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鲁麦麦言辞小说系统叫我拯救他全文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系统叫我拯救他,这本小说的男女主人是鲁麦麦言辞,作者是爱吃麦片奶昔的沧水宗。简介:明明知道不对,蒋渡,伸手摸了摸少女的脸颊,低头轻轻碰了碰少女的唇。便不敢再碰他的神明一步,他退缩着想逃脱。木玫拉住他的脖子,亲昵地蹭着他的脸颊。“哥哥,听说蒋家有一片漂亮的玫瑰园。我希望下一次见面在那…

主角叫鲁麦麦言辞小说系统叫我拯救他全文免费阅读

《系统叫我拯救他》第6章 世界第一的温暖5

明明知道不对,蒋渡,伸手摸了摸少女的脸颊,低头轻轻碰了碰少女的唇。便不敢再碰他的神明一步,他退缩着想逃脱。

木玫拉住他的脖子,亲昵地蹭着他的脸颊。

“哥哥,听说蒋家有一片漂亮的玫瑰园。我希望下一次见面在那里好嘛!所以哥哥要为了我好好照顾玫瑰园好嘛?叔叔阿姨当年就是在玫瑰园结婚的,我也想……”

木玫感受肩膀上的湿意,少年柔软的发丝擦着耳廓,颤抖不止。一如少年破碎的心,一一展现在木玫身边。

木玫看着客厅亮着的那盏灯,眼里闪过愧疚。

‘001,拯救计划进度为?’

‘宿主主,刚刚已经破了50大关了。’

‘果然,剧本一直暗示蒋渡渴望平静,可是少年永远逃避的现实,成了他一辈子的牢笼。他怎么可能平静生活呢?’

‘宿主主在说什么啊?’001迷惑大脑壳。

‘只是,逃避未尝不可呢?他才那么小。’如今她逼着他直面当年残忍的事实,情情爱爱不足以完全驱使他站出来,那就告诉他,他的后盾是木家。

有了木家千金的许诺,加上这两年她给予他逃避的温暖和情爱的冲动。正是少年意气的蒋渡可不会如同20几岁的他那样趋利避害了呢。

那一晚,木玫抱住哭成泪人的蒋渡,两人相拥而眠。

次日,木玫到了中午才悄然转醒。

看着桌上熟悉的早点,她拨通了白姨的电话。

“白姨,哥哥回到蒋家了吗?”

“好的,爸爸也去了吗?好的,我晚上会给他们打电话的。”

“嗯嗯,哥哥不要李叔跟着他吗?”

“白姨,能找个生脸去帮帮哥哥吗?”

“好的,谢谢白姨了。”

“没事,我这边星娱已经安排好了,老师会照顾我的。爸爸妈妈那边也需要人。你们回去了也好。”

“好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木玫挂了电话,看着空荡荡的客厅,心里有些不适。

“楚褚”木玫知道楚褚的德行。现在必然在睡回笼觉。她摸出地毯底下的钥匙,熟练地打开门。把早点放在餐厅的桌子上,就要开门去叫楚褚。

“楚褚,楚……”木玫瞪大眼睛,嘴型还是“褚”。她惊讶地看着床上的两人,不可置信。

楚褚光着膀子趴在床上,被子遮住了重要的部位。乔思渡脸靠在楚褚身上,原本严谨自制的衬衫大开着,露出白皙的锁骨。脖子和锁骨上有着可疑的红点。

蒋渡的同学乔思渡怎么和楚褚睡到一起去了。

不明真相的木玫,默默关上了门。小心翼翼地下了楼。

“喂?冉冉,如果,如果两个男人穿着不整地睡在一张床上,是什么情况啊?”木玫忐忑地说。

耳边传来的尖叫,让木玫把手机拿远了一瞬。

“是‘给’嘛?‘g’ ‘a’ ‘y嘛?什么!!!相爱!!!”木玫惊讶地喊了一声。她还是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只是随便问问。没事了没事了,我先挂了。”木玫不顾陈冉冉八卦的询问,急忙挂了电话。

这个她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冉冉说,这是正常的,爱是妙不可言的,我们无法阻止它的发生。

总之,先瞒好楚姨。之后再想办法吧!这臭小子!

木玫刚到这世界就和楚褚认识了,两人是一条裤子穿到大的。木玫一直把楚褚当成自家亲弟弟,该打该骂一个不落。就是没想到这么小她就面临了弟弟的情感问题。

思索再三,木玫还是上楼开门想把两人叫醒,却发现楚褚把乔思渡按在地上。

乔思渡嘴里叼着一块饼,泪眼朦胧,活脱脱一个被欺压的可怜人。楚褚强壮的手臂一手压着乔思渡的肩膀,一手牵制着他的手,身子压在他身上。

“啪”木玫不敢置信地关上门,再打开时发现,楚褚已经要亲上乔思渡了。

‘不对,是开门的方式不对。’

“楚褚,楚褚,滚出来给我开门”

门内一阵响动之后,楚褚随意地套着一件T恤过来开门。

“拿着”木玫把另一份早餐递给楚褚,看着坐在沙发上抓着脸朝她笑的乔思渡。忍不住出声“这件事你有想过告诉楚姨吗?虽然你长大了,但是这些事你还是和要注意身体。切不可过度。”

“知道了,知道了。蒋哥走了吗?别伤心,以后还有替身楚褚陪你游戏人间呢。”

木玫给了楚褚一拳,看着他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不认责怪他。反正出事了,她给她单着。

“玩玩可以,伤着了可不行。”木玫担忧地看了他一眼,在楚褚疑惑的眼神里转身离开。

楚褚,将藏在玄关的酒拿出来,怎么会伤到呢?

“乔思渡,你别抢啊!那是蒋哥给我做的早餐。你个狗……”两人又打闹起来。

“老渡,做得早餐我可得多吃点。以后都见不着了。”乔思渡不顾楚褚的牵制,眼含泪水的吞下鸡蛋饼。

乔思渡爸爸是他们年级的教导主任,昨天回家说了蒋渡明天要退学的消息,直接给乔思渡炸懵了。

“可惜了这个好苗子,不然今年一中又得出个清北。”

“爸,我有点事,找同学去了,别担心。”乔思渡噔噔地就冲下楼,打了车到了蒋渡家楼下。

乔思渡帮老爸登记过蒋渡的的家庭地址,冒冒失失地找了过来。

老渡是第一个不嫌弃他娘的男人啊!怎么才做了一个月不到的同桌,就让他失去这个可贵的男人啊!

乔思渡男生女相,皮肤又遗传了老娘的白皙娇嫩。个子相比一般男生稍稍矮了一节,可也是170大高个,却被男同学叫做娘炮,不想给父亲添麻烦的他一直忍着。

蒋渡这个同桌,虽说冷漠了点。但对他是真不错,又是督促学习(上课叫乔思渡闭嘴,好好听课),又是保护他(其他男生的声音吵到蒋渡休息,暴躁抬头叫他们滚)。

站在楼下的乔思渡忘了蒋渡是几门,一直在灯下喂蚊子。

上一篇 2022年10月5日 下午11:37
下一篇 2022年10月6日 上午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