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宠小甜妻最新章节,主角苏小米欧明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逃宠小甜妻

主角名:苏小米, 欧明决

简介:当晚欧明决带着苏小米回到别墅之后,苏小米几乎是一沾床就睡倒,只有在天快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有人掀开她的被子。随后脚踝处就传来温热的感觉,她知道又是那个人,所以没有反抗。

逃宠小甜妻全文

逃宠小甜妻全文第27章

翌日清晨,单远按照惯例将早餐准备好,就上楼去叫欧明决,“少爷,请到楼下用餐吧,晚点您还有个跨国会议要开。”

其实欧明决去不去都无所谓,已经所有流程他都已经处理好了。

“她醒了没有?”从卧室里传来的冷淡声音的确是欧明决,但他问的问题跟单远所说根本是两码子事。

到底还是自己的主人,单远虽然困惑,可还是如实以答,“苏小姐还没醒,请问要叫她起来吗?”

按照往常,欧明决都是一声令下,就派单远去叫她,无论如何都要闹醒。

然而欧明决今天的决定却很反常,依旧是那个冷淡的声音,“不用了,让她睡吧,早餐可以晚点再吃。”

“那会议……”单远说着,一听到里头传来轻咳,他就立即改口,恭敬道,“我等会儿就通知秘书长,让他代劳。”

他说完,卧室里头已经没有了声响,似乎根本就没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这一切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单远狐疑地扫了门口一眼,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但他并未多想,转身旋即离开。

其实他的直觉并没有错,房间里头的欧明决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他身上,而是在大屏幕上。

屏幕中的某女睡得四仰八叉,睡相并不雅观,他却一看就是一个小时,直到听到浴室中传来窸窸窣窣的流水声,浴缸已经放满了,他才悻悻然地进浴室把水关了。

然后再走出来,接着他的欣赏。

哪怕苏小米一动不动,他也能目不转睛地盯到时间不允许他这么做为止。

……

相比之下,镜头里的苏小米还处于无知状态,从毫无意识到渐渐清醒,她几乎睡到了大中午才起床。

一掀开被子,就看到热水袋覆盖在她的脚踝上,她轻笑,暖意袭上心头。

半响,苏小米才将热水袋撤了,起床进浴室洗漱,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另一身衣服,看上去青春而美好。

她本想着下楼等欧明决开饭,却不想一推开门,竟然就看到欧明决站在门外,不经意地从她门外经过,听到声响,他转头与她对视。

她有些绷不住,低头掩着嘴笑。而欧明决虽然还是不苟言笑,但他眉眼间的温柔并不能掩饰得住。

一同下楼用餐,一路上竟没有一句话是能点燃双方爆点的,当单远在楼下楼梯口等候他们的时候,看到这一幕,他差一点怀疑自己的眼睛。

昨晚他是有听到声响,但是没吩咐他也没注意,看来是昨晚发生了什么事,让他们关系缓和了?

可他昨晚听到的明明是怒骂跟挣扎时的碰撞声啊……

“少爷,苏小姐,请往这边请。”单远故作镇定,伸手指引方向,苏小米顿时就觉得哪里怪怪的,她以前好像从来没有跟欧明决同时下楼的印象。

那今天……

“还不走在想什么呢?”突然传来的沉稳声响切断了苏小米的思绪,她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事。”

应该是巧合,欧明决怎么可能特地为了她这么做呢?

进餐厅时,苏小米走在前头,欧明决跟在后头,在从单远身旁经过时,他突然凑近单远,贴在他耳边低语,“你帮我把领带拿下来,我刚走得太急了。”

“……好的。”单远差点无言以对,他还没见过欧明决会有丢三落四的时候,往常都是他对自己的工作挑三拣四。

看来苏小米对他还真是改变不小啊。

……

用过早餐,苏小米心满意足地从餐厅移驾到大厅,单远已经在桌子上放了两杯柠檬汁,她坐下,慢慢享用。

而欧明决回楼上不知道再捣腾什么,一下楼就在她身旁坐下。

她肩膀一僵,狐疑地扭头看他,虽然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但她就是觉得他跟吃早餐时有一点不一样。

察觉到她的目光,他淡定扭头与她四目相对,他淡然开口,“我脸上有东西?”

“不不不,我是看你长得老俊了。”苏小米也就是随口一说,她的注意力全在电视屏幕上,盘着腿,吃零嘴。

她这幅样子别说并不得体,欧明决竟然觉得她可爱。

他想他需要一包去污粉洗洗眼睛。

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今年举办的大大小小几十次画展中,值得一提的作品,苏小米虽然是漫画家出身,但也算一个领域,她会看得痴迷也不奇怪。

一早就调查过她的身份,欧明决知道这跟她职业有关,却还得装作一无所知,不经意地问,“你喜欢画画?”

“岂止啊,我都打算靠它吃饭了。”苏小米说着,伸手就往身旁的人嘴里塞了一张薯片,也不管对方接不接受。

被强制塞下东西的欧明决哭笑不得,不过还是没有阻止她,由着她闹。他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搭话,“那你现在要画吗?”

话音刚落,他突然感觉手臂一沉,一转头,就看到苏小米将手挂在他手臂上,一双桃花眼瞪得老大,俏脸满是惊喜,“你有办法?”

开玩笑,他是什么人?

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欧明决就让单远在她卧室对面收拾出一间宽敞的房间,但凡是画画需要的设备,里头都有,甚至比她的画室还要齐全。

卧靠!

尽管心里对他这种暴发户的行为是唾弃的,但苏小米又难以抵制画室对她的诱惑,刚踏进门,她就不想出来了。

恨不能抱着她的宝贝画板在地上打滚,苏小米在房间里逛了两圈,最后在画架前坐了下来,她扭头扫了欧明决一眼,“我帮你画一张吧?素描还是油画好呢?”

欧明决却摇头,“不用了,你玩吧。”

他很少看过自己的照片,或者画作,就算偶尔在财经杂志上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封面上,他也只是扫过两眼,就匆忙挪开。

知道这是他心结,苏小米也不勉强,她回过头,对着空白的画布思忖,“可我总得练手,要不你把单远找来?我画他?”

“不行!”欧明决严词拒绝。

他都还没成为她笔下第一人,单远凭什么有这种资格?

所以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

苏小米横眉冷对,相当不满他这么匆忙就决定,“你又不是单远,你凭什么替他拒绝?不行,我要亲自问单远。”

说着,她还真的跟他较劲,站起身就要往外跑。

欧明决伸手按住门框,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他就是不让她去找单远,“我说了不可以,何况没我命令,你也找不到单远。”

哇靠,怎么会有这种人?

“你是单远他妈哦,那么护着他。”苏小米撅着嘴吐槽,一时忘了对方的身份,她可谓是毫不留情。说完了还自己笑起来。

相比之下,欧明决已经沉了脸,嘴角微微抽搐,半天才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苏小米,你不想活了是吗?”

一听到那种语气,她就觉得大事不妙。

但惶恐不安地等了很久,苏小米却并没有得到任何惩罚,对方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

伴随着从阳台上徐徐吹来的凉风,他冷淡的声线竟有些温柔,“下次吧,等我把手头的事情解决了,就让你画。”

苏小米点点头,没再刁难。

……

让苏小米在画室里待着,欧明决转身回卧室,第一件事就是把单远叫到他房间里来,他有事要同他商量。

等单远抵达他房间时,他正闭目养神,但是并没有睡。

“少爷,不知您找我何事?”他看着暗着的液晶屏幕倒映出欧明决英俊冷艳的脸庞,就算一言不发,他散发出来的气场也叫人有压迫感。

卷翘的睫毛闪了闪,他随即睁开眼睛,深邃眼眸露出阴鸷,说话时的语气也是冷漠的,“杨美茹现在还在国内吗?”

对她,他连称呼为母亲都觉得恶心。

“是的,不过她已经住到西郊这边来。”单远在杨美茹离开之后,就派了人时刻跟踪,她的一举一动全掌握在他们手中。

今天一早,杨美茹也有来电话,只不过说的都是些没营养的话。

单远顿了顿,还是决定告诉他,“夫人今天有来电,她说之后还会再来找你,还有她说她很喜欢苏小姐,希望能跟她成为朋友。”

苏小米?

欧明决立即皱了眉头,“记住,千万不要让她接近苏小米,就算是一刻都不要,那女人身上的污秽会毁了苏小米。”

“我明白。”单远并不讶异,他对主人的命令一向是绝对服从。

……

而此时,远在西郊某座小型别墅里的杨美茹也在想着苏小米的事情,她坐在沙发上,姿势慵懒却不失优雅,处处带着妖冶柔媚。

她将手肘撑在沙发把手上,盯着电视屏幕上,苏家大小姐苏子月去参加某商业晚会的新闻。

面露狐疑之色,她自言自语,“看着一点都不像啊。”

话音刚落,坐在地板上,背靠沙发的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转过头来看她,并用英文问道,,“你在说什么呢?”这是她的新宠,乔治。

“没什么,只是在调查我儿子身边的女人罢了。”杨美茹随口答应着,又喃喃道,“说不定苏小米会是一颗可以利用的棋子。”

上一篇 2021年11月25日 下午4:19
下一篇 2021年11月25日 下午4:2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