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农家小辣妻:和离后渣夫天天忙着洗白小说在线阅读,主角梁初月程六

小说名:穿成农家小辣妻:和离后渣夫天天忙着洗白

主角名:梁初月程六

简介:李达拍了拍桌子,轻咳着说道:“梁初月,眼下先说说这买凶杀人一案。”今日一大早这个女人便来衙门递了诉状,还给他塞了个金戒指,一想到那金戒指,李达就觉得这程六一家人十分可恶。这案子他定要好好判一判。梁初月便朗声将自己和赵癞子之间的事儿,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后又提到王氏借由掐脖瘟之说怂恿乡亲将她浸猪笼的事儿:“李捕头,我若真被赵癞子得手,我定然是活不下去的,那次我拼死抵抗住赵癞子,本以为能留个清白身活下去,谁知王氏却怂恿大家将我浸猪笼,那就证明,她早就打算好了,这事儿成与不成她都是要我死的!”

穿成农家小辣妻:和离后渣夫天天忙着洗白

穿成农家小辣妻:和离后渣夫天天忙着洗白全文第21章

“你胡说!!”

王氏气的浑身颤抖,跳起来就要去打梁初月。

立刻便有两名捕快将她摁住,李达冷着脸吩咐:“带人犯赵癞子!”

很快赵癞子被带上来。

被关在猪圈里一个月,赵癞子饿瘦了一整圈,便是带上来之前已经给他清洗过了,身上还依旧残留着一股猪屎味儿,惹得众人纷纷扇鼻子。

李达用力一拍桌子:“赵癞子,梁初月说的可是实情?”

赵癞子早就被折磨够了,只想快些将这事儿了了,以后该坐牢坐牢,该赔钱赔钱,他再也不接这种黑心烂肝的事儿了,好好干点偷鸡摸狗的事儿既安稳又舒坦!

此番听闻李达的问话,他立刻点头,通通招认。

“都是实情!李捕头,小民已知道错了,求您轻判!”

李达呵斥:“本捕快只负责调查,判刑全由大人决断!既你已全部招认,那这桩案情便已明了,梁初月!赵癞子!王氏!你三人这便随我回衙门,由大人来判!”

王氏再也站不住,直接瘫在了地上,她哭着抱住梁初月的腿,声嘶力竭的质问她:“初月,娘求你,摸摸自己的良心吧,真的是娘诬陷了你吗?说谎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呀!”

眼见王氏把眼泪鼻涕都蹭到了自己衣裳上,梁初月嫌恶极了,用力拔出自己的腿,冷笑反问她:“你确定天打雷劈的不是你?王氏,人间做的事儿若是没得到应有的惩罚,下了地府以后阎王爷会判的,到那时罪孽数倍重判,我劝你还是不要狡辩为好,小心到了地府被判投个畜牲道。”

“你!”

王氏气的浑身直抖,哭的更加委屈,“乡亲们,你们来说,我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三十多年,我是个什么人你们应当是清楚的,她梁初月嫁过来做了多少坏事你们也是清楚的吧?小的不说,便说我那四妹……呜呜呜,我那四妹现在都还人事不省,身上可都烂了,你们再看看梁初月,她可有一点悔改之心?”

“我们住在一个屋檐下,她想陷害我轻而易举!乡亲们,你们一定要帮我做证啊,我们落梅村都是姓程的,可不能叫一个外姓的欺负了去!”

同村做证一直就是王氏的底气。

王氏就是掐准了先入为主感情超越理性的心理,才会在一次又一次证据确凿的情况之下逃脱。

落梅村里都是程姓,王氏很会经营,这么多年下来成功的把自己经营成了一个贞洁贤惠的寡妇,村里人对她都会敬重几分。

而梁初月呢,在王氏的刻意营造之下,她是一个不贤不孝一无是处的恶妇,尽管人们看见的梁初月总是一副温柔谦恭的模样,可是在这样先入为主的观念之下,这些温柔谦恭也像是装出来的。

在这样封闭的时代,这种偏僻的小山村,有乡亲依仗,王氏永远不会输。

这一次王氏同样搬出了这个武器。

可她不知道的是,她以为坚不可摧的东西早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被慢慢撬开了。

只见在王氏说完那番话以后,那些总会偏向她的乡亲这一次却神色各异,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竟无一人做声。

偌大的祠堂里,安静如死。

这片寂静如同给了王氏当头一棒,她浑身的血凉了一半,泪眼婆娑的看向每一个人,声音颤抖:“便是几两银子就让你们背弃了自己的良心吗?”

乡亲们顿时一阵不满,村长更是沉声打破这一片死寂:“弟妹,公道在人心,我便与你明说吧,经过这一个月的相处,我认为程六媳妇儿不是你口中说的那样,这赵癞子之事,他自己都认了,人证物证俱在,而你呢,全都是口说无凭的!”

“对了,”梁初月瞧着王氏忽的一笑,对李达道:“还有村子里稻子被毒死一事,王氏衣裳上粘有红藤粉,也是证据确凿的,乡亲们,这桩案可要一并诉了?”

大家互相对视,却没人出声,村长看出大家的顾虑,是不想撕破脸,毕竟以后还在一个村住着,何况那些生菜不仅补回了他们的损失,还让他们赚到了更多的银子,大家便想就此作罢。

可这事儿除了乡亲委屈之外,最最委屈的应该是梁初月,若是就此算了,如何对得起她。

于是村长目光深沉的看向了立在一旁半晌没开口的程六:“老六,这事儿我替大家说了,毒死稻子一案我们要诉,西楚律令如何便如何判。”

程六听完却是看着梁初月冷笑,“梁初月,此事以后,你我再无可能。”

在一旁看了这么久,程六彻底明白了梁初月的心思,这个女人已是爱他到了痴狂的地步,眼下做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报复他。

她可真蠢,难道就不明白这样做只会永远的将他推开吗?

也罢,是他疏忽大意,着了她的道。

眼下她做足了准备,他根本无力扭转,只能等事后去县衙周旋,而他跟她……账慢慢算。

“还有这和离一事,拖了这么久了,今日也一并解决了吧。”

谁料程六忽的勾唇,声音温柔至极,可漆黑的眸子里却充满了恶意:“你我感情如炽,为何和离?梁初月,我决定了,一辈子对你不离不弃!”

上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上午11:19
下一篇 2022年10月25日 上午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