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亮剑卖装备薛剑强李云龙_爱修水龙头小说

小说:我在亮剑卖装备

主角:薛剑强李云龙

作者:爱修水龙头

最新章节:第47章 哭穷来了

简介:薛剑强获得双穿门,可以穿越亮剑世界。“老李,要重机枪吗?每分钟射速1500发那种哦。”“老李,要大炮吗?150毫米口径哦,而且价格公道。”“老李,要战机吗?螺旋桨或喷气式,随你挑。”李云龙红着眼珠子,大声叫:“要,老子要!!”薛剑强摆摆手:“老李,这些只是小孩子的玩具啦,小男孩要不要?这才是大人应该玩的。”李云龙:“……”总之,这是一本援助李云龙的书。

我在亮剑卖装备免费阅读

《我在亮剑卖装备》第1章 初遇李云龙,血腥的战场

“这就是亮剑世界吗??”

薛剑强满脸懵逼地扫视四周,脑袋顶上冒出无数个大大小小的问号。

薛剑强,男,24岁,未婚。

职业:大马士“隔”山狮佣兵团雇佣兵

几分钟前,他记得自己正在阿萨德湖附近,和队友一起暗杀一名***头目。

结果位置暴露,被一发RPG火箭弹波及,然后双眼一睁,便来到了亮剑世界。

跟其它穿越者一样,刚穿越过来时,他脑中也激活了系统,系统名为双穿门系统,字面意思,可以来回穿越亮剑世界和*世界。

我们的小薛同学是个标准的愤青、爱国者,对于那段屈辱的历史一直抱有感慨和遗憾。

所以,当他反应过来后,心里就只剩下两个字:兴奋!

对于揍小鬼子这种行为,哪个龙国人不喜欢?不支持?

正在他想得出神之际。

啪—砰砰!!

轰轰轰!!

右手方一千五百米处,一阵密集的枪声、炮声猛然传来,如同厉鬼的哀嚎一样。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擎起腰间的FNC突击步枪,同时身体呈战斗姿态、警惕地盯着声响传来的方向。

听这枪炮声、外加亮剑世界的环境,他很快便分析出来。

这是三八式、中正式和老套筒的枪声,同时还夹杂着小鬼子掷弹筒的炮弹爆炸声。

“遭遇战!”

这是他脑中第一个想法!

来不及多想,他赶紧朝声源处快速且警惕地奔去。

……

绕过面前的小树林、下一个小山坡、上了一处小高地。一处小平原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借着密林的掩护,他朝平原看去,一场激烈的追击战正在上演。

前方是十几个医生护士打扮的人,后面则是十几个身穿灰白军装的八路军战士。

那些战士中还有两个人抬着一副担架,其它人则是交替掩护。

看他们神情紧张的模样,上面躺着的人似乎身份不凡。

追击他们的,是一群身穿屎黄色军装的混蛋,人数起码一百多,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到,肯定是小鬼子或二狗子。

那些八路军战士们此时已经不知道被追击了多久,只剩下七八个人时不时的回头还击一下,火力稀疏得很。

而那些日寇,他们的弹药十分充足。

不过,他们貌似想抓活的,所以只是一直开枪挑逗、或往脚上射击、消耗我军的弹药。

在火力压制下,时不时就会有战士大腿中弹,倒在地上。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会投降。

薛剑强看见了,他们手中拿有手榴弹,最终小鬼子得到的,只能是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他吸了吸鼻子,没多说什么,而是默默地擎起FNC突击步枪,快速且轻盈地朝密林边上奔去。

……

新一团最近的运气确实有点背。

这次鬼子大扫荡,他们直接碰到了号称鬼子精锐的坂田联队。

战斗刚一开始,整个新一团就被冲散了。

为了完成掩护野战医院和师部转移的任务,李云龙不得不下令全团化整为零,分散突围。

但,祸不单行。

偏偏这个时候自己老毛病复发了。

打摆子,学术名疟疾。是一种以周期性寒战、高热为主要症状的严重疾病,同时还伴有肌肉酸痛。

在原剧中,李云龙打摆子走都走不动,还得魏和尚背着。

现如今和尚还没出现,所以只能先由战士们抬着。

“团长,那些狗日的就要追上来了!咱们现在咋办?”

一名抬着担架的小战士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脸上神情也焦急了几分。

听到那名战士的话,李云龙挣扎着抬起头,看向后方。

果然,双方距离已经不足150米了。

“他娘的,老子这次算是阴沟里栽跟头了!”

李云龙啐了口,脸色铁青。

说完这话后,他挣扎着就想从担架上翻身下来。

“团长,你这是要干什么?快躺好!”

看到这情况,抬担架的战士急忙叫道。

李云龙哆嗦着,但声音却坚定如钢铁:

“带上老子就是个累赘,水生,快,放老子下来,我来掩护,你们逃!”

“记住,一定要掩护野战医院的同志们安全转移!”

这是陈旅长给他的任务,作为军人,他必须完成!

李云龙的话,让那叫做水生的小战士慌乱起来,他当下摇头说:

“不,团长,你死了新一团的兄弟们怎么办?你不能死!”

李云龙登时火气上来,盯着这名战士狠狠地说:

“带上我只会拖垮你们,他娘的磨磨蹭蹭别像个娘们一样,快放老子下来。”

“不!”

水生倔强地摇头,态度坚决,声音更带着些许哭腔,还有后悔。

他觉得,如果不是自己问了的话,恐怕团长也不会想到牺牲自己,来让他们逃命。

突然,他看了眼自己腰间那颗仅剩的手榴弹,随后一咬牙,沉声道:

“团长,你保重,俺去给大家伙断后!”

说完,水生直接将担架给另外一名战士,而后抄起腰间那颗仅剩的手榴弹,那颗准备自杀的手榴弹,朝冲来的日伪军狂奔而去。

“水生,你他娘的干嘛?回来!!”

担架上,李云龙目瞪欲裂,声音几乎是吼出来。

他很想亲手上去将这兔崽子逮回来。

但可惜,他动不了,只能躺在担架上颤抖、折磨。

另一边,水生此时已经拉动了引线,他咆哮着:

“狗日的小鬼子,老子跟你们拼了!!!”

轰!!

一声巨响,弹片飞舞,带走了两名冲得最猛的日军士兵。

而那叫做水生的战士,也没能再回来。

而几天的他,刚满17岁。

这才是真正的战场,这才是真正的抗日!!

担架上,李云龙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心在滴血。

作为入伍多年的老革命,虽然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看到过多少次相同的一幕了。

但,每一次都让他心痛、像被钢刀割肉一样。

毕竟那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

……

得益于水生的牺牲,小鬼子追击速度稍稍减缓了一些。

新一团的战士没浪费这个用生命换来的机会。

双腿跟上了发条一样,转得飞快,朝树林这边快步跑来。

“八嘎呀路!!”

“武士们,射击,射击!!!”

追击的小鬼子火了,事已至此,也不打算抓活的了,当即下令开枪射击。

哒哒哒!!

啪勾!!

轻机枪、三八婆的子弹破膛声顿时出现,潮水般的子弹顿时涌来,砸进战士们的血肉之躯里,展开疯狂的破坏。

转瞬间,就有不下五名战士牺牲。

好不容易跑到树林子边缘,十几名战士,已经死剩不到四人。

不过幸运的是,野战医院的同志们进大山了,只要进了大山,那就相对安全了。

“扶老子起来,快,扶老子起来!!”

树林边上,李云龙奋力地嘶喊着。

他知道,除非奇迹出现,否则自己是逃不掉了。

与其这样窝囊地死去,他觉得还不如拼一把,用自己的这条残命拖延一下小鬼子追击的速度。

或许,还能为跑在最前头的野战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争取一些时间。

至于这点时间能不能让他们跑掉,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至于那帮医生护士来阻击日军?

那跟送人头没什么区别。

真这么做,新一团牺牲的意义何在??

李云龙在一名战士的搀扶下勉强站了起来,他大声嘶吼道:

“弟兄们,还记得老子跟你们说过的话吗。”

仅剩的几名新一团战士大吼道:“记得,狭路相逢勇者胜!!”

李云龙用力地点头:“没错,狭路相逢勇者胜!军人,哪怕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咱今天就让这帮狗娘养的小鬼子看看,我们龙国军人,也是有血性的!”

“新一团,集体上刺刀,准备冲锋!!!”

听到这里,仅剩的几名战士战意已经到达了顶峰。

他们麻利地把给步枪上刺刀,而后齐齐发出一声猛虎般的怒吼:

“冲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

……

上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上午10:08
下一篇 2022年6月9日 上午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