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生死丛林,主角黎国石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狙击手:生死丛林

主角: 黎国石

简介:已瞄准中间地带那棵树上破布片的猪头停了下来,回答他道:“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大概是昨天半夜时分。听说送他过来的是太监?哨长听太监说他是从昆明步校里抽调来的还是怎么的,具体情况我们当小兵的就搞不清楚了,想知道问排长或连长去。算了,哥两个聊聊。”他正要开枪的,这一放手,干脆停下来,不打算继续比赛了,改而想要跟战友聊聊这个人。

 

狙击手:生死丛林最新全文免费阅读

狙击手:生死丛林最新全文免费阅读第27章 狙击任务(11)

“那倒是。慢慢挨吧,不要放松警惕,等到换防就好了——对于弟兄们这事,排长一向都是这样说。到你了,快点吧!”

他们这样说着话间,向前进已转过山头,顺着战壕往斜上方的山洞去了。

“猪头,刚才过去那个人是什么来头?”

已瞄准中间地带那棵树上破布片的猪头停了下来,回答他道:“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大概是昨天半夜时分。听说送他过来的是太监?哨长听太监说他是从昆明步校里抽调来的还是怎么的,具体情况我们当小兵的就搞不清楚了,想知道问排长或连长去。算了,哥两个聊聊。”他正要开枪的,这一放手,干脆停下来,不打算继续比赛了,改而想要跟战友聊聊这个人。

“看样子这人不是个新角色。那太监是什么时候送他过来的?哨长没跟你说什么吗?等等,给支烟来抽,我的没了。”

“又没了?你会不会过日子啊?我的也是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才留下来的几根,倒都给你们打了秋风,我不干了!”

“你莫吓我!你不干了,你打算去哪里?”

“你莫说到一边去。你们再这样,我是不给了的。不过今天就再便宜你一次!拿着。我们刚不是说到枪上带望远镜的那人吗?太监倒是没透露什么,但跟他过去排长那扛弹药回来的牛客说,他打听到一点。”

“没劲!你这不吊人胃口吗?直说——你们三号哨位上的人这是怎么回事?在那呆傻了?说话也这样。你这不到我们这边来了一阵子了,慢调子就没改过来还是怎么的。要不看在你刚给的这支烟,我非一拳头打得你——”

“哟!花蛇哥,这会儿脾气大着了啊!你莫吓我,你一拳头打得我怎么啦?这烟你还要不要?不要就拿回来我自己抽!”

“要的要的。猪哥,我说错话!你还是快点说——那人到底什么来头。”

“听说好像有边防军的一个排长一直在这里的?因为打仗行,上头保送他到军校去学习步兵指挥。至于为什么又回来——不清楚。”

“等于没说。不过我看这小子不简单,过身时有股子杀气。”

“没那么夸张吧——有杀气?”

“是啊,有杀气!因为当时我感觉到了。”

“日!你小子倒是能胡吹大气,就真跟洞里那条花蟒蛇吐信子一样,要不要说得那么天上地下的?”

“人呢,哪儿去了?”

“你说的有杀气的人,当然是高手了。高手你不知道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吗?”

“哟,你这不是绕着弯儿来调侃我吗?小心我还是拿老大拳头揍你。”

“是不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头啊?不是的话就靠边站,我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上次我下山去军供站领东西,遇上小鬼子特工在路上伏击我,大家肉搏起来。我这么一个劈刺,又这么一个转身飞腿,瞬间打倒了两人。那个镶金牙的正面扑来,我一拳去,这不,金牙掉了,他还舍不得,满地找呢。看看,就这俩铁拳,硬是要得。”

“哈哈,猪头,你别吹了,就你那能耐,大家都知根知底的。当我只有三岁不是?”

“大家这不无聊吗?无聊就说点得劲的东西了,你不是不懂吧。不过上次我还真一个人打了好几个,没事儿。肉搏这玩意,一般情况下不要进行。逼急了,你记得千万要猛一点,有股子气势,连吼带打,动作要快要有力。挖眼踢裆全用阴招!个人感觉部队教的那一套打法太斯文,没劲!还擒拿呢,其实擒不了也拿不下,起不了多大作用,一般情况下我都不用。看到没,上下齐出,挖眼踢裆,那次我就是这么干的,那家伙痛惨了!”

“看把你吹的。你那点破事,自个没说得嘴皮子起老茧大家也听得耳朵根起老茧了,以后省省吧,OK?大家还是来比赛,这个更有意思。”

“妈的,真不知这到底是雨是雾,整天湿淋淋的。不玩了,要下两,我得回去穿两衣,然后去二号洞找老乡。”

“不准串洞,这是规矩啊!找老乡?”

“我们这不没事还打枪玩儿吗?规矩!?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知道不?要不要一起去玩玩?”

“不了,我可是个好军人,一切行动听从指挥!”

“**!自个往脸上贴金。抽完这根烟,我们就过去耍一下。咦,看,那小子往左三高地方向去了。那不是大眼虾在那设立有观察点的地方吗?三炮营的那个钦州人啊,记得不,好像是在那。”

“你说大眼虾?排长那个老乡是吧?是记得他是三炮营的侦察兵。但什么时候在那设立的观察哨啊?我咋都不知道呢。”

“你不知道?别装了,就是你开枪打洞里花蟒蛇那天啊!你忘了他那天还去我们洞里借过东西的?他那把开山刀弄没了,来跟我们借,一直都没见还。我日,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哪有他那样子的人,做事不靠谱,以后有困难准没得帮衬。那可是一把好刀,可能他用着合手才舍不得归还!日——哪天过去找他要回来。”

“那是猴年马月的事了,你现在都还记得。算了,我回去了,衣服打湿得厉害。都下午了,不知作家采风团的人什么时候到来,要能将我们真名真姓地写上一回,报纸电台上一吹,呵呵,那咱不是英雄可胜似英雄。你不说要回去穿雨衣吗?走啊!”

“我不走了。望远镜给我,我要看看那小子去那干什么。狙击枪我还没得打过,听说能隔坡打羊,改天跟那小子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借来开两火试试手。咦,那小子趴地上了,干啥呢?地上舒服啊?有海绵垫啊?不好,是炮弹——他惨了!”

上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下午4:35
下一篇 2021年11月18日 下午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