说:“冉冉,你怎么起得那么早,这做饭的活计让娘来就好,…

已完结小说《逃荒:我靠超市空间种田养活天下》最新章节

《逃荒:我靠超市空间种田养活天下》第八章 二十两

天色再亮了几分,杨冉就起身开始准备早饭了,她掏出了一点米,煮了个地瓜粥,往里倒了盒鲜牛奶,等人起来了,粥也煮好了。

何秀看了这一幕,十分愧疚地上前,说:“冉冉,你怎么起得那么早,这做饭的活计让娘来就好,你年纪还小,要多休息才能长高。”

杨冉心中一暖,说:“没关系,我刚好睡不着。”

她把粥盛在几个碗里,拉了他们坐下来吃饭。

杨贺坤看见火上还烤着牛肉,顿了顿说:“大早上的用不着吃肉,先留着吧。”

杨冉清楚这是在心疼她,她心里感到熨帖的同时,说:“您放心吃,这是昨夜在隔壁落脚的人送我们的。还有很多呢,放心吃。”

“昨夜隔壁也住了人,你见到了?”杨贺坤很是惊讶,他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孙女大半夜出去见了生人,这多危险啊。

“嗯,看起来像是有权有势的人,穿的都是上好的料子,华贵得很。”杨冉嚼着牛肉干觉得还是没有自己空间里的现代牛肉干松软,说,“我帮了点小忙,他们谢我的,您放心吃就是。”

杨贺坤点头不说话了,自己的孙女生死上走一遭,变得这般有本事,他甚至都疑心是换了个人,但就目下的情况来看,这是好事。

自己的儿子不在身边,剩下的人老的老,小的小,自己的儿媳妇虽然不算糊涂,但也没什么处事能力,正是需要这样一个人成为家里的主心骨。

他的身子已经不大行了,说不得什么时候就去了,孙女这么能干,他到时候也能走得安心。

杨涵吃的很开心,一根热热的牛肉干嚼的喷香,他已经好久没吃肉了,甚至是好久没吃饱了。

吸溜了一口地瓜粥后,杨涵好吃地眯了眼睛:“姐姐,这粥怎么这么好吃啊?滑滑的,还有一种很特别的香气。”

何秀也是点头说:“这粥确实很香,冉冉的手艺怎么这么好?教教娘,娘回头也这么煮。”

杨冉心知道这是牛奶的功劳,只好说:“我加了点东西,就是牛奶,所以会有点奶香。给大家补补身体的,都多喝点。”

几人一听吃的更是开心,恨不得把碗沿都舔一遍,但多少还是有点矜持在身上的,就没那么做,何秀抱着碗叹了口气,在灾荒之前,虽然他们家没有多富贵,但多少也是体面人家,没想到现在闻到点奶香,就馋成了这般模样。

等吃完了东西,时间也不算早了,杨冉把袋子里的饼子分成了两份,自己和何秀分别拿了一份。

意思是这样保险一点,何秀把自己的那份放到一个她一直背着的小背篓里,然后把装满了水的水囊也放了进去,上面盖了点旧衣服,背到了背上。

几人再次出发,婺城果然不远,天还没大黑,他们就到了城门口,只是城门外面蹲了许多流民,挤挤挨挨的连成了一片,偶尔有几驾进出的马车都是行色匆匆,好像慢了就会被恶鬼拖下来。

杨贺坤带着他们上前,到了入城处,问守门的人:“劳驾,入城有什么条件啊?”

周围嘈杂的声响似乎都静了一点,无数饿狼般的眼睛盯着他们,似乎想看他们也被拒之门外的模样,又像是嫉妒。

那守门的士兵上下扫视了这几个人一眼,不耐烦地说:“逃荒者不许入内。”

“怎么能不让人入城呢?这不是拿百姓的命不当命么?”杨贺坤气急。

“哟?”那士兵来了兴致,“你这话说的倒不像是个白身的,咱们婺城日子也难过,哪来的力气管流民啊,进去了也没办法给饭吃。”

“我是辞州水口县的县令,还请阁下通融通融。”

那士兵两眼抬得老高,好像很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说:“你的印信拿来瞧瞧。”

“这个…….”杨贺坤说,“我的印信在途中被人抢了,可以去官籍处询问,便可知道我说的是真的了。”

那人根本不听,直接挥手赶人,说的话也难听:“什么县令,县令能管得着我们婺城么,你就是拿出印信也不一定让你进城,快下去吧,下去,诶,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杨冉伸手拉住杨贺坤,让他不要冲动,找了个地方,先坐下休息了会儿。

杨冉伸头朝旁边的大婶问:“大婶,这城门什么情况啊,不让进,怎么大家还待在这里?”

那大婶也是个好性的,闻言立刻转过头来,给她细细说了起来:“这些当官的根本不把咱们这些人的命放在眼里啊,前些天还搭了个粥棚,说是朝廷让他们帮扶灾民,争取一同渡过难关,这两天就说没粮了,让我们去别的地方,可咱们这些人但凡有办法的,谁还留在这儿啊,都去别的地方了,留在这里的都是油尽灯枯,没办法走到下一个城池的啊。”

“再这样下去,怕是我们都会饿死在这儿。”

杨冉说:“他们一个人都没放进去吗?”

那大婶偏头看了眼城门,说:“也不是,好像须得给那守门的人塞银子才行,但我们这些人哪来那么多,据说有个进去了的人整整塞了二十两白银,那都是极富贵的人家了,我们这些人,底裤都卖了也得不出一两来。还是别做梦了。”

杨冉觉得这婺城如果情况也不好的话,倒是确实没有进去的必要,于是就问:“大婶,这婺城里边能过活吗?我看前面几十公里的地方旱灾还是很严重。”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那大婶摇头说,“你看那边的山脉,那是东西的分界线,你早上也是打那边山脚下过来的吧,过了这山雨水就多了,更何况这婺城里边有条大河——濉河,不会缺水的。”

杨贺坤闻言,连忙看向那个大婶,说:“夫人见多识广,多谢。”他这辈子也没怎么去各地巡游,只去过一次京都,还是为了科考之事,别地的风土他不甚清楚。

而且这个世道的舆图,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弄到手的,就算有,要是被发现了,还有可能会被治罪。

打听到了情况,杨冉颠了颠昨晚搜来的银子,总共也才二十五两,要是给了二十两,他们手里就只剩下五两了。

但是没办法。

杨冉看了眼杨贺坤被太阳晒得黢黑的干枯腕子,杨涵干瘦的小脸,何秀苍白发黄的脸颊,她知道得尽快找个地方好好安顿了才是上策。

钱还能再赚,但是人不能把身体弄垮了。

上一篇 2022年10月5日 下午10:29
下一篇 2022年10月5日 下午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