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间旧事,主角名高原何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山间旧事

主角名:高原,何月

简介:人们只是觉得他们家,已经够可怜了!再摊上这样的事,作为乡邻,应该帮,也必须帮!可就在今天,他们家的孩子竟然站了出来,而且说话有理有度、字字诚恳,举手投足间,比一个大人还要妥帖。乡亲们并不在乎,高原长大了是否有出息,是否能回报他们;他们更在乎、更感动的,是一个孩子竟懂得感恩,懂得说这一番话,暖热乡亲们的心肠。所以刹那间,好多人纷纷举起酒杯,一个个嚷嚷着“干了”!

山间旧事,主角名高原何月全文免费阅读

山间旧事全文免费阅读第27章 三班危机

短暂的寂静过后,整个宴会的气氛,竟瞬间被点燃了!

任谁都知道,高原是个内向的孩子,有时安静地就像个小闺女。

可谁能想到,在这样隆重的场合,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他竟能勇敢地站起来,给村里人致谢!

其实乡下人之间的互相帮助,在很多时候是不计回报的;但他们会要一个态度,一句感谢的话,或一句朴实的赞美。

至于马俊兰那件事,人们连一句“谢谢”也没打算要。高原的父亲是傻子,母亲住了院,谁会来给他们道谢?是高原那个冷血的叔婶?还是他那偏心的爷爷奶奶?

人们只是觉得他们家,已经够可怜了!再摊上这样的事,作为乡邻,应该帮,也必须帮!

可就在今天,他们家的孩子竟然站了出来,而且说话有理有度、字字诚恳,举手投足间,比一个大人还要妥帖。

乡亲们并不在乎,高原长大了是否有出息,是否能回报他们;他们更在乎、更感动的,是一个孩子竟懂得感恩,懂得说这一番话,暖热乡亲们的心肠。

所以刹那间,好多人纷纷举起酒杯,一个个嚷嚷着“干了”!

至此,不管席间还是饭后,人们看待高原的眼神,似乎变了;连带着看傻大个的眼神,也有了些许改变。

时间转眼来到周一,高原起早就开始给父亲做饭,并准备中午的干粮。

这天,高俊山起得也很早,他倚在门框前,手里攥着干馒头,望着儿子瘸腿在锅台前忙活,脸部的肌肉竟一抖再抖,神色忧伤地举着馒头说:“小原,不忙活,我吃这个。”

高原回过头,他竟然看到父亲眼里有泪。他擦着额头的汗说:“没事,我炖了萝卜,回头你拿馒头,到锅边就着菜吃。”

父亲还想说什么,可他的表情却逐渐痛苦。高原忙跑过去,给父亲揉着头发说:“爸,想不明白咱就不想,什么都不用想。”高原知道,父亲一思考问题,似乎就犯头疼。

家里的事情安顿好,高原又犯了愁,自己腿脚不好,该怎么去上学呢?

昨天他想提醒大江,今天骑车来带他,可话到嘴边,又没好意思说出口。

但他觉得大江肯定会来,因为他明显能感受到,大江是真真切切,把自己当成哥们儿了。

可大江那个马大哈,万一把他忘了怎么办?要知道这些年,大江都养成了独自骑车的习惯,他会不会还像往常一样,骑上车就飞奔?

高原正忐忑着,院门突然就被自行车给撞开了。只见大江满头大汗,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说:“我靠,昨晚睡觉前,我还告诉自己,今天得起早点儿,过来把你稍上。结果光记着‘早起’,具体干什么给忘了!”

大江抹了把额头的汗,继续咽着口水说:“我一直干到虎头桥,突然才想起来,竟然把你给忘家里了!快上车,再晚就要迟到了!”

高原一脸无语,但这就是大江,总是莽来莽去,却也十分可爱。

高原背着书包,来到后座前,突然抬头问:“大江,不怕我把你车子坐坏啊?”

大江一愣,随即指着高原道:“打我脸是不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没想到你这家伙,还挺记仇!”

高原笑道:“你不也记着的吗?”

是啊,正因为他们都还记着,他们都不曾忘记从前,所以才显得此刻,他们的友谊,来得多么珍贵。

“冲吧,旋风冲锋!”大江骑车载着高原,沿着黄土坡奋勇直下,清晨冉冉升起的朝阳,那些绿油油的麦田,那高大的白杨树,都对他们露出了笑脸。

班主任江斌,虽然去市里学习了,他的数学课也被改成了自习,但他仍不想让自己的学生,把课落下。于是他利用周末时间,编了几套拔高试题,并交由数学委员,抄在黑板上给学生们做。

办公室里,教研主任吴学海,手捧着热气腾腾的茶杯,怡然自得地靠在椅背上,厚厚的镜片下,是他那双得意的眼睛。

你老校长如今,是摆明了要提拔江斌,就连去市里学习这么大的事,都让那个愣头青挑大梁,完全把我这主任当摆设!

三班,趁着班主任不在,你们就使劲儿闹腾吧。最好能闹出点事,闹到全校皆知,闹到把柄落在我手里;到时我就不信,你老校长还能硬着头皮,继续提拔江斌!

至于江斌,你的心真大啊!在你们三班,以王大江、宋建超为首的刺头,那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捣蛋鬼。你在的时候,都镇不住他们;你拍屁股一走,三班肯定会大乱!

这件事情,高原和三班的班委,也意识到了。因为一上数学自习,建超就开始捣乱,拿着小说当众宣读,趁数学委员不注意,在题下面画个王八,愣是惹得全班哈哈大笑,全无学习的气氛。

本来大江对这件事,属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自己在班里,也不是啥好东西,这种出格的事情,曾经他也没少干。

但高原在中午找上了他,并压低声音说:“大江,帮忙劝劝建超,再闹下去,咱班‘优秀班级’的流动红旗,可能就没了。更重要的,打扰大家学习,眼看又要模拟考了,三班好不容易追上来的成绩,决不能下滑。”

换做别人,大江肯定一笑了之,但这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更是高原。当高原在医院,替他挡了那一皮带之后,他便立下誓言:高原就是我弟弟,能为我挡鞭子的人,比亲兄弟还亲!

“走吧,先跟我吃饭去。”大江托住高原的肩膀,扶着他就要往外走。

“我带饭了,你去吃吧。”高原当即婉拒道。

“婶子不是让你去外面吃吗?”

“钱还是要省着花。”

大江挠头道:“婚礼随份子,你眼都不眨,怎么现在又抠搜起来了?”

高原笑说:“不一样!”那钱换回的是父亲的尊严,是他感谢父老乡亲的机会,所以高原不会含糊。但对于自己而言,还是能省一分是一分。

“我请你吃!”大江不耐烦道。

“不用。”高原执拗道。

“中午我请你,晚上我去你家吃。你要不吃我请的,那晚上我就不去你家。还有,建超的事,我也不帮你办。”

“你……”高原很是无语。

“走,往后都跟哥们一起吃。”说完,大江扶着高原,乐呵呵出了教室。

上一篇 2021年11月17日 下午5:40
下一篇 2021年11月17日 下午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