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主角黄猛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尖兵

主角名:黄猛

简介:第二天,杨天照替黄猛请了一个假,时间2天,教导队长叮嘱了黄猛几句,就批准了,无非就是注意军人形象,不要违规违纪,准时归队,不要影响去省军区集训等等。事实上教导队长是很喜欢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的,那种倔强,那种不屈,那种打掉牙齿和血吞的坚韧,让队长看到了这个兵身上的潜力,这种品质,这种信念,是一个优秀士兵必须具备的基础。

尖兵,主角黄猛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尖兵,主角黄猛最新全文免费阅读第27章

他相信只要这个小子定下心来认认真真的训练,以他这种要强的,或者说是死要面子的性格,肯定能干出一番成绩。在教导队训练的时候,队长没有少罚这个家伙,可以说队长对这个新兵的要求极为严格,因为队长知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没有比别人多下功夫,怎么能够取得比别人更好的成绩,要说天才,那也得有足够的勤奋才能够成才。

事实上能吃苦、能下苦功夫、能坚韧不拔的战士也不少,教导队长之所以就能对黄猛这么“照顾”就是因为这小子调皮捣蛋,听起来这似乎很矛盾,但是深想一下就会知道,这种性格的人往往能够出人意表,作战的时候不会陷入套路,懂得变化,只有这样的士兵在战场之上才有更大的机会存活下来。

黄猛正在想着俞伟昨晚吃饭时说的那句话“2天,给我2天的时间,我绝对能将这个小子的狙击成绩提高一个档次。”心里就乐的不行,没办法,谁让他的狙击步枪玩起来实在惨不忍睹,枪枪脱靶,更让黄猛郁闷的是每次打完靶,许成功都会乐呵呵的跑过来问“猛哥,怎么样,打中没!”,一想到这里黄猛想死的心都有了,为什么,为啥我就是打不中咧?

随后想到接下来2天将会由省军区第一狙的俞伟亲自教他,又让黄猛激动起来,黄猛咬咬牙,靠,这次说什么也要好好学着点,再也不让那些家伙看笑话。随即黄猛沉寂在想象之中,他在想俞伟会怎么训练他,会像电视剧里放的那些武林高手教徒弟那样,偷偷的不知道从身上的哪个角落摸一本破破烂烂的书会他,上面还写着几个字,九阳神功,哇!还是会从身上摸出一个瓶子,然后摇头晃脑的从里面倒出几颗黑乎乎的丸子,说道“小子,这可是为师花了几十年心血制成的超级无敌快速牛逼丸”。

正在黄猛沉寂在无限的幻想之中,乐此不彼时,忽然感觉一阵天摇地晃,一旁的俞伟轻轻的说道“到了!”这一刻什么的狗屁九阳神功,什么黑乎乎的牛逼丸,全都不知道跑到哪个角落去了。

黄猛屁颠屁颠的跟在俞伟后面下了车,抬头远望,四周是连绵起伏的山峰,在一座高大的山峰中部被人修整过一片宽广的平台,那里修建着一座高大的楼房,洁白的楼房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神采奕奕,一道道光芒被墙上洁白的磁砖反射向四方,看着沐浴在阳光中的营房,黄猛觉得漂亮到了极点,营房那威武雄壮的身躯伴随着环绕着的五光十色,说不出的威风。在这高楼的四周,还修建着好几座2层的楼房,形成了一片营区。

俞伟没有说话,一步步的朝营区走去,后面跟着亦步亦趋的黄猛。

大门口有两个哨兵,胸前挂着一把冲锋枪,一个上等兵,一个列兵,远远的看到两个穿着军装的人从军上下来,就开始注意起来,当两人一步步走近的时候,那个上等兵忽然激动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个不可思议般的表情,而此刻的新兵也终于看清楚了两个人。两人立即挂枪敬礼,上等兵的脸上带着一个崇拜之情,是一班长,是那个多少次用自己的坚韧,用自己的血汗为三连夺得无数荣誉的老一班长,一个三连传奇般的人物,在部队,集体荣誉大于一切,对于一个每每为连队带来荣誉的人,他便会受到每个人的尊敬,他便是连队的英雄,而此刻2个哨兵都以崇拜的眼光看着走在前面的这个面无表情,给人一股寒意的班长,至于后面的那个新兵蛋子,站岗的列兵是认识的,但是此刻哪里还有空理他,他的注意力全部在前面这个传奇一般的班长身上,连队的荣誉室可挂着他的大幅照片呢。

俞伟走到上等兵的面前聊了几句,径直向主楼走去,这个上等兵他认识,一起相处了还有一年的时间呢,只不过现在时间匆忙,没有时间多聊几句了。

主楼下面休息的人,全都站了起来,他们刚刚训练了一个小时,现在是休息时间,他们看到俞伟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一步步的走过来,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那一刻不管是新兵老兵,都被俞伟那独特的气质所吸引,一个个满脸惊讶,又带着一丝的兴奋。

黄猛要抓狂了,黄猛简直不敢相信,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一级士官,一个小小的班长,就会有这种影响力,看着每个人脸上露出来的尊敬,那种发自内心的崇拜,看着连长、指导员、副连长等军官一个个的拉着俞伟问长问短,看着一个个班长过去紧紧的与俞伟拥抱,那种真挚的友情,那种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战友情,让黄猛第一次觉得部队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军人也并不像自己想像的那种,傻傻的,一点都不懂得情趣,什么傻大兵,见鬼去吧,傻逼才会把军人说成傻大兵,不了解军营,不了解军人,不知道奉献,不知道付出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这一刻黄猛感觉自己应该给自己两个耳光,亏自己还是军人世家长大,长这么大算白长了,直到现在他才对军人这个词有了一个较深的认识。

俞伟没有呆多久,就带着黄猛离开了营区,他这两天还需要教导一下这个新兵蛋子,800米靶都打不中,太丢三连的人了,这要是去省军区集训,735旅的脸都会被丢光。

他们两个走了大半天,终于停了下来,黄猛抬头远望,这是一条大坝,横在两座山峰之间,威武雄壮的堤坝如同盘古那开天劈地的巨斧一般将成将海水隔断,坚固的堤身任由海浪汹涌的拍打着,任由那一米多高的浪头怒吼着,大坝如同一尊魔神一般丝毫不为所动,这就是护着和平镇一方百姓安居乐业的战天大坝,是几代人辛苦建起来,从此让这里的百姓富足安乐的根由,是和平镇人的**所在。

堤坝的后面有农田,有鱼塘,黄猛看着那道雄壮无比的堤坝想到的却是如果这道大坝倒塌,和平镇的人民们将遭受什么样的损失。

俞伟经过和平镇的时候买了点东西,一瓶白酒,1包香烟,酒是十几块钱一瓶的稻花香,烟是7块钱的白狼,都不贵,但是酒味够劲,烟味够浓。黄猛一脸不解的跟在俞伟的后面,踏着一阶阶的台阶走上大坝。

站在大坝上面,黄猛才感觉到天有多宽,海有多大,天空飘着朵朵白云,海里洁白的浪花不断的翻腾,无风三尺浪的海水一刻都平静不下来,远处海与天连接在一起,更显得海天一体,气势磅礴。这一刻黄猛才感觉人类的渺小,生命的脆弱,原来人类在自然界的眼中是这么的弱小,这么的不堪一击,听着海浪的怒吼,黄猛第一次心中有了一丝的不安。

堤坝上面有三个墓碑,墓碑的前面很干净没有丝毫的杂物,一旁还有几束鲜花,鲜花的叶子还很鲜艳,一看就知道天天有人过来清扫纪念。中间的碑上面有一张相片,那是一个上尉军官,军官留着短短的头发,神色坚毅,看起来精神有力,那深邃的眼睛紧盯着前方,黄猛心里一窒,这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那种凌厉的眼神,那种犀利的神情仿佛能洞穿一切,这一刻这个上尉军官紧盯着远处的大海,那一朵朵洁白的浪花仿佛温顺的小猫一般低头撒娇,那凌厉的海风又如同一只温柔的手轻抚着大地。

旁边的墓碑上面也有2张照片,2个肩扛列兵军衔的战士嘴角露出一丝丝的微笑,他们一左一右的守卫着那个上尉军官,代表着永远不离不弃,黄猛静静的看着这三个墓碑,一言不发,他早已被这场景所镇住。

俞伟点燃了三枝烟,并排着倒插在地上,那里有三个坑,看样子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做,随即俞伟又倒了三杯酒洗在堤坝上,默视良久,俞伟盘膝坐了下去,仿佛要跟老友长谈一般,一旁的黄猛愣愣的看着俞伟,在俞伟的示意下,黄猛也坐了下来。

俞伟慢慢的用他那略带沙哑的声音慢慢的开始诉说,那带着磁性的声音,说不出的浑厚动人“他们都是在前年的抗洪救灾中牺牲在这里的,那次暴风雨袭击这里,这条大坝差点就崩塌。”

说到这里,黄猛一愣,他当然知道大坝崩塌代表着什么,只要看下大坝后面的大片大片的良田,连绵不断的渔塘就知道,这里是人民生活的依靠,黄猛不敢想像,这么坚固,这么雄伟的大坝尽然几乎崩塌,那雨有多大,那浪有多高。

俞伟伸手指着右边的那个列兵“他叫张才员,三排的战士,当时大坝缺了一个口,泥包丢下去瞬间就会被冲走,眼看就要决堤,连长毫不犹豫命令三排的全体战士下去堵缺口,30几个战士手挽着手,心连着心,一个个用背包带将自己与战友绑在一起,战士们就这样扶着巨木用自己的身体去堵那个缺口,三排长差点就被巨浪卷走,是几个班长奋不顾身从海浪下面抢回来的,正是三排的战士用身体堵住了缺口,减少了流水量沙包才能重新垒起来,张才员就是在那时候被巨浪震伤了内脏,最后倒在了这里。”

黄猛惊呆了,他不敢想象,面对那种惊天巨浪,用人类这渺小的身体去堵缺口,这一种什么概念,他真的难以想象,是一种什么信念让他们能够手挽着手无惧生死,面对着随时可能被巨浪卷走的危险对抗着如此天灾。

俞伟没有停顿,指着另一个列兵的墓脾说道“他叫崔磊,入伍之前是大二的学生,精通4国语言,是个高材生,从入伍开始就跟我分在一个新兵班,下连队又在一个班,就是这样一个娇贵的大学生,经过了一次次严格的训练,一次次生死的考验,他没有倒在训练场上,没有死在野战生存的小岛上面,但是他最终却倒在了这条大坝上面,他用那瘦弱的身体肩扛两百多斤的沙袋,一袋一袋的将沙袋从远处的扛过来,他就是这样活活的累死在这条大坝上面。”

俞伟这个坚强的男人,在面对敌人将刺刀送入他身体眼睛都不眨一下,毫不犹豫用身体为战友抵挡子弹的班长这一刻泪流满面,泣不成声,黄猛呆住了,当他再看到那两张相片的时候,他看到的不是那面带微笑的战士,他仿佛看到一具具用身体挡在缺口住大声吼叫,犹如魔神一般的战士。他仿佛看到一个个肩扛两个沙包,不知疲倦一次又一次来回奔跑的身影,他们只是一个小兵,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列兵,但是他们却用自己宁折不弯的身躯,用自己忠贞不渝的信仰告诉人们,什么是兵,什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士兵。

“这个是我们三连的老连长,他带着我们三连夺得一个又一个军事训练比武的奖杯,他让我们三连多了一项又一项的荣誉,最后他也倒在了这里,7天,连续7天7夜,连长没有合过一次眼睛,每当夜晚战士疲劳的倒在地上沉睡的时候,连长就拖着他累的连腰都直不起来的身躯打着手电筒巡回在堤坝上,一直到险情结束,最后当他听到两个战士牺牲的消息,急怒攻心,永远就倒了下去”。

黄猛站了起来,这一刻黄猛结实的身躯挺的笔直,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洗礼,自己的精神得到升华,他感觉自己与这些先烈相比,渺小的如同一只蚂蚁一般,黄猛对着三位永远躺在这里的老兵,大哥重重的敬了一个礼,那一刻黄猛觉得这是他这一生敬的最有意义的一礼。

俞伟看着举手敬礼,迟迟不肯放下的黄猛,轻轻的点头,那是一种认可,也是一种肯定,半晌黄猛终于重新坐了下来,俞伟感觉到了,在他的身上少了些许浮躁,多了一些沉稳,也许这种教育是最为直观,最为明显的教育。

俞伟凝视着黄猛说道“这就是我要教你的东西,‘忠诚’”。

上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下午4:31
下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下午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