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越王妃养崽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王妃养崽忙

主角:楚惜月景宁

作者:菠萝果果

状态:已完结,最新章节:第408章 大结局

简介:一朝穿越成懒丑胖外带作死的王妃,楚惜月只恨不得落地成盒。
幸好她还有金手指医术,空间竟可以直通现代办公室?
看她如何一路逆袭变身杀回王府!
可那个本来对她百般嫌弃刺探的三王爷怎么忽然变身牛皮糖,追踪狂?一天到晚缠着她寸步不离?
楚惜月假笑:“王爷,我很忙,忙着养生美容还有养崽,王爷请回。”
“没有本王你如何养崽,想不到你居然给本王扣绿帽?”某人做捧心状:“本王一定要和你生死纠缠!”

穿越王妃养崽忙免费阅读

穿越王妃养崽忙 免费阅读 第1章 意外重生

“娘亲……娘亲……”

一个稚嫩的声音回响着,声音越来越弱。

楚惜月渐渐苏醒过来,她不自觉蹙了蹙眉,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下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自己实在办公室坐着小憩,结果醒来却置身于一片湖水之中,但出于求生的本能,她开始下意识地睁开眼往上游。

突然间,楚惜月看到一个同样正在往下沉的身子,看身量分明还是个三四岁的孩子,瞧着那个情形,显然是已经挣扎一番后进入窒息昏迷状态了,必须赶紧将他带上岸。

医者父母心,楚惜月作为一个医生,并没有多想就游到了那孩子身边,一只手环抱住孩子的前胸,另一只手奋力划水,好一番挣扎后才终于靠岸。

将孩子托举到岸上之后,楚惜月赶紧替他做起了急救。

大概过去了一刻钟,眼看孩子还是没有转醒的迹象,楚惜月着急了起来,她眉头紧锁,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终于,地上的孩子突然动了一下,咳出一口脏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娘亲!”

小小的孩子伸着枯瘦的双臂,紧紧地搂住楚惜月的脖子嚎啕大哭,看来是被吓坏了。

“娘?我不是……”楚惜月一愣,立马伸手想把孩子环抱着她的手臂往下拉。

话还没说完,她的手无意间碰到了这孩子滚烫的前额,手上的动作不自觉一滞,他发烧了。

楚惜月抱起孩子,下意识地向四周打量,周围的环境看起来是个农庄,她进了院子,见只有主间的那座院子开着门,也没多想就抱着孩子走了进去。

还是没有人。

整个屋子里空荡荡的,条件设施看起来极为简陋。

房间面积不小,却连家具都没几件,更别说药品了。

她皱着眉叹了口气,心想这若真的是穿越,只怕自己也是穿到了一个贫苦人家,还是个丧偶单亲家庭——孩子都这样了也不见亲爹来看一眼,绝对是孤儿寡母无疑了。

楚惜月手脚麻利地把孩子身上的湿衣服脱下,又拿干布把孩子身上头上的水都擦干净之后才将人塞进被子里。

而后楚惜月又在屋子里翻找了一圈,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只可惜这户人家实在是穷得离谱,别说什么退烧的东西了,这屋里竟是连热茶水都找不到。

要是能有热水就好了,好歹能给这孩子喝两口水,要是水够多,说不定还能浸湿干布用来物理降温呢……

这么想着,楚惜月突然觉得手上一沉,一个亮到反光的不锈钢热水瓶竟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上。

热水瓶底部还刻着“仁和医院”的字样,仁和医院正是她工作的医院。

楚惜月被吓到了,人穿越就算了,热水瓶也能跟着穿越??

床上的孩子正烧得迷糊,楚惜月用热水把桌上的粗瓷杯高温消毒之后倒了一杯凉着,然后又倒了一些热水在盆里,干布浸湿之后又去给孩子擦拭了一遍全身。

等她擦完,茶杯里的水也凉了些,她把孩子扶起来,哄着喂了两口水进去。

等把孩子安顿好之后,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这才安心下来,打算再给自己找一身干净衣裳,好把身上这湿衣服换掉。

可她刚把手放在自己那滴着水的腰带上的时候,楚惜月突然默了一瞬。

她静静地盯着自己腰看了三秒钟,然后飞奔到梳妆台前的黄铜镜前,扭转着自己的腰身。

然而,不管她怎么扭,镜子里肥硕的腰身也只能照到一半,反倒是镜子里那张黄灿灿的大肥脸,显露着一个悲伤的表情……

楚惜月要哭了。

为什么人家穿越不是皇后娘娘就是千金小姐,再不济也能混个富贵人家的小妾当当,且不论精神层面怎么样,好歹吃饱穿暖还长得好看呀!

再看看自己,穿到一个穷困潦倒的人家就算了,还又胖又丑,还是个带着孩子的单身母亲……

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哟!

她心如死灰,随便在衣橱里寻了套样式最简单的中衣,换了衣服便躺在了孩子身边准备入睡。

抱着一种异常悲观的心态,她慢慢睡着了。

宫中,烛火亮如白昼,景宁从已经待了一夜的御书房中走出,被同样在门口候了一夜的宫婢带着去了坤宁宫,低眉敛目地等着上首之人的问话。

“阿宁,最近月儿和蘅儿过得如何?怎么许久都没听见他们母子两的消息了?”锦容皇后端着茶不紧不慢地喝着,看似在闲聊,目光却一直落在景宁的脸上,想要从他脸上觑出什么端倪来。

景宁眉目不动,但藏在袖中的手却烦躁地点了几下:“回皇后娘娘,前些日子府中厨子还来报说如今王妃每顿都能进三碗饭,想必是好得很。”

楚锦容脸色沉了些许,心中却暗道景宁不识好歹,这不是明着讽刺楚惜月吃得多吗?

只是楚惜月日渐发福是事实,又有当初那档子事在,她就是有心为自己家侄女推说一二,也寻不到什么由头。

楚锦容眸光闪了闪,突然笑着抬了抬手,“好一阵子没见到月儿了,怪想她的,江嬷嬷,你寻些吃食玩物,和宁王一道回去看看月儿他们母子,若是他们乐意,就带进宫来陪本宫住些时日。”

江嬷嬷瞄了眼主子递来的眼神,自然无不可,应了声就下去准备了。

景宁冷眼看着这对主仆自说自话,丝毫没有问过他的意思,一双剑眉不着痕迹地锁紧,眼中流露出几分厌恶和不耐。

当年先皇驾崩,顺理成章应该是他这个太子继位才是,可这楚锦容却突然跳出来,说自己手上有先皇诏书,言明由其唯一的皇弟继位,景宁这个太子只是被封了个宁王。

景宁本就觉得这事有蹊跷,刚暗中着手去查,又被楚锦容这个新上位的皇后娘娘逼着娶了她的侄女楚惜月,楚惜月嫁进王府后便是天天作妖,不到半年的时间便将他的王府搅得天翻地覆一团浑水。

他本想着既然将人娶进了王府,怎么也得好吃好喝待着,最多不理会她不去她房里便是了。可谁知没过几日那女人竟然怀孕了!景宁记忆中从未碰过楚惜月,这个孩子又是哪儿来的?

这般奇耻大辱景宁自问忍不下去,连夜便写了和离书进宫要求和离。  

可皇后不仅不许他和离,言语之中甚至还要求他对楚惜月的孩子视如己出,景宁一怒之下直接将楚惜月遣去了城外庄子,只指派了一个老嬷嬷去照料她。

上一篇 2021年11月9日 下午4:01
下一篇 2021年11月9日 下午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