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偏执陆少宠妻如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主角:苏酥陆瑾尧

作者:酱紫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99章 三哥,你是不是有些紧张啊?

简介:她前世被利用,含恨而死,今生涅槃重生,强势归来!
只是为她丧命的小陆爷不高冷了,反而毒舌,骚了起来?
一纸婚约,两人再次结婚。
一个无脑千金,一个病秧子大魔王,全城都在看他们笑话,结果……
她嫁到陆家,被婆家宠废!
而小陆爷不仅没病,又帅又多金,名下产业遍布全球,还是她背后的神秘金主!
苏酥怒:你骗我?小心你追妻火葬场!
人前狠戾的男人,面对她笑得不正经:哦?那我就先父凭子贵。

偏执陆少宠妻如命免费阅读

偏执陆少宠妻如命 免费阅读 第1章 前生今世

帝都废弃的医院。

“啧啧,谁能想到帝都昔日第一大美女名媛,那个尊贵的小陆爷夫人,居然这么惨!”

一道嘲讽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

半空中弥散着血腥味,苏酥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往日那张娇媚的脸也被划了无数道伤疤。

三天前,她被继妹兼闺蜜的胡语萱骗到这里,经历了一场非人的遭遇,电击、鞭刑无奇不用。

她从周围的人谈话中无意得到一些真相,拼凑起来就是:胡语萱要自己的命!

苏酥强撑着身子,看着眼前的人:“为什么?”

胡语萱一改往日柔弱的小白花形象:“谁叫你长得比我好看?谁叫你成绩比我好,还处处压着我?”

“如果没有你,我就不是被人嗤笑的继女!还能正大光明叫他亲生父亲,我母亲也不会被人嘲讽是小三上位!”

苏酥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什么?”

“我才是秦修的亲生女儿,而你,不过是你妈和野男人生得野种!”

苏酥脸色煞白:“不,不可能,你在挑拨离间……”

“挑拨?”胡语萱的话,要多恶毒有多恶毒,“你母亲和你外公去世的那场车祸也是秦修做的!”

苏酥瞪大双眼,难以置信。

“等你一死,苏家继承人就改姓秦,而你身边的亲朋好友,都会因你惨死的!”

这话才是真的压死苏酥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胸口血气一涌,直接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见状,胡语萱笑得更是狂妄至极:

“痛吗?那我让你更痛!你的初恋陆哲宇喜欢我了,他说你呆板又无趣,不然,也不会设局让你嫁给他小叔陆瑾尧。”

“哈哈哈……是陆哲宇设局让你跟小陆爷发生关系,也是他利用你,从陆瑾尧手里骗取机密和陆家继承权。”

“真是可怜了跟你结婚5年的小陆爷,不仅被你利用,他还会因你而死!”

苏酥脸色煞白。

所以,她也害了那个男人……

忽然,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猛地推开,来者正是陆哲宇!

他没了往日的温柔,刀起刀落,捅了苏酥无数刀,阴狠地说:

“还跟这死八婆废什么话?陆瑾尧马上来了,让他们去地下做一对苦命鸳鸯!”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满了苏酥全身,不是因为她爱陆哲宇,而是直到死,她才知道自己有多蠢!

什么慈祥的父亲,温柔的继母,善良的继妹,说着天长地久的初恋,原来都是假的!

是她懦弱无脑,是她识人不善,害死亲朋好友,也辜负了陆瑾尧。

恨,真是好恨!

病房四周燃起汹汹烈火,漫天火光……

就在苏酥即将陷入昏迷,灯影重叠,她依稀看到了陆瑾尧奋不顾身地冲进火里。

他明明高冷,宛如神祗一般,可此刻抱着苏酥哭得浑身颤抖,还不嫌弃地一遍遍亲吻她浑身的伤。

人之将死,苏酥只听到他说了一句“小东西,”但整个人浑浑噩噩,再也听不清他满腹的委屈和遗憾。

不甘心,她真是太不甘心了!

……

窗外“轰隆”一声闷雷声响起!

苏酥骤然惊醒,她只觉浑身燥热难忍,杏眼一瞥,惊了一跳!

自己不是死了?

可现在……酒店套房,室内凌乱,衣衫不整,以及,她旁边还躺着一个赤着上半身的男人。

他眉目紧蹙,睡得不太安稳,虽只露了个侧脸,但漂亮的下颚线透出一种凌厉和倨傲的帅。

陆瑾尧?!

苏酥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真实的痛感袭来,所以这不是在做梦!

她慌张地拿起床头的手机,2015年5月21号。

头一天,胡奕莲在苏家替自己举办20岁的生日宴会,她喝了胡语萱递过来的酒,眼前一黑,什么都不记得。

只是第二天醒来,她就这么和陆瑾尧滚了床单……

苏酥吓得手抖了下,迅速打开手机摄像头,将画面转向自己——

画面里,她乌发红唇,如云如雾的双眸像是涔着水,肌肤吹弹可破,脸上哪还有被划伤的疤痕啊。

所以,她真的重生了!

还是回到5年前,还没和陆瑾尧结婚。

而外公和母亲死了,她在秦修和胡家母女的挑唆,将外婆从苏家赶出去,和舅舅一家闹僵,进入娱乐圈,走艳星低俗人设,被黑出天际。

苏酥啊苏酥,你真是愚不可及!

前世,她错信贱人,最后惨死,是她活该!

既然重活一世,她有仇必报,有恩还恩,护着亲人,让害死自己的人统统下地狱!

忽然,旁边一双遒劲的手臂横过来,直接将苏酥抱在怀里。

她刚低呼一声,就被男人急促的吻悉数堵了回去。

两人稍微一亲一碰,就能勾起人的本性那点东西,彼此呼吸交缠在一起,滚烫激烈,缠绵悱恻。

那种亲密的感觉顿时让苏酥浑身一颤,更要命的是,她身体的那股燥热感竟得到了纾解……

前世,两人结婚5年,他淡漠,话少,亲热的次数屈指可数。

可现在?他这么高涨的索吻热情度,恨不得将她拆腹吃了。

忽然,苏酥明白身上奇怪的燥热了,一定是胡语萱递过来的那杯酒有问题!

就在苏酥被亲的晕头转向时,过往的记忆袭上脑——

媒体记者、苏家和陆家人以捉奸名义出现在酒店房间里。

苏酥从小在母亲的传统教育下,不能接受婚前的这种行为,几度轻生。

作为苏酥父亲的秦修,表面上以女儿受辱,态度强势地跟陆家讨说法,实则贪得无厌,以此跟陆家漫天要价。

就在事态僵持不下,是陆瑾尧一句“他娶”,解决了媒体,才没让这件事被曝光。

苏酥猛地回过神,不能再走上一世的悲剧了!

她推了推压着自己的人,嘴角溢出一句:“陆……陆瑾尧。”

被唤的男人猛地睁开了眼,他琥珀色的眸子除了柔情,还有压不下的春意,他倏地自嘲一笑:“小东西。”

苏酥蒙了一瞬,脑海闪过的场景和前世的记忆重叠。

漫天火光的废弃医院,陆瑾尧抱着她哭红了眼,说:

“你这个小东西平时对我不是挺凶的?怎么被害成这样?”

“我顺着你的心,没杀了他,也把我全部身价给了他,可他们还是容不下你。”

“别怕,我来陪你。”

上一篇 2021年10月21日 下午5:30
下一篇 2021年10月21日 下午6:01